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斯基

Looook!i...I !can...drin...drink...flyyyyy!f...f......die……


  群雄武将张角苦练技能【挑衅】多年,在使用“托管”、“换皮肤”、“发表情”等众多信号战术后,终于因通牌严重在游戏结束后被群殴暴打了。

  某小型聚餐,众人坐齐,静等半个来点,张角迟迟未到。

  终于有人忍不住动筷子,被何太后伸手制止:“慢,让我催他一催。”

  她拨电话过去,不耐烦质问:“怎么还不来?凉菜都凉了。”

  张角:“一言难尽,我和袁绍solo呢。”

  何太后一听,脸色顿时沉下来:“这也太欺负人了,你够无聊的。”

  张角:“是啊是啊,太欺负人了!”

  “你还好意思……好吧,你开心就好。什么时候能过完瘾找回你现实中身为一个loser的自尊?快点来吃饭。”

  张角:“我也想回找自尊啊!我已经连输五把了!等我赢了就过去。”

  何太后:???????

  “看着司马懿和甄姬不断展示手中黑牌,我心痛。”张角。

  “羡慕我的后宫们秀恩爱?”曹丕。

  “不。我心疼那些被甄姬洛掉的闪和被司马懿打出的黑牌。”张角:“你魏总能占得各种宝贵资源。”

  “毕竟我魏占得甄姬。”曹丕。

  张角:魏国甄姬,像招财猫一样能招那——么多闪。看得我都想跳魏了。……我绝对要比司马那个神棍与甄姬配合得更好。

  何太后:你能招来就够了。

  张角:我能招来什么?

  何太后:你招拆招顺招决斗招火攻呀,为保护队友扛输出做出巨大贡献。

  孔融:本以为和邹氏组一队,我就安全了,万万没想到还有颜良文丑这样的存在。

  贾诩:没关系。听说你和邹氏一队,我就放心了。

  孔融:我明明给了你闪,你不出?

  张角:八百年没见过闪了,等我捂热了再出。

  孔融:你留着下崽吗。

  张角:什么!还能下崽的吗?我一定留住它!

  (下一秒就被张辽偷走了。)

  张角:你怎么把闪全都给华佗了!

  孔融:我给你闪,你又要黑桃,我哪有那么多牌?你自己不会摸吗。

  孔融:等什么时候摸到黑桃闪,我全都给你。呵呵。

  孔融:而且,给华佗的闪好像最后都是用来救你的吧。

  【高贵的名门为何总是有队友】

  近期与袁绍交流最多的女性同伴竟然是蔡文姬。

  而他们讨论的话题也十分单一:

  “断谁?”

  “断我。”

  刚刚被张角坑得不清,孔融正满面怒容,嘴里嘀嘀咕咕地在他旁边说些什么。张角不应答,闷闷不乐地老实听着。

  何太后也喜欢对着自己叨咕,甚至比孔融频繁得多。但何太后的优点是从不讲理,因而张角只要抱着“不与女性一般见识”的想法,左耳听右耳出,一笑了之便好了。

  孔融不同。这家伙非要说得有理有据,拿出一大堆例子证明自己的观点是对的,搞得张角毫无还击之力,甚至怀疑人生。

  “安静一点吧,你身上戾气太重。”

  终于,华佗听不下去了,当即出面制止孔融,缓和了这惨无人寰的单方面精神攻击场面。放下手中医书,他抬头认真地望着孔融。

  “戾气?”孔融转向华佗,犹豫。

  “你应该更加宽容、善良。面对弱者时,不应当这样咄咄逼人地谴责他。”华佗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

  “张角弱在何处?”面对这样的笑容,孔融无法反驳,只好规规矩矩问道。

  “智。”华佗。

  刹那间孔融似醍醐灌顶,他略带恭敬地赞扬道:“果然无论是什么领域,只要达到一定境界就能悟出常人难以悟出的道理。”

  张角懵:等等,华佗悟出什么了?怎么听着这么不对劲?

  孔融干咳两声,竟态度诚恳对张角道了歉:“对不起,希望你不要介意。以后我会多关照你的。”

  张角:不知为何,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甚至觉得你们在骂我。


 
  “无疑,我才是最适合与主公搭配出战的副将。”田丰说。

  颜良大笑:“这您可大错特错了。依我看,只有您才是对主公最危险的人。”

  田丰眯一眯眼,语气里掺了些许恼火:“你们这些与我摸相同的牌数,却提前露光家底,毫无后续能力,还增大盲死队友几率的人,难道就不危险吗?”

  言外之意,珠联璧合很了不起了吗。

  文丑尴尬地咳嗽两声:“是这样,我们再不济也是让主公四血零牌过,而你很可能让主公直接三血崩死……”

  田丰细细思索许久,最终叹气:“你们说的对。”

  袁绍:哪对了??!

  袁绍:不知为何我一点也不觉得颜良文丑在替我着想,甚至觉得他们在骂我。

  贾诩:我要开乱武了。

  马腾:且慢!等我开完限定技补充手牌,你随意。

  贾诩:为队友们加一道保险,你考虑得很周到。

  马腾:1.现在蔡文姬没有牌悲歌。2.我怕我活不到开工资。

  贾诩:……

  贾诩:好的,现在我要开乱武了。

  华佗:且慢!你现在两血十分危险,让我用+1马青囊你一口,再让孔融把这匹+1马给你。

  贾诩:没这个必要……红色装备你自己装着不好吗?

  华佗:你濒死时,老夫就算有一百个红装备也救不了你。

  贾诩:……我为什么非得濒死。

  贾诩:谁再打断我,我真的要生气了。现在我要开……

  张角:且慢!先让我把自己火攻到一血。

  贾诩:……?

  张角:我宁可死于缺杀,也不想死于缺闪。

  贾诩:……

  贾诩:现在我一点乱武的心情也没有,你们自己玩吧。在下跳魏。


  【你永远不知道暗将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第一回合】

  貂蝉:看到那边那个一血零牌周瑜了吗?人头送你没意见吧。

  孔融:没。

  “吾乃江东小霸王,孙伯符!”

  孔融:……

  【第二回合】

  貂蝉:刚刚是失误,何况被那个男人掉血你也不丢人。啊,出现一只空城的备备!我们去欺负他吧!

  “关羽在此,尔等受死!”

  孔融:……

  【第三回合】

  貂蝉:真的只是失误,我也没想到。啊,那边有个单亮的曹操,这次绝对没问题了!

  孔融:我知道了。再给你一次机会。

  “鼠辈,竟敢伤我!”

  孔融,卒,年仅三回合。

  【抗魏先锋貂蝉女士】

  “弃光手牌吧!渣渣魏。”

  “互相伤害吧!渣渣魏。”

  “没有节命空间了?渣渣魏。”

  “吃菜吧!渣渣魏。”

  蔡文姬:等等!最后一句不太对!

  “杀不尽的欧洲狗。”

  望着接连被酒杀至死的队友尸体,何太后愤愤怒骂。

  “您比我毒,我是服气的。”贾诩正色道:“在杀队友方面您比我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呵,我就不信他们是种桃树的。”何太后冷笑:“队友死绝,只剩三个一血的敌人,贾谋士开个乱武不就搞定了?”

  “有理。刚刚场上的桃子被你一通乱毒,清了个差不多,我想他们也无法自救了。”贾诩扬起嘴角,那是如往日般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微笑——空荡荡的笑容不带任何怜悯之意:“就用这些残兵败将血祭惨死的队友们吧。”

  贾诩发动【限定技】【乱武】。

  大群团灭。

end.

评论 ( 17 )
热度 ( 36 )

© 逆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