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斯基

Looook!i...I !can...drin...drink...flyyyyy!f...f......die……

  大家好,我叫李典。今天打国战发现队友只有一个张辽,虽然向来不想与这个每次摸牌阶段都要和我打一架的家伙组队,但事出突然我只好随机应变。果然和这家伙组队没好事,我竟然野了,如果是乐进的话就不会野了。张辽似乎读出了我的心思,立即偷走了荀彧和郭嘉的一人一只桃子。可是这有什么用,我又不当发牌员,于是我把桃子扔了,郭嘉看起来似乎很要打我的样子,这使我心情好多了。不得不说张辽这家伙手气稳的一比,严重缺桃的大魏竟然被他偷崩了,看来不仅野狗可怕,野张辽也可怕。最后三人残局只剩我和司马和张角,他们两个看起来似乎想干掉我,因为张辽的技能实在太烦人了。我很无奈,我也觉得张辽的技能太烦人了,但为什么我要和他一起被打?司马挂了个闪电似乎想劈死我,结果到我的回合他们两个居然都没有闪电判定牌?于是我观了闪电判定牌,张辽偷走了他们两个最后的手牌,合作愉快,司马懿成功被劈死。张角嘲笑了司马懿(的尸体)足足三分钟,过会儿又挂了个闪电准备劈我,大放阙词说自己一个人打五个魏。看着他满满的黑桃装备,我心生畏惧,啊,凉了,明明都走到这一步了。

到了张角的回合,他被闪电劈死了。

我被张辽本局的贡献感动到,于是放下昔日仇怨,鼓足勇气邀请张辽再来一局。他说,不了,臧霸吃完饭了,他要和臧霸去开局子了。

哦。

臧霸在你那儿我就放心了。

【注孤生系列】

end.

评论 ( 8 )
热度 ( 21 )

© 逆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