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斯基

好好吃饭 11月18号更一篇延岱

【欢迎订阅三国杀群雄tag】【群雄深坑想吃粮】

做了个梦 梦见自己写了一篇延岱 在梦里写得十分激昂还发出来了 醒来之后就记不得写的是什么了 隐约记得是把刀


看来是饿疯了( •̥́ ˍ •̀ू )

之前和朋友开“姜维后宫番男主役”的梗

想想大概是:


邓艾高举北伐组大旗屹立不倒。

郭淮站稳谋反组可逆不拆。

两个人为了(自己的)爱情经常因推cp之事发生冲突,在外人眼里宛如cp狂魔。


姜维:好了好了钟会和夏侯霸还给你们。我去找陛下……


司马昭:且慢,我觉得北伐组和谋反组都很好吃!


姜维:好好好都给你们。这一天天都是些什么事儿……我去找师傅诉苦一下。


再回过头,看见先帝负手而立笑盈盈看着自己,姜维大惊大喜:您怎么活了!


刘备:是危机感唤醒了我。


【从此甜姜陷入单身自闭循环之中(?)】

一堆段子11

101.

  记得读书那会儿,大家都是纯粹且热血的青年。

 

  袁绍没有现在这样子自暴自弃“没事你们尽管怼吧反正本名门已经习惯了”,孔融没有现在这样子没精打采佛系看世界淡定等死,马腾没有现在这样子孤寡老人一般无聊到整天给马拉皮条。

 

  张角也没有现在这样子精神不正常。

  所以说岁月是把杀猪刀啊。

102.

  寝室第一日,在互相吹逼的自我介绍大会上,袁绍是情绪最激动的。他激动得眼角挂泪:“本名门什么时候想要读这个专业了!都怪袁公路那小崽子把本名门的第一志愿给改了!原因竟然是因为我和他报了一个专业!...

战时设定 记者和护士

同行勿近,面斥不雅

1.

  张郃路遇貂蝉。二人擦肩而过时,蹭出杀气腾腾的火花。

  他们同时停下脚步。

  貂蝉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回眸笑道:“听说你会跳舞?”

  张郃转过身:“听说你也会?”

  气氛僵硬。双方拉开阵线,战争一触即发。貂蝉面色顿时严肃下来,她神经绷紧,后退两步作防御状:“要battle吗。”

  张郃亦是面色不善:“请赐教。”

  夏侯渊:“你们两个不要再打了啦。”

2.

  张郃擦一把额头上的汗:“姑娘真是舞技高超,不愧是三国第一物资库西之人。”

  貂蝉也气喘吁吁:“先生身法轻盈,...

何太后:情人节,送你巧克力。


张角:自己做的还是买的?


何太后:买的。


张角:是给大家一人买了一块吗?还是你细心,时刻体恤大群单身狗们的心情。


何太后:……


一年后。


何太后:情人节,送你巧克力。


张角:自己做的还是买的?


何太后:自己做的。


张角:不吃谢谢,要命。

之前一周一直停在499很不舒服 想着“要不然用500fo点文试一试吧” 结果 今天突然蹦到了501!

逼死强迫症哭泣

我没写过点文 所以想先悄咪咪地试一试 2019年正月十五之前写出来那种 如果能自带梗就更好了…!

cp向 友情向 个人向 都可以的 能自带梗就真的更好了 如果是我从未写过的角色 可能还要和您私下讨论一下该角色的萌点

不确定有没有人点 没人点也不删【叉腰.jpg】

  貂蝉表面上拒绝了吕布一切土得要死的追求方法,实际却暗暗记在了本子上。

  ——并一条一条地逐一用在了蔡文姬身上。

  食堂门前弹着吉他唱情歌,吸引一群围观群众后大喊献给我心爱的姑娘蔡文姬。

  在蔡文姬的专业课教室黑板上画表白涂鸦。

  雇专业人士写实名情诗并邮到广播站去公开朗读。

  诸如此类。

  蔡文姬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心想着貂蝉受了什么刺激为何变得如此不正常。

  终于忍不住问了貂蝉:你从哪学来这些东西?

  貂蝉坦白从宽:别人追我的时候,我都一一学习下来了。

 ...


 

  荀彧正要动身的时候,电话开始不停作响。

  即将到下班时间,他马不停蹄便要去赶航班。难得休假,荀彧懒得自己打点各项旅游项目,又觉让秘书安排日程有侵自己的隐私权,因而报了个五人旅游团。一开始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荀彧便不予理会。但电话响了足足五次,他想,可能是真的有些要紧事情。

  还能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呢?整天破事儿最多的曹丕跑到外地办任务了,身边又有司马懿跟着,不能再省心了。刚发工资不久,郭嘉不至于又付不起酒钱被人扣下;曹操最近出国谈生意,他对西洋的人妻似乎并没有兴趣。

应该不会耽搁航班吧?荀彧叹了口气,本着...

现paro人设合集

1.

  知名自由作家。曾经是体制内人士,后因擅自修改政府工作报告而被开除。转行翻译,后因习惯性在原文擅自过多加入自己的理解而被开除,险被外国原作者告上法庭。周期性高产,生气时一个人能养活七家报社,且从未一稿多投过。

  你问他如何做到一个人养活七家?因为原来签约了十家报社,后来(被)解约了三家。

  据说只有生气的时候才会疯狂怒怼社会现状,所以一旦到了缺乏新闻的淡季,各报社便开始想方设法雇人找茬子惹他生气。

  据说最过分的时候把人都给气矮了。

2.

  某煽动性公众号主编,吸引大批狂热粉丝,上至愤世嫉俗高级知识分子祖国花朵愤怒青...

应该没有人问啦 把之前的整合成一条节省一下空间!时间顺序按正序排列owo

  “就那个谁,李典,最近才刚和他混熟,发现这个人是真的奇怪。在骑车去教学楼的路上总能碰见他,明明两个人都要迟到了,他还非要和我聊天,我只好下车一边推车一边陪他步行。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本来我一个人骑车飞奔过去还是可以踩点到的,这下倒好,两个人都迟到了。”

  “那个……我有个问题……”

  “文谦,不然我们众筹给他买辆自行车吧,我知道他不甘心一个人迟到,但是拉上我垫背实在太残忍了。你懂得,我这个人重义气,没办法拒绝他。”

  “我有个问题。”乐进终于打断了张辽的滔滔不绝。他问:“你为什么不让他坐在后座,载他一起去教学楼?”

  当姜维挤进电梯的最后一个空位时,电梯响起了刺耳的超载提示音。

  “我来我来!”

  姜维郁闷地走出电梯间,夏侯霸从他身侧飞速地溜了进去。

  电梯上行。

  “仲权,今天千万不要招惹伯约,听见了吗?他现在可能正想找个由子打你一顿呢。”电梯里,马岱低声提醒夏侯霸道。

镜子尽头埋葬着灯


1.初遇

  他背着大大的行李包,穿过错综复杂的管道,踩着破旧到掉渣的土桥,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行走。他不晓得这栋地底建筑是否还有除自己以外的生物,但现在最大的危机显然不是生物。

  他迷路了。

  吕布拿着地图。建筑的壁灯是永远不会熄灭的火焰,气体燃料源源不断地从管道传进封闭灯罩,却又将速率控制得很好,不会因压强过大而炸裂开来。

  他能看清地图,却找不到方向。地底的磁场诡异得吓人,指南针彻底变成了废铁。荒无人烟的建筑陷入死寂,吕布不怕鬼,只是觉得有些寂寞——毕竟他好多天没有见过人了——甚至寂寞到推理起壁灯燃烧的化学公式,或许在合适的配平系数下,...

  被郭嘉拽走喝花酒的司马懿,此刻正在死亡边缘试探。

  啊不是,是正在家门口试探。

  “你不要进来了。”张春华淡淡道:“不是喜欢漂亮小姑娘吗?出去接着喝啊。”

身后郭嘉倒是讲义气得很。眼见司马懿瑟瑟发抖马上就要睡大街,他当即出面帮忙背锅,坦率地承认错误: “春哥,我错了,都是我强行拉他去的。别因为我伤了和气。您要赶,就把我赶走吧。”

  不把你赶走,你还要留下过夜不成?

  张春华冷笑:“卖血魏狗说的话,能信吗?”

  春哥您也是魏啊!

  “别,别吵了,我,我出去,出去住一晚上,你消消气。”眼见着张春华脸...

  容貌年轻的教授在校园里漫步。
 
  由秋转冬的天气十分舒适,尤其是晴天的中午。在暖暖的阳光下,气温不冷也不热,竟给人一种初春化雪的清爽感。他笑盈盈地望着结伴而行的学生们,自己不复返的(或者说从未拥有过的)青春此时此刻正投映在他们身上。

  正恍神间,一个女孩子抱怨的声音传入耳中:“北门那个旧书摊的书好贵啊!”

  “可你不还是买了吗。”同伴笑道。

  “唉,没忍住,毕竟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这个月穷死了,要吃食堂了!”

  他无意间瞄向女孩——怀里抱着的书——泛黄的封皮上印刷的标题已经褪色了。但看见书名的那一刹那,...

【对话流 论兄长】

袁绍:提到哥哥这种生物,虽说长兄如父,但某些人还是巴不得哥哥死了好。

张角:你混得也太惨了吧,一定是小时候相处得就不好。想当年为了分担家务,我可是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把我的弟弟们喂养大。

袁绍:你就喂他们这个???

何太后:我如果没有哥哥,就会失去技能【戚乱】。

董卓:你如果没有哥哥,你以为还会有技能【鸩毒】吗?

何太后:我如果没有哥哥,你以为你能有机会进京添乱?

董卓:你如果没有哥哥,大汉会亡得那么快吗?

张角:她如果没有哥哥,当年天下明明就应该是我的了!

董卓:兄弟要点脸。

何太后:别出来丢人了。

贾诩:说起来,我有听说传闻曹丕自...

论稀有资源与竞争优势

在心中记诵下最后一篇文章,她点火烧了她爹全部的藏书。从此以后,世上只能是她拥有这些书。她也安稳地在乱世中活到死。

  今天在马路上见着一年轻人,他一边低头思考一边过马路,果然没过三秒钟就被一辆卡车撞了。卡车司机反应迅速地选择逃逸,然并卵,十字路口硕大的摄像头绝对把他的车牌号照得清清楚楚。

  我连忙跑到满地血的年轻人面前,看看还能不能抢救一下。这次可不怕碰瓷,毕竟以我一己之力,是无论如何也没法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这副模样的。他躺在血泊中奄奄一息,拼尽全力抓住我的手腕,从嗓子里艰难地挤出嘶哑的声音:“记下来……记下来……”

  “记什么记,我在拨120!”

  “记……快……”
 
  无奈,我只好手脚麻利地打开手机记事簿,听他发表遗言。他瞪大...

吕玲绮:我父亲吕布天下第一强,虎牢关一个打你们三个。张飞虽是一员猛将,但远远比不上我父亲。

张星彩:事实并非如此。我父亲的武艺与吕布不分上下。

吕玲绮:那三英战吕布又是从何而来?

张星彩:当年我父亲本与吕布势均力敌,二叔捺不住性子才前来助阵。我父亲和二叔联手,即将要打倒吕布,结果大叔也捺不住性子冲上来了。

吕玲绮:那又如何。

张星彩:于是我父亲和二叔一边保护大叔,一边与吕布交战,这才战成平手。

张星彩:就问一句,吕布和张辽敢带着陈宫与我父亲三对一吗?

吕玲绮:……哦。

  刘禅自打诸葛亮出了新著作就没好日子过了,他爹天天逼着他熟读全文全篇背诵还要逐字逐句理解。最后磨不过老爹夺命连环催,刘禅在网上买了本盗版的供在武财神像前落灰,再赶上老爹来视察的时候装模作样读上一读,总算躲过一劫。
 
  司马昭自打诸葛亮出了新著作就没好日子过了,他爹天天喊着什么只有知己知彼全面打入敌人内部,才能从思想上瓦解敌人的斗志。他哥已经能全篇背诵了而他还是拒绝去读,气得张春华拿起了鸡毛掸子。王元姬劝张春华家有宁子不败家,张春华笑眯眯地接受了劝说并依然把司马昭打了一顿。

  闻讯后刘禅把书以正版价卖给了司马昭,司马昭感激涕零甚至想和刘禅拜把子。

貂蝉:图书馆一楼中文区的工具书禁止外借,所以我每次都能在中文区的自修室看到蔡文姬。

吕布:这样啊。

貂蝉:然后我每天都坐在她旁边,时不时搭讪几句。一来二去,逐渐便相识了。

吕布:然后呢?

貂蝉:今天她生日,我去书店把她需要的那本工具书买下来,送给她做生日礼物了。

吕布:噢。

貂蝉:所以!陈宫不是也面临这样的困境吗?为了一本辞典,天天不远万里跑来咱们学校的图书馆。你就不打算表示一下?

吕布:可是,你送了蔡文姬她需要的工具书,以后不就再也没法在图书馆看到她了吗?

貂蝉:???!!!!!

吕布:你以为我不送陈宫辞典是舍不得钱吗。

讣告(三)


6.

  哪怕脖子吊在房梁上,脚下就是油锅(郭淮平时就总是这副表情),只要看到夏侯霸的出现,一切厄难仿佛都是灰土,全数被郭淮抛在脑后了。

  “今天晚上有流星雨。”夏侯霸说:“在我闲聊时,和姜维提到这件事情,他居然告诉我星象大乱,必有灾难,千万不要出门。我估计这家伙是找不到女朋友了吧。”

  星象大乱?不愧是诸葛亮的学生。

  “还是邓艾更切实际一点。”郭淮说:“他说今晚的流星雨可能引发森林火灾,希望有关部门提前做好准备。”

  “……毫无疑问邓艾也找不到女朋友。”

  “看来不能出门。”

  “森林失火岂不是...


  “我要打工。”曹丕说。

  “我没听清,你不要再说一遍了。”司马懿说。

  “我说,我要打工。”

  “不是说了不要再说一遍吗。”

  曹丕沉默,静静看着桌子上摞成山的案例丛书。据说deadline前再不读完这些,亲爹就要把他挂在路灯上给众儿子们杀鸡儆猴。于是他终究忍不住,犹豫片刻后,再次说道:“我不想继承父亲的企业了。我要去打工,当流浪诗人。一路向南走,一路刷盘子,一路在墙上留下我的著作。等到我白发苍苍,绕地球一圈回到家乡,定是一番新的感触。”

  “想的不错。接着想吧。”司马懿表面如是鼓励道,并在心里打了个哈欠。...

桃园三结义

“在下夏侯惇,愿化刚烈为对大魏的爱之表达。”

“在下甄姬,愿以姨妈巾代言费承包大魏工资。”

“在下邓艾,愿在希望的田野上为大魏提供精神支持。”

“今我三人在此结拜为兄妹,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判红桃。复我大魏,扬我国威!”

司马懿:滚。

谢谢 @韶汐 姑娘owo!

1.筆名

逆生

中二期起的名字 中二不需要理由!

2.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從事寫作的呢?在那次後,引發你「想繼續寫下去」的動機是什麼?

小学

你们不看我写的文一定是我写得不够好(然后接着写下去了)

3.覺得自己的文風是什麼樣子的?其他人又有什麼看法?

我觉得我蛮搞笑的 但别人总说我发刀

4.早期的文風和現在的風格落差大嗎?請簡述之間的差別。

不大 都是无厘头搞笑的

早期是xjb尴尬搞笑 现在是一本正经地尴尬搞笑

5.喜歡的風格是什麼樣子?

只要是叙事文就好!

6.覺得自己最擅長寫什麼?

跑火车

7.最不擅長寫的又是什麼?

恋爱!...

路痴

  “那个……请问我到底该怎么走?”

  赵云迟缓的声音从听筒传来。
 
  “啊!!我不是说了好多遍了!沿着D街向北走!明明已经拿出对待老哥三倍的耐心来对待你了!你为什么还是找不到!”

  是马岱崩溃边缘的咆哮。

  正在打瞌睡的马超被身边人神经质的反应惊醒。他左看看右看看,问:“子龙还没到?”

  “我有让他沿着D街向北走,可是他为什么走到F街去了啊?这已经不是路痴的问题了吧!”

  马超顺手拿过电话,问赵云:“你在哪?”

  “抱歉,我努力了,但是真的很难办。大概是在F街的邮局……是F街吧

张飞与夏侯姬初遇。

张飞:好可爱……

夏侯姬(手足无措):是,是吗,谢谢您!

张飞:你怀里这兔子好可爱,在哪买的?我给大哥也买一只。

讣告(二)

4.

  杀人事件于当夜凌晨三点发生,幽静的马路上空无一人——郭淮当时是这样认为的。因此他自如地站在尸体前汇报情况,全然未料到身后的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

  以上是司马懿在电话里告诉他的。

  “我没有否定你的能力,也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但是你……啊……该怎么说。会不会警觉性低了点啊?”听着郭淮断断续续的咳嗽声,司马懿似乎不忍心多说什么:“我们在监控里发现杀人现场还有一个人。此人身份未知,而且面貌不清,在你汇报完情况后就急匆匆地走了。”

  “咳……咳咳……抱歉,我没想到还有别人。”

  “不要和我说抱歉,危险的是你。还是对你自己这条...


  某名门为了搞懂如何处理与女人的争吵、以及如何在争吵时撩得一手好妹,特来向自家群雄两对情侣旁观学习。
 
  现充之所以为现充,必然是有着巧妙的化解争吵的方式。袁绍坚信如虚心观摩,定能有所收获。

  貂蝉正揪着吕布的衣领生气地喊着什么,吕布一脸不耐烦地四处乱瞥,但并没有还口甚至还手。——第一条,与女人争吵时任凭对方如何折腾,也不要动口不要动手。袁绍在本子上记下了。

  “你再这种态度,我就打死你!”貂蝉气得直跺脚。

  “我怎么可能忍心让你成了寡妇!”吕布也气,对着貂蝉吼。

  不愧是吕布,哪怕是愤怒的直男发言也带着...

© 逆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