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斯基

要围上厚厚的围脖,多喝热水

关于老师。

有的人可能说了,老师有什么用,最后不还是靠自己学。我一开始也是这么以为的,但后来发现并不是。

比如说,你在deadline前垂死挣扎到快要呕吐的时候,如果是自学可能会说“休息休息效率更高,明天再搞吧”。但如果有老师这样的存在,休息?脑袋都给你拧下来。

镜子尽头埋葬着灯


1.初遇

  他背着大大的行李包,穿过错综复杂的管道,踩着破旧到掉渣的土桥,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行走。他不晓得这栋地底建筑是否还有除自己以外的生物,但现在最大的危机显然不是生物。

  他迷路了。

  吕布拿着地图。建筑的壁灯是永远不会熄灭的火焰,气体燃料源源不断地从管道传进封闭灯罩,却又将速率控制得很好,不会因压强过大而炸裂开来。

  他能看清地图,却找不到方向。地底的磁场诡异得吓人,指南针彻底变成了废铁。荒无人烟的建筑陷入死寂,吕布不怕鬼,只是觉得有些寂寞——毕竟他好多天没有见过人了——甚至寂寞到推理起壁灯燃烧的化学公式,或许在合适的配平系数下,...

今日份的(/ω\)

(好久没发刀了 似乎没有延岱就没有刀欸x)

  被郭嘉拽走喝花酒的司马懿,此刻正在死亡边缘试探。

  啊不是,是正在家门口试探。

  “你不要进来了。”张春华淡淡道:“不是喜欢漂亮小姑娘吗?出去接着喝啊。”

身后郭嘉倒是讲义气得很。眼见司马懿瑟瑟发抖马上就要睡大街,他当即出面帮忙背锅,坦率地承认错误: “春哥,我错了,都是我强行拉他去的。别因为我伤了和气。您要赶,就把我赶走吧。”

  不把你赶走,你还要留下过夜不成?

  张春华冷笑:“卖血魏狗说的话,能信吗?”

  春哥您也是魏啊!

  “别,别吵了,我,我出去,出去住一晚上,你消消气。”眼见着张春华脸...

  容貌年轻的教授在校园里漫步。
 
  由秋转冬的天气十分舒适,尤其是晴天的中午。在暖暖的阳光下,气温不冷也不热,竟给人一种初春化雪的清爽感。他笑盈盈地望着结伴而行的学生们,自己不复返的(或者说从未拥有过的)青春此时此刻正投映在他们身上。

  正恍神间,一个女孩子抱怨的声音传入耳中:“北门那个旧书摊的书好贵啊!”

  “可你不还是买了吗。”同伴笑道。

  “唉,没忍住,毕竟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这个月穷死了,要吃食堂了!”

  他无意间瞄向女孩——怀里抱着的书——泛黄的封皮上印刷的标题已经褪色了。但看见书名的那一刹那,...

今日份的(`Δ´)!

最近我好水qwq等到提问箱没人问了就把之前的提问重新整合到一篇里叭

今日份的(`Δ´)!

今日份整理

我好高兴 谢谢你们!但是请不要再夸我了 我像一只鸵鸟一样不好意思地想把头埋到沙子里qwq在提问箱里问问题我都会回答的  逆逆是一种“太害羞就会死”的生物,嗯!>///<

睡前整合一下,谢谢你们呀😄

提问箱


感觉很有趣的样子 也搞了一只提问箱>///<

【对话流 论兄长】

袁绍:提到哥哥这种生物,虽说长兄如父,但某些人还是巴不得哥哥死了好。

张角:你混得也太惨了吧,一定是小时候相处得就不好。想当年为了分担家务,我可是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把我的弟弟们喂养大。

袁绍:你就喂他们这个???

何太后:我如果没有哥哥,就会失去技能【戚乱】。

董卓:你如果没有哥哥,你以为还会有技能【鸩毒】吗?

何太后:我如果没有哥哥,你以为你能有机会进京添乱?

董卓:你如果没有哥哥,大汉会亡得那么快吗?

张角:她如果没有哥哥,当年天下明明就应该是我的了!

董卓:兄弟要点脸。

何太后:别出来丢人了。

贾诩:说起来,我有听说传闻曹丕自...

论稀有资源与竞争优势

在心中记诵下最后一篇文章,她点火烧了她爹全部的藏书。从此以后,世上只能是她拥有这些书。她也安稳地在乱世中活到死。

  今天在马路上见着一年轻人,他一边低头思考一边过马路,果然没过三秒钟就被一辆卡车撞了。卡车司机反应迅速地选择逃逸,然并卵,十字路口硕大的摄像头绝对把他的车牌号照得清清楚楚。

  我连忙跑到满地血的年轻人面前,看看还能不能抢救一下。这次可不怕碰瓷,毕竟以我一己之力,是无论如何也没法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这副模样的。他躺在血泊中奄奄一息,拼尽全力抓住我的手腕,从嗓子里艰难地挤出嘶哑的声音:“记下来……记下来……”

  “记什么记,我在拨120!”

  “记……快……”
 
  无奈,我只好手脚麻利地打开手机记事簿,听他发表遗言。他瞪大...

吕玲绮:我父亲吕布天下第一强,虎牢关一个打你们三个。张飞虽是一员猛将,但远远比不上我父亲。

张星彩:事实并非如此。我父亲的武艺与吕布不分上下。

吕玲绮:那三英战吕布又是从何而来?

张星彩:当年我父亲本与吕布势均力敌,二叔捺不住性子才前来助阵。我父亲和二叔联手,即将要打倒吕布,结果大叔也捺不住性子冲上来了。

吕玲绮:那又如何。

张星彩:于是我父亲和二叔一边保护大叔,一边与吕布交战,这才战成平手。

张星彩:就问一句,吕布和张辽敢带着陈宫与我父亲三对一吗?

吕玲绮:……哦。

  刘禅自打诸葛亮出了新著作就没好日子过了,他爹天天逼着他熟读全文全篇背诵还要逐字逐句理解。最后磨不过老爹夺命连环催,刘禅在网上买了本盗版的供在武财神像前落灰,再赶上老爹来视察的时候装模作样读上一读,总算躲过一劫。
 
  司马昭自打诸葛亮出了新著作就没好日子过了,他爹天天喊着什么只有知己知彼全面打入敌人内部,才能从思想上瓦解敌人的斗志。他哥已经能全篇背诵了而他还是拒绝去读,气得张春华拿起了鸡毛掸子。王元姬劝张春华家有宁子不败家,张春华笑眯眯地接受了劝说并依然把司马昭打了一顿。

  闻讯后刘禅把书以正版价卖给了司马昭,司马昭感激涕零甚至想和刘禅拜把子。

急 人生中第一次约稿 对方却问我约什么鸭 怎么办

貂蝉:图书馆一楼中文区的工具书禁止外借,所以我每次都能在中文区的自修室看到蔡文姬。

吕布:这样啊。

貂蝉:然后我每天都坐在她旁边,时不时搭讪几句。一来二去,逐渐便相识了。

吕布:然后呢?

貂蝉:今天她生日,我去书店把她需要的那本工具书买下来,送给她做生日礼物了。

吕布:噢。

貂蝉:所以!陈宫不是也面临这样的困境吗?为了一本辞典,天天不远万里跑来咱们学校的图书馆。你就不打算表示一下?

吕布:可是,你送了蔡文姬她需要的工具书,以后不就再也没法在图书馆看到她了吗?

貂蝉:???!!!!!

吕布:你以为我不送陈宫辞典是舍不得钱吗。

讣告(三)


6.

  哪怕脖子吊在房梁上,脚下就是油锅(郭淮平时就总是这副表情),只要看到夏侯霸的出现,一切厄难仿佛都是灰土,全数被郭淮抛在脑后了。

  “今天晚上有流星雨。”夏侯霸说:“在我闲聊时,和姜维提到这件事情,他居然告诉我星象大乱,必有灾难,千万不要出门。我估计这家伙是找不到女朋友了吧。”

  星象大乱?不愧是诸葛亮的学生。

  “还是邓艾更切实际一点。”郭淮说:“他说今晚的流星雨可能引发森林火灾,希望有关部门提前做好准备。”

  “……毫无疑问邓艾也找不到女朋友。”

  “看来不能出门。”

  “森林失火岂不是...


  “我要打工。”曹丕说。

  “我没听清,你不要再说一遍了。”司马懿说。

  “我说,我要打工。”

  “不是说了不要再说一遍吗。”

  曹丕沉默,静静看着桌子上摞成山的案例丛书。据说deadline前再不读完这些,亲爹就要把他挂在路灯上给众儿子们杀鸡儆猴。于是他终究忍不住,犹豫片刻后,再次说道:“我不想继承父亲的企业了。我要去打工,当流浪诗人。一路向南走,一路刷盘子,一路在墙上留下我的著作。等到我白发苍苍,绕地球一圈回到家乡,定是一番新的感触。”

  “想的不错。接着想吧。”司马懿表面如是鼓励道,并在心里打了个哈欠。...

桃园三结义

“在下夏侯惇,愿化刚烈为对大魏的爱之表达。”

“在下甄姬,愿以姨妈巾代言费承包大魏工资。”

“在下邓艾,愿在希望的田野上为大魏提供精神支持。”

“今我三人在此结拜为兄妹,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判红桃。复我大魏,扬我国威!”

司马懿:滚。

谢谢 @韶汐 姑娘owo!

1.筆名

逆生

中二期起的名字 中二不需要理由!

2.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從事寫作的呢?在那次後,引發你「想繼續寫下去」的動機是什麼?

小学

你们不看我写的文一定是我写得不够好(然后接着写下去了)

3.覺得自己的文風是什麼樣子的?其他人又有什麼看法?

我觉得我蛮搞笑的 但别人总说我发刀

4.早期的文風和現在的風格落差大嗎?請簡述之間的差別。

不大 都是无厘头搞笑的

早期是xjb尴尬搞笑 现在是一本正经地尴尬搞笑

5.喜歡的風格是什麼樣子?

只要是叙事文就好!

6.覺得自己最擅長寫什麼?

跑火车

7.最不擅長寫的又是什麼?

恋爱!...

路痴

  “那个……请问我到底该怎么走?”

  赵云迟缓的声音从听筒传来。
 
  “啊!!我不是说了好多遍了!沿着D街向北走!明明已经拿出对待老哥三倍的耐心来对待你了!你为什么还是找不到!”

  是马岱崩溃边缘的咆哮。

  正在打瞌睡的马超被身边人神经质的反应惊醒。他左看看右看看,问:“子龙还没到?”

  “我有让他沿着D街向北走,可是他为什么走到F街去了啊?这已经不是路痴的问题了吧!”

  马超顺手拿过电话,问赵云:“你在哪?”

  “抱歉,我努力了,但是真的很难办。大概是在F街的邮局……是F街吧...

张飞与夏侯姬初遇。

张飞:好可爱……

夏侯姬(手足无措):是,是吗,谢谢您!

张飞:你怀里这兔子好可爱,在哪买的?我给大哥也买一只。

讣告(二)

4.

  杀人事件于当夜凌晨三点发生,幽静的马路上空无一人——郭淮当时是这样认为的。因此他自如地站在尸体前汇报情况,全然未料到身后的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

  以上是司马懿在电话里告诉他的。

  “我没有否定你的能力,也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但是你……啊……该怎么说。会不会警觉性低了点啊?”听着郭淮断断续续的咳嗽声,司马懿似乎不忍心多说什么:“我们在监控里发现杀人现场还有一个人。此人身份未知,而且面貌不清,在你汇报完情况后就急匆匆地走了。”

  “咳……咳咳……抱歉,我没想到还有别人。”

  “不要和我说抱歉,危险的是你。还是对你自己这条...


  某名门为了搞懂如何处理与女人的争吵、以及如何在争吵时撩得一手好妹,特来向自家群雄两对情侣旁观学习。
 
  现充之所以为现充,必然是有着巧妙的化解争吵的方式。袁绍坚信如虚心观摩,定能有所收获。

  貂蝉正揪着吕布的衣领生气地喊着什么,吕布一脸不耐烦地四处乱瞥,但并没有还口甚至还手。——第一条,与女人争吵时任凭对方如何折腾,也不要动口不要动手。袁绍在本子上记下了。

  “你再这种态度,我就打死你!”貂蝉气得直跺脚。

  “我怎么可能忍心让你成了寡妇!”吕布也气,对着貂蝉吼。

  不愧是吕布,哪怕是愤怒的直男发言也带着...

也想被接回家


  闪光灯与音响交叉冲击着视网膜与耳膜,环境反作用于意识,整个世界陷入嘈杂混乱之中。醉醺醺的少女在恋人的搀扶下艰难地往洗手间挪动,才走了一半就忍不住吐出来。
 
  原本曹丕是图清净选了个靠洗手间近、而离舞池最远的位置,没想到竟被殃及池鱼。服务员对此视若无睹,用圆珠笔点着酒水单,表现出催促曹丕的意思。

  曹丕掂量下孙权的酒量,指着一款啤酒,比了个数字的手势。服务员会意点头,还未有所动作,便被孙权一把抢过酒水单,向曹丕比了个“弱逼”的手势。

  傻逼。每次怎么回的家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曹丕啧了一声,不耐烦地冲着服务员挥手,意思是别理这人,按我...

讣告(一)

1.

  青年拄着脑袋,口中叼着钢笔尾,他绞尽脑汁地措着辞。玻璃杯中的冰块因融化而错了位,最上一块冰“哗啦”一声坠入杯底,发出清脆的玻璃碰击音。突如其来的外来之音打断入迷的思考,吓得他一个激灵从昏昏欲睡中苏醒,钢笔从牙齿间脱落,坠到地上。

  坠地声是夏侯霸心碎的声音。又坏了一支钢笔,这次的死因估计是笔尖劈裂。下次写信还是用圆珠笔吧。

  “亲爱的郭先生……”

  Dear.Mr Guo……

  什么东西。夏侯霸甩甩脑袋,是夏日的炎热让他犯困了。他暗暗吐槽,怎么写得和英语作文一样。

  他还是很爱郭淮,即使郭淮要害他。可是...

不想当皇帝的教主不是好教主

【女王单恋钢铁直男两则】
【教主节操日常喂苟慎】

【愿望】 

  “挂好了吗?”

  张角把最后一个许愿签挂在树上的时候,何太后问道。

  “好了。”

  “你许的什么愿望?”反正无非也就是想要成为教主拯救苍生之类的吧。

  万万没想到,张角不好意思地看看天,又看看地,最后竟慌乱于不知把目光投在何处。“没什么大不了的愿望……”

  真奇怪。何太后撇了撇嘴。

  “你,你呢?”因心虚急于岔开话题,张角连忙反问道。其实他并不想知道内容,反正无非也就是想成为皇后之类的。

  万万没想到,一抹绯...

  大家好,我叫李典。今天打国战发现队友只有一个张辽,虽然向来不想与这个每次摸牌阶段都要和我打一架的家伙组队,但事出突然我只好随机应变。果然和这家伙组队没好事,我竟然野了,如果是乐进的话就不会野了。张辽似乎读出了我的心思,立即偷走了荀彧和郭嘉的一人一只桃子。可是这有什么用,我又不当发牌员,于是我把桃子扔了,郭嘉看起来似乎很要打我的样子,这使我心情好多了。不得不说张辽这家伙手气稳的一比,严重缺桃的大魏竟然被他偷崩了,看来不仅野狗可怕,野张辽也可怕。最后三人残局只剩我和司马和张角,他们两个看起来似乎想干掉我,因为张辽的技能实在太烦人了。我很无奈,我也觉得张辽的技能太烦人了,但为什么我要和...

【一旦有了脑洞与热情,就会马上写出来放在lof上——!!的不定产选手】

正在混真三与三杀的无节操贵乱党,这里是逆生,叫我小逆就可以哦.
没有固定的写作风格.喜欢写悬疑与巨型转折,喜欢写无厘头傻屌对话与公开处刑现场,能让您看得犯尴尬癌正是在下的荣幸!

★是个不发刀的老实lo主,这年头不多了噢——【拍胸脯】

开玩笑的.

若刀片能卖钱,我早已攒够嫁妆迎娶蔡文姬.

虽因三次诸事繁忙而长期不混二次,但多年受热血少年漫洗礼而炼成的中二老毛病早已刻在骨子里,改不掉啦.

繁忙时不太刷首页,所以如果哪一日发现我突然出现并狂日lof请别介意嘿嘿嘿(º﹃º ).

噢对了!只...

© 逆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