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斯基

↑这个人被抓走学英语 再也回不来了😭


  群雄武将张角苦练技能【挑衅】多年,在使用“托管”、“换皮肤”、“发表情”等众多信号战术后,终于因通牌严重在游戏结束后被群殴暴打了。

  某小型聚餐,众人坐齐,静等半个来点,张角迟迟未到。

  终于有人忍不住动筷子,被何太后伸手制止:“慢,让我催他一催。”

  她拨电话过去,不耐烦质问:“怎么还不来?凉菜都凉了。”

  张角:“一言难尽,我和袁绍solo呢。”

  何太后一听,脸色顿时沉下来:“这也太欺负人了,你够无聊的。”

  张角:“是啊是啊,太欺负人了!”

  “你还好意思……好吧,你开...

给一个混三国史向的朋友安利了真三

我是个即将到退休年龄的捡废品大叔。今日小雨,天气凉爽,草叶子散着好闻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出清新。吐口唾沫数数赚得的钱——比昨天还要多二十块。我愉悦地点了根烟,在屋檐下吹着凉风,心情舒畅,琢磨着一会儿买瓶酒回家。我本孑然单身汉,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的日子怎么过是明天的事儿了。迷醉地吸入缭绕的烟雾,望着躲雨的燕子在低处扑棱着翅膀,成群的喜鹊躲在茂密的树丛下叽叽喳喳。我突然灵光乍现,连忙掐了烟,戴上使用多年的脏兮兮的耳机,随便切了首民谣。掏出怀里的老花镜,打开手机开始码字。现在,这个世界都是我的。

真正的勇士不需要求生欲


Q:最喜欢的国战女性搭档是?

张角:会钓鱼,回合外能过牌。最好杀伤力高,擅长搅屎。

何太后:那岂不是……

貂蝉:没错,正是在下。

Q:凭直觉,群雄女性size最大的是?

张角:何太后。

何太后:哟,这么关心我。

张角:管制时期谁的皮肤被遮布最多,谁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Q:请问您最缺什么?

张角:他们都说我缺闪,其实我一点也不缺闪,大多时候我的闪都多得一比。

何太后:他不缺闪。

何太后:他缺心眼。

Q:有讨厌的人吗?

张角:肯定是司马懿。听他那台词就烦,整天就知道天命哈哈哈,像个神经病。

何太后:你的台词就不像神经病吗?

Q:如果你野了,最讨厌群雄中的哪位武将?...

论女友与伞🌂


  今天下大雨,一位老哥抛下大伙独自离开了。屋檐下躲雨还被溅了一身的我们瑟瑟发抖,用手机问他,怎么着,你有伞了?

  有啊。老哥说。

  我们开始议论纷纷。

  “他一定有女朋友了。”A说:“只有女人才随身带伞。他女朋友平时把伞放包里,下雨天就拿出来给他撑。”

  “未必。”B说:“正是因为他有女朋友了,所以才天天带伞,生怕淋着他女朋友。”

  反正这位老哥被认定有女朋友了,他逃不过FFF团的裁决。然并卵,我们依然没有女朋友。

 

喊楼

  毕业季。


  逆着一批一批搬走的毕业生人潮,马岱艰难地找到了宿舍楼下正坐在马路牙子上望天的马超:“别放空自我了,什么时候表白?”


  “啊?”


  “啊什么啊。昨天体育场有个弹吉他求婚的(虽然被不明路人当卖艺的扔了钢镚儿),前天还有在校湖前摆玫瑰花阵的(虽然表白成功后激动得失足坠湖现在还在医院),上个月还有爬到楼顶拉表白横幅的(虽然被保卫处大爷揪下来痛骂)。你呢?赵云三天后就走了啊。”


  这都期末了还有工夫在校里乱逛吃...

帷幕

【cp向钓鱼执法组(就叫这个了!)】

  “这年头的判官啊,啧啧啧,都有女王包养。”

  看着左手拎三个购物袋右手拎三个购物袋脖子上挂着一个购物袋嘴里还叼着一个购物袋的张角,贾诩不禁露出惊异的神色,挑了挑眉。

  何太后对此不闻不问,踩着八厘米高跟鞋大步流星地飞速前行。身后张角一边费力地追着,一边想骂贾诩两句,然而又怕嘴里叼着的那个购物袋掉到地上(没记错的话里面好像是易碎的化妆品),只好瞪了一眼过去。

  “羡煞旁人啊——”贾诩见张角毫无反击之力,乐了,当下又浇了把油。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何太后,贾诩想让你包养他)”这...

我们再来一轮问答环节。在本次问答中,我们依然给出三个条件,由选手根据条件来猜一个人物。

有请司马师和司马昭二位。

1.第一个条件。某国家德高望重的老人,在该国有着一定的地位。

司马昭:……

司马师:父亲。德高望重,有一定地位。

2.第二个条件。因一些历史行为而给了世人调侃的机会,目前相关调侃语言已成为该国禁语。

司马昭:……

司马师:父亲。上次有人讨论之前父亲收下女装的事情,父亲听见后十分恼怒。现在那几个嘴碎的已经凉了。

3.第三个条件。该老人巧舌如簧,曾多与从西方而来的敌人交锋。且其语录句句经典,已为人们广泛传播。

司马昭:……

司马师:父亲。痛斥西蜀入侵者,赢得满城民心...

接下来我们进入问答环节。在本次问答中,我们将给出三个条件,由选手根据条件来猜一个人物。

首先有请马超和马岱二位。

1.第一个条件。忠肝义胆,且深得刘备信赖的蜀国功臣。

马超:闭眼睛想就是子龙。

马岱:哈?怎么看都是文长吧。

2.第二个条件。在后世家喻户晓,深受后人的喜爱与尊敬。

马超:这下确凿是子龙了。多少小姑娘的三国演义初恋就是子龙。

马岱:连鬼畜区都混不进去的就不要提什么知名度了,我选文长。

3.第三个条件。其武器与坐骑知名度极高。

马超:夜照玉狮子!龙胆亮银枪!

马岱:……

马岱:呃……

马岱:我选文长!

马超:你这是强行尬选吧?!

【两位真的没人猜一下正确答...

饼干


  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一旦有了学习烹饪和烘焙的决心,是很可怕的事情。

  何太后就是一个。她最近突然开始打算对食物下手了,于是拜师起来。

  群雄四个女人里,只有邹氏的厨艺看得过去。

  蔡文姬讪笑着表示自己技能点没往厨艺上点,食物能煮熟,但肯定称不上美食。至于万人捧的貂蝉,表示自己只负责貌美如花就够了——反正她一个响指下来,半个地球的男人都愿意跑过来给她做饭。

  “所谓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必须首先抓住他的胃,你们懂的吧。”何太后有点尴尬地干咳两声:“那个,不学厨艺不行,对吧?”

  “也不是不能教你。”邹氏笑:“只是...

活埋

  “有……有个人说,说,这儿地里不深处有个东西,给我二十万,让我把这东西挖出来,东西也归我。我,我就挖了,我怎么知道这东西是个人啊!”

  报案的当地居民一边哆嗦着,一边用手比划着向马超解释,一脸快哭出来的样子显然是被冤枉的。马超阴着脸一声不吭,静静地听人解释,紧紧攥着的拳头令骨节泛白。赵云紧张地抓着马超的手腕,生怕他一个冲动直接对着那居民打过去。

  “我说得都是实话啊!”那居民见马超不信,吓得几乎要哭出来,舌头更不利索了:“我,我说真的,这这这人可不不是我埋的啊!”

  “他说得是不是实话,交由警方处理,你我都无权干涉。冷静,别冲动。”赵云低...

一堆段子10


92.

  旁边哲院的接力组运动员正在进行赛前打气活动:

  “这场比赛我们能不能拿第一!”

  “能!!!”

  “角哥帅不帅!”

  “帅!!!!!”

  “帅——!!!!!”旁边蔡文姬高高扬起起伞跟着那伙人喊,情绪突然激昂。

  孔融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晒中暑了,或者早饭没吃的缘故——他发誓自己对张角没有很大意见——但是从胃涌上来的恶心感让他很不舒服。

  余光瞄见貂蝉,她也是苦闷地捂着嘴,满脸写着一言难尽。

  “把伞举高点。”貂蝉说:“刮到我头发了。”

  “长辈给你打...

——你有魔法长发吗?

——你是说我这头超越时代潮流的卷发和马尾吗?这倒不稀奇,毕竟我同僚们什么奇怪的发型都有。听说隔壁真三国无双里的我那才真的叫魔法长发。

——那么你的双手一定能释放魔法吧。

——你是指我呼风唤雨驱雷策电的时候释放的雷击吗?嗯,某种意义上算是吧。

——和动物说过话?

——昨天何太后的蛇说它快闷死了让我带它出去透透气。

——被人毒过?

——啊……为了多打一点输出,何太后经常鸩毒我。或者有时候她心情不好也会鸩毒我。或者我野了。

——受到过诅咒?

——缠怨算吗?于吉那老骗子某种意义上是我师傅,他的话我就从来没信过,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他竟然说了真话!当然我觉得隔壁东吴小...

劝学篇

  吕蒙曾是一个如当下社会绝大多数无追求、无理想、无目标的三无青年一般,怒批教育制度为八股、视读书为无用之物的虚度光阴之人。

  虽说如此,对未来一片茫然不知所措的他,还是秉持着“遇事不决选考研”的传统原则,以糊弄了事全靠运气的态度,半裸考上了战场——如是打消读书的希望,才好堵住家里人的嘴,安心去找工作。

  但这次意料之中的考研失败,却因某件意料之外的事情,激起了吕蒙的奋发图强之心。于是我们的好青年吕蒙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以读书报答家人,以奋斗报答国家。

  ——孙权考研成功了。

  其实倒也不算是意料之外,至少...

一堆段子9

【因为马上就要100end撒花 所以今天全都是国战脑洞!】
【脑洞真的是想到哪写到哪 真的没有特意考虑袁绍主场……总之嘴哥真不愧为男一号!】

82.

【国战脑洞9】

  华佗在二号位悠闲地喝着枸杞水。今天的他信心十足,马上就要亮将带群雄队友躺赢。

  然而这一次事情并不简单。

  当一号位吕布开无双盲杀出上家张角一个雷击盲劈出孔融却没有第二个闪之后,蔡文姬匆忙跳出悲歌抢了最后一个车位。

  华佗差点一口枸杞水呛死。他表情极其复杂,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这世道,都是些什么人啊。

  一只手搭在华佗肩上,富有磁性的低沉声音令人安心:“老爷...

夏侯霸:还吃。不减肥了?

姜维:减你妹。

张飞:在哪捡的???!

一堆段子8

【注意事项见1】
【至今仍未知道教主太后的cp叫什么的一章】

74.

  某次军训袁绍在呵斥一群新生的时候:

  “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没有素质?就你们这块场地随地乱扔垃圾被全校通报批评,以后不要说自己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了!也不要说认识我!被你们这种没素质的人认识本名门嫌掉价!”

  袁术在他身后默默点了支烟(他平时很少抽烟),饶有兴致地观看袁绍的训【zhuang】话【bi】现场。

  直到袁绍冲学生们发了一通火勉强消了气,身后袁术配合地用夹着烟的手指了指眼前瑟瑟发抖的学生们,厉声附和道:“听见没有?你们袁绍大佬训话呢,都记着点。”

  话...

一堆段子7

【注意事项同1】

62.

  蔡文姬在与蔡邕谈未来规划时候,明确表示自己想继续进修。

  不知蔡文姬受何影响做出如此决定——大概是受了身边气氛的熏陶吧。蔡邕细细琢磨起来。

  华佗?孔融?……难不成是于吉?No!!!!!!!

  于吉的名字出现在脑海中的一刹那就被蔡邕抹消了。他想,还是孔融的可能性最大。

  “你最好不要找孔融当导师。”蔡邕严肃道:“他虽然是搞学术的天才,但是不会教你很多东西——从某种意义上这人还不太靠谱。”

  “怎么会?”蔡文姬惊讶道。

  “因为他会默认你所有东西都学会了,直接把项目任务...

推一发雷击戚乱组x

假设一发loser末路相逢【bushi】
在人生最绝望的时刻 那个手持高压电源的雷电法王从天而降了——

一堆段子6

【太后和马老板算是动物组吗?】
【后有国战小剧场】

53.

  门铃响了。

  华佗在午睡,蔡文姬在房间里和貂蝉煲电话粥(大约已经讲了一个小时)。孔融等半天没见着有人去开门,就亲自去了。

  多亏这次是他亲自去。

  当孔融打开门看见张角时——一即如既往看在于吉的面子上对张角挤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然而当他的目光顺着张角瞟到身后一个身着红裙的高挑女子时——

  ——孔融想都没想,“啪”地就把门摔上了。

  “我们是来找老爷子的,没人找你,快把门打开!”不知道孔融又抽哪门子疯,张角莫名其妙地拍着门。

  “你...

今天去办公室找老师 老师正和一个学姐攀谈 对话大致如下

学姐:我这个月要吃土了。
老师【在淘宝上搜索,指着页面】:土好贵的,一斤好几块钱,你真的吃得起吗?
学姐:不是这种……
老师:吃土,就吃有营养的土,绿色健康,对身体好。
学姐:老师,我就喜欢你这种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人。

学姐走了。

我:老师,她说的不是这种土,她说的是楼下花园里的土。
老师:你知道吗,你们的学长学姐有时候买酒喝,觉得不好喝就会倒在土里。
我:嗯?
老师:他们聚餐回来还会吐,把呕吐物吐在土里。
我:嗯??
老师:还有人遛狗,狗会把便便拉在土上。
我:嗯???
老师:你不知道这片土地经历了什么,它很脏,不卫生,不能吃的。

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一堆段子5

【注意事项同1】

44.

  文院主办某校级大型比赛,蔡文姬被请去作为学生代表致词。她提前到礼堂一个小时,在场务组见着了好多认识的学弟学妹。

  蔡文姬才一露脸,就被大家热情地邀请过去。人们与她攀谈,问东问西,她便笑盈盈地一一回答——没一会儿就被人群压迫得无法喘息了。

  正想着如何摆脱困境,谢天谢地,作为评委出席的孔融提前半个小时到场了。

  看见蔡文姬一脸难办的求救样子,孔融无可奈何地走向了场务组的一群学生,挤进人堆,和蔡文姬打了个招呼:“外面有人找你。”帮她解了围。

  蔡文姬松口气,全程撑着一张女神微笑脸与大家道别,悄悄溜走...

一堆段子4

【注意事项同1】
【后面袁绍国战小剧场】

32.

  群雄这撇子人达成一致的观点以下:

  一,谴责张角的智商。

  二,谴责曹操。

  三,袁绍是曹操那边的人。谴责袁绍。

  他们聚餐时候,谴责曹操的能凑一桌,谴责袁绍的能凑一桌,同时谴责曹操和袁绍的又能凑一桌。

  然而,当他们要谴责张角的时候,甚至把曹操和袁绍邀请来一起谴责。

  蔡文姬表示瑟瑟发抖。真是一群谴责怪。

33.

  过年的时候,蔡文姬不打算回家。
 
  她给蔡邕拨了电话,蔡邕因任务繁重而没法回家。所以蔡文姬也...

一堆段子3

【注意事项同1】
【这章角哥主场】

22.

  于吉搅黄了华佗的相亲,开开心心地拎着酒就来找老友蹭饭。

  痛失一段夕阳红恋情的华佗一如既往地对于吉爱搭不理——然而蔡文姬和孔融面对恩公那叫一个热情,殷勤地又摆椅子又摆碗,帮忙拿东西扶人入座不说,连水果都都切好了送到面前。

  “你们两个小崽子什么时候这么孝敬过老夫!”气得华佗差点一口老血:“坦白交代,是不是和这朋克老头有什么暗中交易!”

  蔡文姬一边帮于吉捏肩,一边笑眯眯对华佗道:“老爷子,您拎东西上十二楼都不喘气的,哪用得着我们孝敬啊。”

  孔融暗暗捏了把冷汗。这阵子蔡文姬学术进...

一堆段子2

【注意事项同1】

13.

  朋友们联谊玩游戏,貂蝉玩输了。抽大冒险。

  那会儿孔融正在忙得焦头烂额,突然看见几个学生艾特自己。莫名其妙地点进去,发现貂蝉又在狗自己了。

  “2018年5月18日晴,孔融老师总是在说‘我会穿女装的,我会穿女装的。’天空的云聚了散了,战场打了一波又一波,龙门绝境摔死了一次又一次,孔融老师还是没有出现。 从昨天到今天,我的腹中是饥饿的,但是我不敢离开……”

  孔融懒得和她们开玩笑周旋,反正最后但凡年轻男老师都会落得个被一群女学生调戏的悲惨下场。他直接给蔡文姬拨电话:“让貂蝉把那东西删了。”

  “我...

几个段子

【又名徐庶如何在魏国装逼】

  【我们中出了个叛徒】
 

  “今晚六点开会。”

  满脸漠然在微信群发完消息的荀彧,果然第一时间就收到了郭嘉的私戳消息:“文若若,我和文和在市外喝酒呢,你这消息太突然了,我们赶不回来啊。”

  “噢,文和也说他在市外喝酒。”

  隔了半个小时,荀彧如是回复他说。

  “对吧!”

  秒回。看来郭嘉一直在屏幕前等着。

  “但是,他说他在和公达喝酒。”

  “对,对对对,我们三个一起喝酒呢。”

  “真的?”

  “真的真...

【辽李】直男示范


  某一次庆功宴上,众人在宴席间饮酒欢笑之时——那会儿李典和张辽的关系已经恢复正常,甚至变得很密切了。他们两个挨着桌边寻了个冷清的地方,没有去随大家凑热闹,就只是你一句我一句地低声聊着天。

  也许是酒气上头,李典虽不至于失态,但逐渐在张辽面前敞开了心扉。他坦率地告诉了张辽对方在自己心里是多么厉害的人,以及自己现在是如何如何地在某某方面钦佩着对方,并为最初自己对张辽的不满感到歉疚。张辽被李典突如其来的赞美搞得手足无措,只好干笑着谦虚,哪里哪里,我还不够,我还远远不够(任谁被喋喋不休夸了一个晚上都会感到不好意思)。

  “曼成,在武艺与作战勇猛的方面,我也从很久...

一堆段子

【群雄铁三角主场   有蝉文姬和祢融】
【现pa 摸来爽着玩的段子 不一定有后续啦】

1.

  蔡文姬是在某房屋租赁网看到了的合租信息。

  据描述房东是个孤苦伶仃的老爷子,还是个性格古怪的老教授。他近期决定将两个房间分别以低价出租——如此低廉的价格,恐怕为的不是租金,只是活得比较孤独,想找年轻人在身边陪伴聊天罢了。
 
  不知怎的,看着这则合租信息,蔡文姬就想到了距离自己不知几公里的老父亲蔡邕。她盯了会儿屏幕,又抬头看了看寝室正在漏水的天花板,决定租下这间房间。

  “文姬你别走啊!再等几天嘛,宿管大妈都说了明天就派...

我算是看透了

小诸葛和黄月英的国战组合叫什么
正常人:小月亮
司徒:庞统不在家

那小诸葛和姜维的国战组合叫什么
正常人:师徒
司徒:庞统不在家

那小诸葛和……
司徒:庞统不在家

#论gay爷的好处#

路人:二谋子,你知道吗,你妈又和gay爷刷牌堆去了。
孙权:不要紧不要紧,老人叙叙旧,正常的。
路人:他还和你妹妹打国战去了。
孙权:不要紧不要紧,我妹妹早晚是蜀国人。
路人:可是你妹妹嫁给刘备之后,还陪gay爷刷牌堆。
孙权:不要紧不要紧,所谓gay爷,就是钟情于男人的。怎么看都是我哥最可能绿油油……
路人:啊!我昨天还看着他和你家泰泰打国战去了!

孙权:……
孙权:…………
孙权:黄公覆你给我过来!
黄盖:怎么了?
孙权:我很生气!
孙权:我就是再打一次合肥,把练师让给香香,我也要……
黄盖:没事,走走走咱们打国战去,打两把气就消了。

二十分钟后。

孙权:以后gay爷永远是我gay爷...

© 逆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