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斯基

Looook!i...I !can...drin...drink...flyyyyy!f...f......die……

一堆段子8

【注意事项见1】
【至今仍未知道教主太后的cp叫什么的一章】

74.

  某次军训袁绍在呵斥一群新生的时候:

  “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没有素质?就你们这块场地随地乱扔垃圾被全校通报批评,以后不要说自己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了!也不要说认识我!被你们这种没素质的人认识本名门嫌掉价!”

  袁术在他身后默默点了支烟(他平时很少抽烟),饶有兴致地观看袁绍的训【zhuang】话【bi】现场。

  直到袁绍冲学生们发了一通火勉强消了气,身后袁术配合地用夹着烟的手指了指眼前瑟瑟发抖的学生们,厉声附和道:“听见没有?你们袁绍大佬训话呢,都记着点。”

  话音落下,袁术掐了烟头,随手扔在脚边,拍拍手上的灰,转身潇洒离开。

  剩下学生们的低低窃笑,以及袁绍一人在风中凌乱。

  随地扔你麻痹烟头。

75.

  曾经教员职工论坛上有这么个匿名帖子:

  “高价出售袁术,五百块钱,有人买吗。”

  陶谦:打个折,四百块吧。

  公孙瓒:一口价三百四,不能再多了。

  董卓:倒搭我五百我可以考虑考虑。

  马腾:你们确定不再加个田丰?(此时机智的马老板已经发现楼主是袁绍了)

  田丰:确定不加,下一个。

  曹操:倒搭五百再加上田丰和沮授我可以考虑考虑。(此时机智的曹老板也发现楼主是袁绍了)

  【用户曹操已被管理员封禁账号】

  ……

  袁绍:这家伙是怎么混进来的?!

76.

  加入到群雄学术联盟的众人有时候会开个集体大会,讨论下目前的进展与成果,以及未来发展方向。顺便磕磕瓜子扯扯皮,群魔乱舞发泄一下平日里的压抑心情。

  “公孙瓒你这人怎么回事,工作忙生活压力大我都懂,你已经三个月没来看阿白了,你的良心不会痛吗?你以为……”

  马腾这家伙不是辞职去做马匹生意了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公孙瓒头疼得很,他努力用资料夹挡着自己的脸试图降低存在感也毫无作用。身后这个资本主义的幽灵一直缠着自己不放。

  “阿白是哪家姑娘啊?”袁术八卦兮兮地凑上去:“马腾家亲戚?”

  “不是姑娘……”

  “万万不能负了人家姑娘一片好心。你想你长得这么帅,处处留情小心被情杀啊。”潘凤满脸写着谴责。

  “谢谢你。你更帅。”

  “我看那姑娘没戏了。听说早就有一堆漂亮女学生对你暗送秋波是吗?”这种八卦时间张角怎么可能不掺一脚。

  “谢谢你。对你暗送秋波的更多。”

  偶尔间听华佗提过什么“马腾家的阿白”之类的字眼,于吉也按捺不住好奇之心:“怎么回事?马腾那家伙改行拉皮条了?”

  “问题在于,阿白真的是个姑娘吗?为什么公孙瓒一脸不想承认的样子。”孔融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华佗满脸笑意:“某种意义上确实是个姑娘(母马)。”

  “官方认证是个姑娘,没错了。”于吉。

  “不可思议。”孔融。

77.

  袁绍进入会议室。他一眼就看到了被人群簇拥生无可恋的公孙瓒,笑着上前抬手打招呼:“哟,公……”

  “马腾。”袁绍话还没说完,公孙瓒“唰”地把脸转向马腾,认真地注视着马腾的双眼:“三个月没去看它了真是不好意思,我会对阿白负责到底的,相信我。”

   袁绍抬起的手僵在半空。

  “尴不尴尬。”袁术笑眯眯地冲着袁绍:“宁可承认自己和动物有绯闻也不想理你。”

  公孙瓒当场就摔杯子了:“你明明知道阿白是马!刚刚还跟着起哄不帮我解围!”

  “之前是谁一口价三百四来着?”袁术。

  “而且我们明明约好了谁也不要理袁绍的,结果你却是这个房间里第一个理他的人。”公孙瓒。

  “有吗?我有理他?”袁术。

  “你向上翻个八行回忆一下。”公孙瓒。

  “……”

  袁绍一句话也不想说,或者说他已经习惯了这两个来自“不怼袁绍不舒服斯基联盟”的智障成员——但是余光瞄见张角和何太后正在窃窃私语还对自己指指点点就很不爽了,他毅然决定在今日何太后与董卓的观点争论战中站在董卓那一边。

  闷闷不乐坐下。旁边孔融一声轻笑:“你绝对超喜欢袁术和公孙瓒他们两个人。”

  “我不喜欢他们两个人,难道还能喜欢他们两条狗不成。”袁绍郁闷地扔回一句。

  孔融用手比划了一个高度——又愣在半空中,顿了几秒后,稍微在这个高度的基础上减小一点点,认真道:“在他们两个的衬托下,你的智商水平大概涨了这么多吧。”

  “这么抽象的概念需要冥思苦想吗?!”

78.

  重头戏开始了。来自何太后与董卓的战争终于打响。

  事实上这会议室里互相看着不爽的简直遍地都是,但只有何太后能和董卓吵起来。毕竟男人和男人吵架简直滑稽又丢人,唯有女人挑起事端才能略显没那么违和。

  这次他们发生争端的缘由又是因为屁大点事——总之何太后日常看董卓不爽就是了。两个人一言不合就开吵,吵着吵着就开骂,最后直达人身攻击以及对双方亲属的亲切问候。

  于吉连忙给果盘里填满了瓜子。华佗默默掏出了医药箱,满脸戒备地盯着两个人的一举一动。

  “多么浓烈的学术讨论氛围,只有在这种时刻我才觉得,这个玩蛇的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孔融发自内心地赞叹。

  “你对‘讨论’这个词汇的定义是不是有点问题?”华佗抱紧了他的医药箱。

79.

  张角是个人才。

  他具有得天独厚的表演型人格,热爱各种混乱的场面并且能将其中二化成一个乱世,以最快的速度发现矛盾点后马上站在最显眼的地方开始他的喊麦式激情演讲。成功地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领袖形象后,便开始带着一群磕了药似的青年人们搞事。

  会议室有个重要的法则,就是和群雄联盟这帮子各有主见过度自信人讲道理是讲不通的。谁喊的嗓门大,谁赢的几率就大。因此张角曾多次因情绪过于激动爬到桌子上拿着三个麦克大喊(这时候像袁绍这种自诩名门好面子放不开的就只好甘拜下风)。

  但是自打女权主义者何太后和一夫多妻制主义者董卓结下梁子后,张角再也没爬过桌子了。

  此时他正一边担心地看着抬腿一脚踩在桌子上的、情绪十分激昂的何太后,一边脱下外套给何太后搭在腿上:“冷静冷静,你今天穿的是裙子,小心走光……”

  “何姐姐好厉害啊,要更加尖锐地呵斥他才行呢,让他见识见识你的厉害。董卓已经招架不住了哟。”旁边的浇油担当邹氏笑眯眯地日常煽风点火——这时候张角连忙拦她:“您行行好少说两句,她气性大着呢。”

  会前就准备站在董卓这边的袁绍看了看气势汹汹的何太后,又瞄了眼旁边蔫下来的张角,顿时觉得自己还是不说话的好。

80.

  “为什么觉得张角突然变成了保守的正经男人呢。”华佗摩挲着下巴,满眼笑意。

  “恋爱了吧。”懒得过脑子,孔融随口甩出一句。

  “少说两句。看见旁边那个心如死灰的于吉了吗?”华佗打开医药箱,开始翻药:“让我想想那老头都有什么病根子来着……”

  “他有什么可心如死灰的,何进还没冲进来砍人呢。”

  于吉目光无神地趴在冰冷的会议桌上,感受着空调的冷风飕飕灌进后衣领,满脸沧桑。他喃喃道:“啊……老夫养了十几年的白菜被猪拱了……”

  “谁是白菜谁是猪请你认清现实好吗!”华佗震惊于于吉的危险思想:“何进说话了吗?何进还什么都没说呢!”

81. 

  人们第一次知道何太后和张角的关系多么好,是在某次校运动会上。

  在一个烈日炎炎、晒得人一口气上不来就要化成泥汤融进柏油马路的鬼天气。听说张角要全副武装在跑道边上给哲学院的运动员们应援,原本打算在家里舒舒服服窝一下午的蔡文姬当即决定——出征!观赏教主大人的应援神技!

  “所以我为什么也要被你拽过来……”撑着伞在伞影下被烤得奄奄一息的貂蝉一边抱怨着,一边担心自己的防晒霜抹得够不够厚。

  “我也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被拽过来。”孔融躲在蔡文姬的伞下没精打采:“当然一想到华佗也被于吉强行拖进场子晒太阳补钙,就稍微有了点心理安慰……”

  “你可不可以从文姬的伞里出来?搞得像是情侣一样。”貂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儿,立即提出意见:“我的伞给你。我要和文姬撑一把伞。”

  “你有在大街上见过哪个男人独自撑伞遮阳?简直给里给气到爆表好吗。”孔融不理会她,目光依然在搜索本次表演的主角——张角的身影:“我没意见,文姬也没意见,你哪来那么多意见。”

  “我怎么可能没有意见!有本事你从伞里出来咱们决斗啊!”貂蝉愤然收起伞,把自己整个人暴露在炽热的太阳光下:“你出来。”

  “互相伤害吗。”孔融也收了伞,冷静地看着貂蝉:“那就比比看谁先中暑好了。”

  “你们玩你们的,为什么要收我的伞……”瞬间接受阳光沐浴的蔡文姬满脸无奈。

82.

  那边于吉已经在太阳的烘烤下率先扑街了。

  “喂,你还好么。”华佗喝了口自己煮的绿豆水,歪头看他。

  “啊……好……”

  “活着吗?”见势不妙,华佗探了探于吉的鼻息,还有口气,太好了。

  “啊……”

  “不是你要来看张角给你们学院小孩应援的吗,为什么自己却先走一步呢。”致哀悼词的语气。

  “啊……”

  吓得华佗连忙给张角发了条短信:别忙着搞行为艺术了,快点来体育场西门把于吉背到校医院去。这家伙要是死了,锅全都是你的。

  张角:哈?他怎么了?我又怎么了?

83.

  二十分钟后,何太后踩着她的八厘米高跟鞋拎着她的挎包一路小跑过来,满脸匆忙:“怎么了?听张角说于吉快不行了?张角有事赶不过来,让我过来看看。”

  “……也没那么严重。”华佗简言道:“中暑了。”

  “天呐真是吓死我了。”何太后满脸惊魂未定:“这可是张角的恩师,要是出了什么差错可怎么办啊!”

  上次你哥住院也没见你急成这样,华佗冷漠地在心里吐槽一句。他正要让何太后叫几个男生来帮忙,只见何太后蹲下身子轻轻松松把于吉背在了肩上:“那我先送他去医院了。”

  为什么这个净身高比我高一头的女人要穿八厘米高跟鞋……

  虽然于吉那老家伙也是骨瘦如柴了,但是能背得这么轻松,真不愧是屠户家的女儿……张角为什么不害怕她的?

  华佗静静地目送他们离开,心想着自己终于可以摆脱麻烦回家好好休息一会儿了。结果刚一打开手机,就看见二十几条夺命连环催短信从屏幕蹦出来:

【二十分钟前】
  孔融:救我。
  孔融:我在体育场东门。
【十八分钟前】
  张角:老爷子我现在脱不开身啊!
  张角:麻烦您照顾他一下!我叫我朋友过去!谢谢了!
【十六分钟前】
  孔融:老爷子你在哪。
  何太后:于吉怎么样了!他没事吧!我这就过去!
  孔融:我不想死。什么借口都好,快来东门把我接走。
  孔融:你在哪???
【十分钟前】
  何太后:我快到了!我真的快到了!于吉没事吧!
  张角:老爷子您抢救他一下求您了!别让他死啊!
  孔融:我真的撑不住了。
  孔融:但是无论如何不想输给貂蝉。找个借口过来把我叫走可以吗?
【八分钟前】
  蔡文姬:老爷子,能不能过来一下,我在东门。
  蔡文姬:貂蝉在和孔融比谁先中暑,可是她自己已经快撑不住了啊!智商正常的人为什么要比这种东西啊!
  何太后:堵车了!他妈的一个开车的傻逼把一个骑自行车的撞了!
  何太后:于吉没事吧!
【五分钟前】
  张角:情况怎么样了!您怎么不回我啊!不会凉了吧!
  孔融:我在东门。遗书在加密文档,密码是我名字倒着写的全拼。
  蔡文姬:我觉得貂蝉已经快不行了!!老爷子您在哪求您快点来东门啊啊啊啊!请你吃饭帮你查资料打扫一个月的卫生!救救貂蝉!
  孔融:救我。
  孔融:东门。
【一分钟前】
  何太后:我到了我到了我到了!我看见体育场正门了我马上就到!您没换地方吧是不是还在西门?
  蔡文姬:不用来了!打扰了!他们两个终于不玩这个智障游戏了。
  孔融:不用来了。我赢了。

  ……

  华佗满脸冷漠地点击【全选】【删除】【确认】三连,合起手机,转身就走。

tbc.
 

评论 ( 8 )
热度 ( 30 )

© 逆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