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斯基

Looook!i...I !can...drin...drink...flyyyyy!f...f......die……

一堆段子10


92.

  旁边哲院的接力组运动员正在进行赛前打气活动:

  “这场比赛我们能不能拿第一!”

  “能!!!”

  “角哥帅不帅!”

  “帅!!!!!”

  “帅——!!!!!”旁边蔡文姬高高扬起起伞跟着那伙人喊,情绪突然激昂。

  孔融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晒中暑了,或者早饭没吃的缘故——他发誓自己对张角没有很大意见——但是从胃涌上来的恶心感让他很不舒服。

  余光瞄见貂蝉,她也是苦闷地捂着嘴,满脸写着一言难尽。

  “把伞举高点。”貂蝉说:“刮到我头发了。”

  “长辈给你打伞,哪来那么多事。”孔融不理她。

  “信不信我一声吆喝,三百个男生过来帮我打伞?”

  貂蝉瞟了他一眼,出言恐吓道。

  “……”

  不想成为全场焦点的孔融不情不愿地抬了抬胳膊、撑高了伞。旁边的蔡文姬完全没注意这边的摩擦,一门心思盯着体育场大门静等角哥驾到。

93.

  张角没来,他和何太后在医院守着于吉。在何太后和张角的一致强烈要求下,于吉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直接被送去体检了。

  “华佗你他娘的坑我!”于吉悲愤高呼:“叫这两个小犊子送我来医院!”

  “人老了当然要体检了,勇于面对自己的满身疾病啊。”何太后用哄小孩的语气说着,满脸和蔼可亲,拽着于吉的手腕就要拉他走。

  “你才满身疾病!我没病!张角你看到了吧,这个恶毒的女人要害我!”另一只手紧紧抓着床栏杆,于吉在努力做最后的斗争。

  “你不查怎么能知道自己没病呢,我觉得何太后说得有道理。”张角一本正经地点点头。不体检是某些自以为很年轻的、不愿面对现实的老年人的通病。

  “果然嫁出去的白菜泼出去的水!张角你个没良心的!”

  张角一怔:“啊?”

  “就是泼出去的水啊您有意见吗。去抽血,不抽血怎么能知道您有什么病呢。”何太后依然笑眯眯地看着于吉,盯得于吉背后发凉。

  “可怕的女人……张角听为师一句劝快离她远远的!”

  张角更懵了:“啊?”

  “好了。”何太后终于不笑了,她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别浪费时间。张角,你过来,帮我把他抬过去。体检费我都付完了。”

94.

  蔡文姬盯着运动场大门望眼欲穿失了魂。

  孔融貂蝉无聊到看地上的蚂蚁搬瓜子仁。

  “到底啊谁放的瓜子仁。”孔融。

  “不知道,好智障哦。”貂蝉。

  “啊。感觉是张角能干出来的事呢。”孔融。

  “他到底还来不来了。”貂蝉。

  三千米开始了。

  蔡文姬依然盯着运动场大门目不转睛,貂蝉开始看比赛,孔融依然没精打采地看蚂蚁。

  “现在的学弟身材也太好了吧,天天去健身的吗?没有学业压力吗?”貂蝉的关注点开始转移到有趣的方向。

  “我倒是好奇,他们为什么这么想不开,要在炎热的夏天长跑呢。”孔融淡淡接了一句。

  “这是青春,热血,男性荷尔蒙。”貂蝉翻了个白眼,说:“你这个本科期间连体测都要找人替考的家伙懂什么。”

  “……马腾都和你说什么了?”孔融瞬间警觉。

  “不好意思哦,是贾诩说的。”貂蝉笑:“要不要追到魏那边去打他呀?”

  ……

  “对啊!角哥就是青春!角哥就是热血!角哥就是男性荷尔蒙!”蔡文姬突然反应过来,一把抓住貂蝉的手激动道:“你终于能理解我的心情了!”

  貂蝉干笑两声,没忍心把手抽走:“是,是。”

  “这孩子疯了。”孔融看不下去了,他叹一口气:“我帮你打听一下张角在哪。”

95.

  得到来自何太后的确切消息,张角今天不会来了。于吉正在医院闹得鸡飞狗跳,两个人想尽办法用强的用绑的也没能把抽血的针扎进去。

  体育场的另一边,袁绍正坐在栏杆上发呆。

  马腾坐在他旁边发呆,手里还拿着风筝线轴。天上的风筝静静地浮着,模糊不清的色块令人好奇到底是什么图案。

  “为什么要把曹操的证件照做成风筝在天上飞呢?”袁绍问。

  “好玩。”马腾说。

  “缅怀往日的同僚贾诩。”袁绍说。

  “缅怀我的老兄弟庞德。”马腾说。

  地上还摆着五支可乐的空瓶子,在猛然刮起的狂风下开始摇晃、滚倒。马腾拉了拉风筝,突然发现线断了!

  “完了。曹操飞了。”袁绍叹了口气,安慰似地拍拍马腾的肩。

  “让他飞吧。”马腾显然有点懊恼,但却意外地平静:“可惜了。这风筝还是三年前我儿子侄子没和我闹僵时候,我们三个一起做的呢。”

  袁绍望着已经失去风筝踪迹的湛蓝天空,似乎也怀念起自己的青春:“十六岁的时候,我和曹操也干过类似的事——把袁术的手机号写在专业通下水的小广告下面之类的。”

  “你的意思是,只有小孩才干这种恶搞仇敌的事情吗?”马腾“啧”了一声,他还是有点怀念儿子。伸手去够刚刚隐约记得还剩了点底儿的可乐瓶,拿起来却意外地发现是空的。

  “可以这么理解。”刚刚喝光最后一口的袁绍笑眯眯道:“天天撮合公孙瓒和阿白相亲,这是大人干出来的事吗?你考虑过阿白的想法吗?没有。你只考虑公孙瓒。”

  不知是因为被袁绍称作小孩子、还是因为最后一口可乐被袁绍喝了。马腾不高兴了,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打算什么时候跳槽去魏啊?”

  “滚蛋!这是正文,已经不是国战番外了!能不能好好说人话!”

  袁绍愤怒地摇起了马腾旁边一瓶未开封的可乐。

96.

  运动场出现了比赛事故。

  在女子八百米的跑道上,一个突然坠落的风筝砸到了一位正在奔跑的运动员。那女生一个措手不及跌倒在跑道上,绊倒了后面还没反应过来的选手。

  没有保护措施也没有应急训练,运动员们完完全全都是学生,于是比赛被迫中止了。待命的医护人员纷纷冲过来查看学生的情况。

  “是文学院的学妹!”蔡文姬眼尖一眼认出,慌忙跑过去想要看情况。孔融也紧跟着赶过去,他们都被场务人员拦下了:“不是要紧的伤,你们不要围过去造成轰动。”

  貂蝉好奇地捡起那个乍一看有点奇怪、仔细一看还不如乍一看的风筝:“啊呀,这不是那个什么……那个谁来着?文姬你认识的吧?”

  蔡文姬一看,大惊:“这到底是谁的风筝啊?”

  “可能是他儿子又调皮了。”貂蝉一本正经推测道:“听说他平日对儿子很严格,可能他的儿子们在放这个风筝发泄不满吧。”

  “太过分了,假期再给他们教课时,我必须得好好训斥他们!”

  孔融用手机拍了张风筝的照片,又拍了张那边医护人员救助受伤运动员的照片,开始用社交软件联系在当地一家知名报社工作的记者朋友——他连题目都想好了,就叫一个精神污染系风筝引发的运动场血案。

  “我知道你想笑,别憋着了,脸都快抽筋了。”貂蝉无奈地看着孔融。

  “不许笑!听到没有不许笑!快把这个风筝销毁掉!”来自蔡文姬的抗议。

97.

  孔融把风筝送给了华佗,华佗直接把风筝挂到于吉家门口。于吉越看越别扭,就在张角来做客的时候偷偷塞进了张角的包里。

  张角看着风筝,也觉得不对劲,于是送给了何太后——何太后直接顺手把风筝挂到了董卓的办公室门上。

  第二天踏进办公室的董卓一脸懵逼,自然也不想收留这个风筝。当他发现袁绍的办公室门因天热而没关的时候,就悄悄把风筝扔进袁绍办公室了。

  马腾来袁绍办公室蹭空调的时候,一眼看见那只风筝。

  “帮你找回来了,不用感谢我。”袁绍埋头看着文件,说。

  马腾眼泪汪汪地抱紧了那只印着曹操证件照的风筝:“天啊,谢谢你!我终于找回了我的宝贝风筝!这可是我和我儿子和我侄子的美好回忆!”

  “你,现在,直视着风筝上的照片,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袁绍忍不住抬头了。

98.

  “啊——空调——人生——”

  貂蝉坐在窗台上发出意味不明的感叹词汇,显然已经幸福得无话可说。

  蔡文姬舀了一勺冰淇淋送到貂蝉嘴边。

  “我——以后——也要留校——当老师——”

  貂蝉“啊呜”一口咬住勺子,觉得就算死在这一刻也值了。

  “吵死了。”孔融说:“要么安静呆着,要么出去。打扰到我思考了。”

  “我真的不想毕业。”貂蝉发出悲伤的感慨:“渴望天天来你办公室蹭空调。”

  “董卓办公室也有空调。”孔融白了她一眼。

  蔡文姬突然意识到什么:“说起来,如果按职称和级别来分配办公室,为什么张角老师的办公室没有空调呢……”

  “你居然去过他办公室!听他洗脑吗!还是接了他的什么奇怪反社会课题!”孔融大惊,他决定要把这件事第一时间告诉蔡邕。

  “我是帮他搬东西啦!之前在路上看见他拎着好多印着商标LOGO的购物袋,感觉很累的样子,就帮他提到办公室了。”蔡文姬连忙解释道。

  “那是他帮何太后拎的吧……”孔融擦了把冷汗。

  “所以呢?”等着听八卦的貂蝉不耐烦了:“为什么张角的办公室没有空调啊?”

  “哦,因为何太后经常以蹭空调的名义去他办公室坐。张角以为何太后嫌热,就找人把自己的空调拆了安到何太后办公室去了。”孔融说。

  “……”

  “……”

  “凭本事单的身。”孔融说。

99.

  关于看电影。

  蔡文姬一直以为场景会是这样的——

  ——在某个令人感动的场景,自己和貂蝉哭得稀里哗啦或者情绪激动地发出声援,而旁边两位高等知识分子学术人士大佬级别的孔融和华佗会一脸不屑地毫无触动。

  然而在电影院里,某个矛盾点达到高潮的时刻,貂蝉打了个哈欠,困了。

  蔡文姬兴致勃勃地等着后续。

  电影院内一片安静之时,华佗突然幽幽地发声了:“医生到底做错了什么?医闹,又是医闹,简直无法无天。这对狗男女就是男主和女主吗?”

  等……等等,不是应该感慨凄美爱情故事吗?旁边貂蝉睡得不省人事,这边华佗情绪却愈发激昂:“我生平最恨这种听不懂人话,又让医生背锅的狗东西!这种东西到底是怎么上映的!差评,差评!我不看了,我要走!”

  医闹这种三秒钟都不到的小镜头明明是为了表达男主对女主关心则乱而塑造的场景啊!为什么会受到这么大的触动啊!蔡文姬连忙按住正欲起身的华佗,余光瞄见孔融正在用手机敲击着什么。

  嘴里还低声叨咕着:“居然打医生,简直不要脸好吗,这种人怎么当的男主……”

  三秒钟!拜托!才三秒钟不到的小镜头啊!

  电影结束了。

  貂蝉睡醒了,华佗情绪冷静了,孔融也打完字了。

  蔡文姬怀疑自己是唯一一个看完全剧的人。

  晚上刷微博的时候,蔡文姬发现了一篇热度极高的长文章,标题名为“论男主的人性缺点与爱情悲剧结局的相关性——以医闹作切入点”,内容全篇声讨男主。

  她终于知道孔融在电影院里一直打了些什么内容。

100.

  脑死想不出来了,完结撒花!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26 )

© 逆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