逆斯基

按时吃饭 11月18号要发一篇延岱

如何逼父亲同意自己出柜


  马超是个有骨气、且二十几岁还依然处于叛逆期的、马腾的儿子。

  他们的关系决裂是在某一年的除夕夜。

  当时马超满怀希望地告诉了马腾,自己其实有一个交往好久的男朋友名为赵云,希望马腾能同意他们在一起。

  孰料,素来崇尚“恋爱自由、无关男女”的马腾竟大惊失色,甚至勃然大怒,与马超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这里要提一句,马腾在商业界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且家族产业大多与曹家有合作关系——由此可见,马家是一个大家族。

  正是在这样的大家族中,马超被公认为“最有希望的家族继承人”,也是个人人皆知、十分有能力的富二代。

  所以,拥有着这样的地位与身份的马超,无法轻易地宣布出柜。

  当晚——大年三十,马超简单收拾了衣物,订了张高铁票,拖着行李箱就回学校了。马腾也在气头上,怒吼着“谁敢拦他就和他一块滚”,结果无人敢去阻拦。

  赶走马超以后,马腾心中又气又懊恼。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合作朋友曹操是个识时务且不嚼人舌头的人,十分值得信赖,家中又有一票奇奇怪怪的各种儿子,马腾只能找他出主意。

  但是大年三十除夕夜,这样一个合家团圆喜气洋洋的日子,自己却向曹操拨电话抱怨,岂不是给曹家徒添晦气?

  正在马腾犹豫不决的时候,万万没想到,曹操拨电话过来了。

  且开口第一句就把马腾吓了一跳。

  “老兄,你儿子离家出走了?”

  马腾大惊:“你怎么知道?”

  “……家门不幸,我那逆子也离家出走了。”曹操的声音多了丝消沉:“不知曹家的人妻传统出了什么问题,我儿子曹丕非要喜欢个年长他将近十岁的男人。”

  说来也巧,曹丕订的车票刚好和马超是一班车。但曹操没马腾那么大气性,他还是派了一票保镖去追曹丕——结果马超了解了曹丕的实情,顿时同仇敌忾与曹丕形成统一战线,一个人把那群保镖打跑了。

  一听马腾就急了:“我那逆子没把你家保镖们打伤吧?需不需要医药费?”

  “老兄,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操这闲心。”隔着电话都猜得到曹操正愁眉苦脸。

  回想起马超那一副无法交流的疯狂样子,马腾气又上来了:“我可不管他,死在外面算了。”

  曹操急了:“你儿子死外面可以,我儿子不能死啊!”

  见连曹操这种曾被媒体批为“曹丕后爹”的人都如此担心曹丕,马腾噎了一下,也开始逐渐冷静,反思自己是不是情绪太过激了。

  “总之我已经派人去封锁各高铁站了,每一站都有人手盯着。学校那边我联系了保卫处,一旦看见这两个人,马上抓住送回来。”曹操叹了口气:“我这当爹的,也只能做到这份上。老兄,你就不用派人了,等我消息吧。”

  你当爹的只能做到这份上,我这什么都没做的岂不是白当了一回爹。

  放下电话,马腾心里苦,委屈,有火没处发。

  “腾叔,饺子熟半天了。”马岱小心翼翼问道:“您还吃不吃了?”

  总算抓着个活人,马腾立即就把火发到他头上:“你刚才怎么不拦着你哥!”

  “我的错,我的错,腾叔您别干着急了,先来吃饺子吧。”您不是刚说的谁敢拦他就和他一块滚吗?如是想着,马岱还是打算先哄住马腾。

  马腾没去吃饺子。他坐在沙发上生闷气,没一会又站了起来,闭掉正在播放春晚的电视,之后又坐回沙发。就这样坐立不安许久,他起身披上外套,拿着钥匙,走了。

  “我开车去学校找马超。”话音落下,就是重重的摔门声。

  只留下家里剩下的人面面相觑,不敢做声。

  在那之后,经过一番劝导,曹丕勉勉强强同意暂时放弃他喜欢的那个男人,跟曹操的人回了家。

  但马超在这个问题上寸步不让,死也不回去。

  “别他妈管我的事,也别拿曹丕和我比。我可没他那么懂事,也没他那么能忍你们。”

  见马超这个恶劣态度,马腾脾气又上来了:“行,不管你,你这种废物就死在外面吧!”

  银行卡冻结,切断马超的经济来源,马腾倒是要看看这倔小子什么时候肯认输,乖乖回家。

  结果马超似乎完全不受影响,活得好好的。

  “哥,我刚刚把女朋友甩了,能省下一半的生活费给你。”马岱说。

  “哥,我刚刚把包养的小白脸甩了,能省下一半的生活费给你。”妹妹说。

  “你们的爱情都是闹着玩的吗!”马超火了:“你们哥为了爱情拼到这个地步,你们却把爱情当儿戏!我才不要你们的生活费,去把被你们甩了的给我追回来!”

  “哥你说的有道理。我这就去追求爱情。”马岱说。

  “哥你说的有道理。我这就去包养新的小白脸。”妹妹说。

  马超很欣慰,他觉得弟弟妹妹们都长大了。

  只有自己没长大。

  曹丕那边倒是消停了好一阵子。他知道自己无能为力,就只能静静呆着。贾诩劝他,等你忍到这个家族归你掌控,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有道理。”曹丕说。但马上又反驳:“追求爱情这种高尚的词汇,怎么能用为所欲为这种猥琐的词汇替代?”

  “你最好抑制住自己的情感。”贾诩说:“如果把你爹逼急了,他马上就能开了司马懿,或者找人做掉司马懿。”

  “我知道。”曹丕冷声道:“我不会轻举妄动。但如果我爹背着我干出这种事,我豁出命也要把他逼疯。”

  “啧啧啧,你这不还是和那个马超一样不懂事吗。”贾诩摇摇头,夸张地叹息:“可怜天下父母心哟。”

  “我不可怜吗?”曹丕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算了,我这个外人也不好多说。”贾诩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你绝非池中之物,和那个意气行事的马超不是一类人。他为了无谓的东西豁出性命很正常,而你,以后一定会想通的。”

  “不可能。”曹丕坚定道:“我会一直喜欢他的,永远也不可能放弃。”

  贾诩不再说话,只是笑。

  虽然马岱经常像探望孤寡老人一样给他送水果送泡面,逮到个节日就发红包,但马超清楚,这样是拖不下去的。

  在敌人底蕴雄厚、势力强大时,最忌讳的就是打持久战。马超不想打,也打不起,他终于决定发动一次奇袭,来造成冲击了。

  为此,他特意去联系了不怎么爱打交道的、经常因急缺爆炸性新闻而胡乱扒人隐私的记者。

  马超自己也害怕记者,所以他深知马腾有多害怕记者。

  “什么?要批发一车火柴?”收马超的要求,马岱愣了半天,也没想出来他要干什么。

  “赵云出了个主意,我觉得不错,可以一试。”马超说。

  听到“赵云”两个字时,马岱的眉头就皱起来了,但他没多说什么。“什么主意?”

  “这你就不用管了。”马超说:“过两天就能带你嫂子回家了。”

  “你这么说我心里就更没底了啊!”马岱不放心地叮嘱道:“千万别搞什么自爆啊、火葬啊、冥婚啊什么的。”

  “搞这些我还买火柴干嘛?我直接买汽油了好吧!”

  说得也是,一车火柴能搞出什么大事情?马岱没再刨根问底地细问,他放心马超做事有分寸,就帮忙把这事办了。

  但马岱打死也想不到,马超居然是要卖火柴。

  而且是在当市最繁华的商业圈,摆地摊卖火柴。

  这件事情一开始马家是谁也不知道的,直到各大媒体和各大报社都开始争先恐后地报道这件事情,把这个大新闻炒上了头条,大家才知道这件事。

  马腾的内心是崩溃的。

  “马氏集团准继承人马超少爷因出柜不被支持,与家族割断关系,竟在街边摆摊卖火柴。”

  消息一出,马岱也懵了。谁知道马超已经疯到脸都不要了——马超不要,马腾可要啊。

  “谁他娘的帮他批发的火柴!”马腾怒了:“如果是马超本人亲自去,厂家早就告诉我了!”

  马岱心如死灰地举手:“我。”

  “那就是你了!去把这事给我办了!摆大阵仗,好说好商量、客客气气地把他请回来!他娘的,我怎么生了这么个王八犊子。”

  马超依然坐在街头卖火柴,对周围围着的犯花痴迷妹视若无睹。由于帅气的形象与极高的人气,火柴早就一批一批地快要卖光了。

  马家少爷这个光环,无论什么时候都很好使。

  当他想着马腾那边肯定已经气到跳脚,该求他回去了的时候,一辆豪车正从远开来,缓缓停在他面前。

  司机下车,为副驾驶的人开门。当那人从车中出来的时候,已经有认识的人爆发出了尖叫。

  曹丕。

  他一步一步走到马超的火柴摊前,马超仰头看着他,眼里多了一丝笑意:“怎么着,乖宝宝,和没和你的人在一起啊?”

  “在一起个屁。”曹丕低声骂道。他环顾了一圈四周,满意地点点头:“这地方不错,正对着公交站点,人流大,好做生意。”

  “的确不错。”马超说:“再过一阵,估计我爹就求我带着赵云回去了。羡慕不?”

  曹丕静静地看着地上成群的火柴,沉默不语。

  “没事就回去吧?你挡着我卖火柴了。”

  “明明帮你吸引了很多人,感谢我都来不及。”

  “厚颜无耻,活该你泡不到司马懿。”

  曹丕“啧”了一声,转头看向司机,大声道:“喂,你去给我批一车火柴过来。”

  司机以为自己没听清,不敢动,问:“什么?”

  “我说,我要在这卖火柴。”曹丕冷声道:“除非我爹同意我和司马懿在一起。”

  司机吓傻了,这事他可不敢随便答应,曹操绝壁会宰了他。“少爷,这事不妥吧,您父亲同意了吗?”

  “你是听他的,还是听我的。”曹丕一字一顿地逼问道,用的却是陈述语气。

  一句话也不敢答,司机畏畏缩缩半天,说:“还是征询一下曹总的意见吧。”

  “我再问一遍。你是听他的,还是听我的?”曹丕骤然提高语气,一股凶悍的地主家气势直冲司机,狠狠地压迫着司机的神经——果然,司机受不了这样的威压,连忙点头去帮办了。

  豪车开走了。留下曹丕和马超大眼瞪小眼。

  “这是我地盘。”马超说。

  “你是狗吗?留下自己气息就说是自己地盘。”曹丕说。

  “别扯淡,你来只会抢我生意。换个地方,不换我就打死你。”马超说。

  “智障吧,和你抢生意我就卖打火机了。这年头谁还用火柴?”曹丕说。

  好像有几分道理。

  曹丕选了个离马超不远的地方,也不管自己的名牌裤子有多怕磨损,直接盘腿坐下,挑衅似地歪头问道:“要不要比比看谁爹先认输?”

  “肯定我爹。”马超信心满满:“赵云和我已经相处好多年了,生米煮成熟饭他早晚得同意。倒是你,直到现在都没和司马懿交往吧?”

  哪壶不开提哪壶。曹丕翻了个白眼,不理他。

  “最近赵云一直在宿舍陪我打游戏,天天睁开眼睛就能见到他,日子能这样继续下去就好了。”

  秀,接着秀,秀恩爱死得快。

  “你才是。你太害怕曹操了吧,明明比曹操高那么多,却被他吓得像个孙子。”

  曹丕忍不住开口了:“你以为谁都像你家一样,继承人这么早就确定吗?”

  马超这才意识到了什么,瞬感有些尴尬,连忙岔开话题:“啊!那个,那你有什么打算啊?如何追到司马懿之类的。”

  “早就追到了。”曹丕闷闷道:“但是他不敢,怕我爹生气。他说是为了我好。”

  也是,曹操脑子坏了才会选出柜的儿子当继承人。在传统的思想中,出柜这种事总是为世俗所不耻的——虽然会获得一部分人的支持和赞誉,但更多的还是被别人私下嘲笑。

  “贾诩告诉我忍下去,忍到一切都到手,忍到没人敢管我,就可以去找司马懿了。”

  马超发出一声嗤笑:“他的话你也信?”

  “我不信贾诩还能信谁?”

  “我告诉你,等到你真成了曹家的接班人那天——你早就找不到司马懿了。”马超斩钉截铁道。

  曹丕皱眉,不满道:“我凭什么信你的?”

  “你肯定没打心底信贾诩。”马超胡乱摆摆手:“你要真的信了,那就在家怂着呗,出来卖什么火柴?”

  自己居然说不过马超!

  曹丕不高兴了,就不说话,把头偏向一边。

  第二天头条更新了。

  “曹家大公子曹丕竟因出柜遭到反对,与曹操断绝父子关系,与马超一起在街头贩卖火柴。”

  暂且不提曹操疯不疯,反正曹丕要疯了。

  “我什么时候断绝父子关系了?那是你好吧!那群混账胡乱报道写什么鬼玩意?”

  “啧,都做到这份上了,还怂个屁。”马超翻了个白眼,表示瞧不起。

  “而且这群小姑娘就没有自己要做的事情吗?天天围着!一个个拿着手机正大光明地拍照还不关闪光灯,太失礼了吧?水族馆的动物拍照也是要关闪光灯的啊!曝光不足吗?大白天的曝光不足吗?有开闪光的必要吗?”

  “为了爱情,就得不要脸,坚持就是胜利。”马超倒是气定神闲,“再说,没有那些小姑娘,你以为火柴卖得出去?”

  末了,低声补充一句:“你的目的,不就是逼他求着你回去,别再给曹家丢脸了吗。”

  曹丕觉得有道理,当下心态平和,不再气恼了。

  儿子们这边达成了一致,父亲们那边也忍不住了。

  “老兄对不起啊,我家那逆子把你儿子给带坏了。”

  “不不不,是我家那逆子去怂恿你儿子,把你儿子推得更深。”

  都火烧眉头了,你们俩还假惺惺地客套什么?贾诩翻了个白眼,懒懒道:“让司马懿去接,曹丕肯定听司马懿的,就乖乖回来了。让马家那小子自个折腾呗。”

  旁边司马懿嘴角僵了僵,小心翼翼道:“我去接,不稳妥吧。”

  “难不成让曹总亲自去接?我无所谓,反正我是接不回来。”贾诩耸肩,一脸你们看着办。

  曹操头疼极了,他一手揉着太阳穴,语气疲惫道:“就让司马懿去接吧,我信得着。”

  曹家这边做好决定了,马腾那边还在发火:“马岱!不是让你去接他吗!这都拖一天了,怎么还不动?”

  马岱犹豫了一下,说:“我觉得不妥,必须得曹家先去接曹丕,我才能去接超哥。”

  “怎么个不妥法?”

  “其实昨天我到的时候,曹丕已经开始卖火柴了。曹丕脸皮薄,如果我把超哥接走了,就剩他一个人在街头卖火柴,又不好意思认输回家,实在太尴尬了。”马岱解释说。

  “曹操的儿子尴尬关我什么事!我只要我儿子!马超那小王八犊子!你现在就去接!”

  马岱没办法,答应下午就去接。

  想想曹丕一个人在街头卖火柴被人围观的场面,马岱觉得自己尴尬癌都犯了。

  陪我哥犯二真是辛苦你了。

  曹家的车比马家的车先到了一步,大致在中午时候,停在卖火柴二人组面前。

  “哟,你爹来了。”马超只看了眼车牌号就知道不是自家的车,于是拍拍曹丕的肩:“要爱情,还是要权势,你自己看着办。”

  曹丕凝神地盯着车窗,突然眉头一蹙:“司马懿?”

  “哈?梦中情人来了?”

  “你这人说话真是粗俗,就不能用更高雅的词汇吗?”

  “行行行,您高雅。还愣着什么,快点去抱住亲一口啊?几天不见都想疯了吧。”

  曹丕觉得和马超说话会掉文艺气息,便不理他了。

  从车上下来的人的确是司马懿。

  他用复杂的目光看了看曹丕,又看了看马超,最后叹了口气,轻声道:“大少爷,回家吧。”

  “我说过八百遍叫我名字。”曹丕冷声道:“贾诩荀彧他们都叫我名字,你凭什么叫大少爷?做贼心虚吗。”

  “好好好,曹丕,回家吧。”司马懿用诡异的目光望着火柴摊:“而且,这年头谁还用火柴。”

  “卖打火机就抢了他生意,他可能会打我。”曹丕指着身边的马超:“而且我打不过他。”

  马超一本正经地点头:“敢抢我生意,打死他。”

  “马少爷,祝您火柴生意兴隆。”司马懿客套着对马超微笑点头——紧接着又看向曹丕,面露焦急:“曹丕,别闹了,你知道你给曹家丢了多少脸面吗?再不回去,你父亲就要大发雷霆了。”

  “他已经大发雷霆了吧。”曹丕叹了口气,心中微微苦涩。从未做过如此出格之事,这一次自己是真的在发疯了。

  “为时未晚。”见曹丕动摇,司马懿心中暗喜,继续道:“你不是这种不顾大局的人,我所喜欢的也正是你异于同龄人的沉稳——所以跟我回去吧。曹总那边已经有许多人在帮你说情了。”

  说着,对曹丕伸出了手。

  曹丕嘴唇颤了颤,他望着司马懿认真的双眼——那双眼里此时此刻只有自己。一切、一切忍耐,都是为了自己的未来。

  无论如何司马懿都深爱着我。只要听从贾诩的劝说,一直忍耐下去,总有一天一切都会由我掌控……那时候也不迟!

  他的手已经伸了出去,马上就要抓住司马懿的手。

  “喂,那个叫司马懿的家伙,你知不知道他做出这种事是为了谁啊?”

  马超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曹丕的手瞬间停顿在半空。

  司马懿的手也僵在半空。

  “真抱歉啊让你们两位嘉宾牵手失败。只是觉得某人似乎不仅不心怀感激,还没有自知之明。”马超斜眼看着司马懿:“打什么官腔灌什么鸡汤?曹丕就够怂了,我看你比他还怂。”

  对这个无礼的家伙有些气愤,司马懿的声音不禁降低了温度:“什么也不懂的人就不要乱插嘴了。”

  “啊,不就是继承权那档子事吗?我怎么就不懂了?”马超发出一声嗤笑:“那怕爹怕得要死的小子,这次连他爹都敢忤逆,已经很明确地表达心意了吧。你倒是做点表示啊?”

  曹丕敢忤逆曹操是因为智商受你的传染变低了吧!

  司马懿不去理睬马超,只直直地盯着曹丕,语气中多了份催促与焦急:“你到底跟不跟我回去!”

  曹丕想了想,把手缩回去了。

  “我觉得马超说得有几分道理。我为了你连偶像包袱都扔了,你却打着为我好的名义,一点回应都没有。”

  曹丕顿了顿,见司马懿不语,便继续:“所以我生气了。我不回去,我要卖火柴。”

  “我怎么可能回应你!你知不知道你以后是要……”司马懿恨铁不成钢地咬着牙。最后一跺脚,成,破罐子破摔了:“你不回去是吧?好,你不回去我也不回去,我陪你坐这卖火柴。”

  局势瞬间转到不可控的地步。别说曹丕,连马超都吓到了。

  “这……这不太好吧。”曹丕咽了口唾沫,他有点虚了:“你还是回去吧……”

  “不回去。”司马懿淡淡道:“不把你带回去我没脸见曹总。”

  双方僵持不下——此时此刻,正是马岱登场之时。

  他好不容易在车上说服自己“就算把曹丕一个人扔在那里也不算很尴尬吧至少曹丕很帅即使卖火柴也一如既往地有气质”,并想了一大套说服马超的说辞,此行可谓势在必得。

  然而等他下车看见司马懿的时候,脑子顿时一片空白。

  目瞪口呆。

  什么情况?

  司马懿你不是来接曹丕的吗?怎么一起跟着卖火柴?你有病吗?

  司马懿也看见马岱了。他瞥一眼马超,说:“你的人来接你,快点走吧。”

  使曹丕智商降低的感染源终于要消失了,我们聪明机智识时务的曹家大公子即将回归,可喜可贺。

  “我不走!”马超一拳捶在地上:“曹丕感动了我!我要留下陪他卖火柴。”

  “……”马岱。

  “这位大爷还是求求您快走吧……”司马懿。

  “你不能叫我大爷,曹丕是要跟着你掉辈分的。”马超。

  “滚蛋。”曹丕。

  果然还是让曹家的人先接吧。如果自己接走了马超,留下曹丕和司马懿两个人卖火柴,好像比曹丕一个人卖火柴还要尴尬。

  马岱叹了口气,一句话也没说,转头就走。

  火柴组并没有等到第三天的头条。

  傍晚时分,曹家又有人来了。

  只见一个束着低马尾的黑发男子——此时此刻浑身正散发着低气压,气势汹汹地下了车,阴着脸快步向火柴摊位走过来。

  刹那间连温度也冰冷三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本围观的人纷纷退避开来,现场直播的媒体更是退了好远。

  “哟,厉害啊。”马超毫无惧色,反而燃起了战意:“终于有来挑战我的城管了,来干一架吧!……嗯?你们两个往我身后躲干嘛?”

  “来了来了来了来了来了来了来了生气了生气了生气了生气了……”司马懿。

  “他他他他怎么来了……他他他他不是很忙吗……”曹丕。

  黑发男子面无表情地绕到马超身后,一手拎一个,拖着司马懿和曹丕就往车的方向走。

  “两个丢人的家伙。”他以只有三人能听见的音量低声道:“还以为自己是小孩子吗。”

  “哦喂——小彧彧!不要那么凶!快看那边有媒体啊!快笑一笑,笑一笑!往日的亲和形象拿出来!别被曝光出和贾诩一样凶巴巴的形象啊!”车里一个黄毛男把头探出窗子喊道。

  荀彧?荀彧居然亲自来了?

  听说过荀彧的大名,马超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谨慎地盯着荀彧。

  然而荀彧看都没看马超一眼,也没有理会车里的黄毛男。

  他只是静静盯着曹丕司马两个人乖乖进了车里——而后狠狠摔上车门,提高声音道:“保镖,去把那小子捆了,给马腾送过去。”

  你捆一个试试?

  马超目露凶光,身体进入高度紧张状态,已经准备动手。

  “你的事情我十分清楚。”荀彧的声音没有一丝波澜:“那个赵云的事情,我已经仔细询问过马腾了。”

  “然后?”马超眉头紧皱,没有丝毫松懈。

  荀彧只是用怜悯的目光看了一眼马超。

  “你为什么,执迷不悟呢?”

  为什么世界都要践踏这样的爱情?

  车里的曹丕似乎忍不住有话想要喊出来,但司马懿立即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马腾与曹操谈话时我在场,赵云的事情我也略知一二。忘记马超这个人吧,他已经完蛋了。”

  在那以后,曹丕刻意没有联系马超。

  因为他大彻大悟了。

  现实不是梦境,事实即如此。身边没有贵人相助,自己也没有不顾世俗目光的心境。

  自己必须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地向上攀爬,爬到顶点——爬到没人敢与自己抗衡的顶点。

  等到那时,便没人敢阻拦他与司马懿的恋情——他可以用钱与势逼迫报社写出赞美之词,逼迫媒体赞颂他们。有了钱与势,一切都不是问题。

  为绝后患,曹操将一个貌美的甄姓女子认定为儿媳,亲自办了这桩婚事。

  曹丕没有表露出丝毫不情愿,而是欣然接受。

  在婚礼现场时,司马懿微笑着对他献上祝福——曹丕一打眼就看出这微笑的虚伪程度。

  司马懿向来是个很会装的人。他一直都能装成对曹丕毫无感情。

  “终于装不下去了吗。”曹丕笑道。

  “哪里话。”司马懿笑得勉强:“这大喜的日子,有什么可装的。”

  这样低劣的演技,你已经是拼命地在装成高兴的样子了吧?

  一直以来都是如此……真想撕碎,这张假面。

  “我不会放弃的。”曹丕突然收敛了笑,用一种霸道又带着些许强迫的目光,狠狠瞪着司马懿:“这些年来我受够了!别自以为是地说什么为了我好。你给我等着,等我成为曹家家主,我就要娶你,你给我等着!”

  司马懿的眼中闪过一丝震惊。

  旋即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那我就恭候您成为家主。”

  在婚礼上,马岱作为马腾家的代表出席了。

  一看见马岱,曹丕就忍不住想起当年和马超卖火柴的那段时间。但是有一种不详的预感,那便是——作为马家继承人,为何出席的却不是马超?

  他主动迎上马岱,询问了马超的情况。

  “我哥啊。”马岱低声道:“被腾叔送去国外一家疗养院了。”

  不详的预感愈加浓郁,曹丕追问:“那家伙身强体壮的,生什么病?”

  “精神病。”

  “哈?”曹丕惊得瞳孔骤缩,半晌不语。

  而后,又怒极反笑:“有意思,你们家有意思。同性恋就是精神病?真是他妈的神逻辑。”

  马岱的情绪似乎也开始波动,他的声音隐约露出一丝怒意:“那你又知道什么?你认识赵云吗?”

  ——最近赵云一直在宿舍陪我打游戏,天天睁开眼睛就能见到他,日子能这样继续下去就好了。

  马超的原话。

  曹丕一直记得清晰,因为他也向往自己能与司马懿过上这样的生活。

  “你知不知道,你当年和马超卖火柴的时候,赵云已经死了三年了啊?”

  啊。

  喉咙里的话全数哽咽在喉咙里。

  曹丕不敢相信地看着马岱。

  正是那样的家伙鼓起了自己的信心,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而那家伙,那家伙居然……

  怎么可能啊!不可能吧!

  马岱的双眼蒙上一层阴影,他的声音微微地颤抖:“我在想,等他的精神疾病痊愈了,回想起赵云已经死去多年的真相时……”

  “……他可,怎么办啊……”

end.



【这个我写了结局,但写到一半连自己也被虐得难受,就马上删掉了,留作开放性结局
    全文一直在暗示,如果曹丕循规守矩一定不会和司马懿在一起,原本写的结局也是司马懿不希望曹丕因为自己名誉受损,直接远走国外,娶了张春华,再不相见

    但是删了!没有这个结局!

    而马赵的结局也是马超精神疾病痊愈后回想起一切,绝望自杀

    但是删了!没有这个结局!】

评论 ( 85 )
热度 ( 301 )

© 逆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