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斯基

按时吃饭 11月18号要发一篇延岱

帷幕

【cp向钓鱼执法组(就叫这个了!)】

  “这年头的判官啊,啧啧啧,都有女王包养。”

  看着左手拎三个购物袋右手拎三个购物袋脖子上挂着一个购物袋嘴里还叼着一个购物袋的张角,贾诩不禁露出惊异的神色,挑了挑眉。

  何太后对此不闻不问,踩着八厘米高跟鞋大步流星地飞速前行。身后张角一边费力地追着,一边想骂贾诩两句,然而又怕嘴里叼着的那个购物袋掉到地上(没记错的话里面好像是易碎的化妆品),只好瞪了一眼过去。

  “羡煞旁人啊——”贾诩见张角毫无反击之力,乐了,当下又浇了把油。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何太后,贾诩想让你包养他)”这回张角可就忍不了了,当下含糊不清地在何太后耳边一阵乱叫。何太后扬了扬嘴角,风轻云淡地挥挥手:“养你一个就够费劲的了,哪有时间养第二个小白脸。”

  本教主什么时候被你包养了!干嘛要顺着贾诩的话题方向走啊!张角气得差点一口气过去。

  而贾诩目瞪口呆之中,想要吐槽的却是另一个点:“原来张角在你眼里属于小白脸的范畴。真不愧是宫里出来的女人,审美超越时代。”

  想想魏国那边的老朋友【真·小白脸】司马懿,差不多也是个被包养的,脆得一比的小身板八百年反馈不回来一个桃。就算血线撑不起来,也得留黑给甄姬。

  还要在甄姬被贴乐的时候被谴责:“死蚂蚁你怎么不留红桃!”

  谁不知道你常年姨妈。像乐不思蜀这种小小的延时锦囊,自个去天过就好了,哪用得着我啊——如是想着的司马懿愤然而起——道:“对不起,我错了。”

  但碰瓷卖血团里这几位,最受甄姬关照的也无疑是司马懿了。

  在“杀死我可以杀死郭嘉我就和你拼命”“太子李典全靠你们了”“狗不可怕野狗最可怕”等一系列呼声中(最后一个后来成了大魏禁语),司马懿常常一脸懵逼地表示:“我呢?我呢?”

  “哦,甄姬在这边,邓艾在那边,你选谁。”曹操。

  “我要求独立!”司马懿。

  “独立?”曹操嗅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当即冷下脸:“你要独立到哪里去?”

  “不……不不不,不敢,不敢。”司马懿。

  因此贾诩经常嘲讽司马懿:“瞧你混的这么惨,还不趁早考虑考虑跳槽去吴蜀?”

  司马懿:“怎么着,就不能跟你去群雄?怕我扒你黑历史?”

  “不。”贾诩说:“群雄家的判官也没人权。”

  直到某一次,贾诩亲眼看着甄姬接连掏出三个桃子,把被围殴的濒死司马懿救了回来。

  曹丕:“你刚刚怎么不救我?”

  曹丕:“不救我也就算了,连郭嘉都不救的?”

  司马懿吊着一口气,连忙举手汇报情况:“太子妃安心,刚刚反馈回来的三张都是黑。”

  这时候贾诩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仲达啊,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被甄姬包养了?

  “包养个驴!我自力更生的好吗!”司马懿恼火。

  “哎,消消气,怎么能说自己是驴呢。”贾诩安慰他。

  “你才是驴!哪来的回哪去!滚回群雄做你的大爷去!”

  一回群雄,贾诩又得看着自个群雄家这位判官天天跟着女王脚前脚后——虽然张角情绪炸得和被雷劈一样、表示自己是被压榨的——但贾诩坚信,这就是秀恩爱。

  “整天穿那些老旧的破衣服,实在给姐姐丢人。这次给你买了五六件新衣服,快试试看。”一放下购物袋,张角还没来得及休息,就被满脸笑意的何太后拉着要换衣服。

  “哥,啊不是,姐,我不想换,谢谢。”张角尴尬一笑,摆手。他累得脑子发晕,现在只想喝口水。

  呵,还说没被包养。名牌衣服买了这么多套,何太后可真是大手笔。来自吃瓜群众贾诩。

  何太后指着贾诩:“张角,你什么时候对衣着打扮的审美能追上他一半,就好了。”

  “是吗。”张角说:“我觉得,你是恨不得我的审美变成孔雀羽毛花蛾子,穿那种走两步就能把自己绊个大跟头的东西,裹得像个神棍法师。”

  “这辈子不奢望了。”何太后叹气。

  “太好了。”张角说。

  说什么呢,什么叫衣着打扮的审美追上我一半——我可不是靠审美混的,这身衣服都是靠脸撑起来的好吗。贾诩一脸自信的迷之微笑,不做声。

  “哪里好了。”何太后从购物纸袋里拎出来一件衣服,递到张角面前。她挂着灿烂的笑容,语气中却是不容反抗的命令:“穿。”

  这红衣服……

  是什么民间邪术吗。

  何进出意外了吗?快咽气了吗?要抓我来续命吗!

  “太后,这衣服,我穿上给你看一眼,你得给我多少钱啊。”张角嘴角僵了僵。什么鬼衣服,自己最近是哪里得罪何太后了吗。

  但何太后竟是一副认真的表情,显然十分中意这件衣服:“特意挑给你当礼物,当然要一直穿着了。”

  张角咽了口唾沫,果断拒绝:“我看这红袍子你穿挺合适的,妖艳美女,世外佳人,显身材,嗯,好看。你自己留着吧。”

  强烈的求胜欲让他拼命调动起脑子里贫乏的“夸赞女人的词汇”。

  “给你买的啊——”何太后故意拖长了音,慵懒的语调里是满满的威胁意味:“正红色,精神着呢,比你身上这件儿强多了,像个种地的。”

  这衣服怎么越看越像嫁衣?渗人。贾诩想了想,没说话,默默看戏。

  “我这件像郊区种地的,您这件像青楼卖艺的。我看还是算了吧,啊,算了。”张角尬笑着摆手后退,余光瞥到看戏看得意犹未尽的贾诩,顺口道:“这件给贾诩穿正合适,要不让他试试?”

  贾诩正拄着下巴一脸悠闲,闻言愣了愣。

  何太后上下打量贾诩,对张角笑:“既然你怀疑我的眼光,那就请他打个版试试好了。如果他穿着看得过去,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穿上。”

  贾诩正眼看了看那件红衣服。

  ——现在那件红衣服在他眼里不是一件红衣服。

  ——俨然一个红锦囊。

  “开玩笑?不穿。”贾诩一脸嫌弃。

  “看见没有,如此高审美的人都嫌弃这衣服,果然还是你眼光不行。”张角总算等到了,连忙抓住何太后之前的话茬。

  “首先,这是一件红色系的民族风薄外衣;其次,这衣服型号是给董卓的吧?”贾诩说:“太后你这就不对了。要是看张角看烦了,想赶张角离开群雄,直说好不好?非得污染一下张角的精神、顺便污染一下我的精神吗?”

  各种意义上贾诩都是那种“看见傻逼只会在心里默默呵呵而不会说出来”的人,但现在他觉得自己再不发表一些严重的言论,可能已经自身难保了。

  何太后噎了一下,当场差点被完杀。

  她重新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衣服,语气里多了点怀疑和委屈:“我没想赶他走……真的那么难看吗?我当时在试衣间里试了试,觉得很好看啊。”

  “搞错了。好看的是你,不是衣服。”张角。

  “为什么给男性买的衣服要自己试呢,难怪丑得一比。”贾诩:“还有张角你这嘴皮子是怎么练的?”

  “求生欲了解一下。”张角。

  何太后默默地收拾起衣服,一句话不说,走了。

  心里咯噔一声,贾诩意识到何太后可能生气了。惹到这种恐怖的蛇蝎女人——以后张角的日子、甚至自己的日子可能都不好过。

  但是为了眼前的自保,除了严厉谴责她,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然而张角这个脑子转不过来弯的还在向贾诩表达感谢:“多谢你出手相助,才让我躲过这劫。她以后绝对不会再来找我麻烦了。”

  不对啊,你们两个折腾,关我什么事。为什么我也要分担被何太后记仇的风险啊?

  贾诩露出一个微笑:“不客气。对了,今晚有什么安排吗?”

  “今天晚饭她要和蔡文姬下厨子,让我打下手。”

  谢谢角哥提供了这么不得了的情报,我一定不会回来吃晚饭了。

  “不要助纣为虐了。今晚有个酒局,我有事去不了,你能替我去吗?”贾诩问:“正好给你个拒绝何太后的借口。”

  “好啊好啊!贾诩我今天第一次知道你居然是个这么善良的好人。”张角激动得快要流出眼泪:“以后有什么事就来找我,什么忙我都能帮!”

  贾诩挂着标志性黄豆笑送走了张角。

  一送走张角,贾诩的笑容更灿烂了。他转而给董卓拨了个电话过去:“太师,今晚有个酒局,我有事去不了,你能帮我去吗?嗯,嗯,对,是个熟人。结束了别忘在朋友圈发个合影给我看看啊。”

  十一点半。

  当董卓那张笑容可掬的脸、和张角那张日常mmp的脸的合照出现在董卓的朋友圈动态中时,贾诩就知道,张角凉透了。

  评论区何太后秒回:哟,太师今儿有贵客啊。

  董卓: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没把我屏蔽!

  何太后:滚。

  何太后:关系不错啊,原来这就是你拒绝我的理由吗?@张角

  后面的评论区过于血腥,贾诩就没再看。他合上手机,松了口气。

  没问题,完全o文明k,仇恨已经全部转移给张角了,何太后绝对没有精力再来记自己的仇了。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41 )

© 逆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