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斯基

Looook!i...I !can...drin...drink...flyyyyy!f...f......die……

一堆段子6

【太后和马老板算是动物组吗?】
【后有国战小剧场】

53.

  门铃响了。

  华佗在午睡,蔡文姬在房间里和貂蝉煲电话粥(大约已经讲了一个小时)。孔融等半天没见着有人去开门,就亲自去了。

  多亏这次是他亲自去。

  当孔融打开门看见张角时——一即如既往看在于吉的面子上对张角挤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然而当他的目光顺着张角瞟到身后一个身着红裙的高挑女子时——

  ——孔融想都没想,“啪”地就把门摔上了。

  “我们是来找老爷子的,没人找你,快把门打开!”不知道孔融又抽哪门子疯,张角莫名其妙地拍着门。

  “你可以进来。”孔融说:“玩蛇的不行。”

  “怎么,吃你家大米了。”高挑女子抱肩冷哼:“区区租客真当这儿是自己家了。”

  “抱歉,我刚刚说得太含蓄了,重说一遍,”孔融说:“让那个玩蛇的滚。”

  张角见旁边的女人脾气要炸,只好敛了敛情绪,把态度放缓:“这样,我们在门外等着,你把老爷子叫出来,我们和他谈。”

  “老爷子不是兽医,不要什么事都找他。”

  打见着那女人起,孔融的情绪从始至终也没稳定过。他坚决一条“打死不放通行”原则,谁都拿他没办法。

54.

  门外这女人姓何。

  此女以性格阴险、心狠手辣著称,外加没事爱养蛇玩儿,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因而即使长着一副妖娆动人的容貌,也没有男人敢接近她,背后非议者不计其数。

  外加一副比绝大多数男人还要高的身高,何美人至今单身。

  因其天不怕地不怕的傲气模样,有人戏称“您可真是比皇帝他妈还神气”,最后落下个何太后的外号。后来就算有的学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也知道她就是传说中的“何太后”。

  事实上孔融和何太后没什么交集。

  但是为什么孔融对何太后惧怕到了厌恶的程度呢——

  “再不开门我就要瞧不起你了!不就是被我家蛇咬过一口吗?多少年前的事了!”何太后终于不耐烦地用力拍起了门。

55.

  华佗睡眠质量极好——所以最后是蔡文姬开的门。

  “你吵到我和蝉蝉打电话了。”对于孔融拦着客人不让进,蔡文姬看起来有点不高兴。

  “联通百分之八十的营业额就是从你们这种、明明可以见面讲却偏要在手机里说的恋爱小女生身上出来的。”对于蔡文姬放客人进来,孔融看起来更不高兴。
 
  “我用移动。”蔡文姬说:“我也没有恋爱。”

  女士优先,张角请何太后先进。何太后前脚刚迈进来,孔融就后退一步到蔡文姬身后,虎视眈眈地瞪着何太后胳膊上缠着的蛇。

  蛇不理他,只好奇地在屋内张望。

  “好可爱的蛇啊!”蔡文姬赞叹道:“请问我可以摸摸它吗?”

  除了昆虫以外,还有你们女生觉得不可爱的东西吗?孔融在心底默默吐槽着,目光依然没有移开蛇,生怕对方有什么异动。

  “当然可以了,我的小宝贝儿性格温和,从来不咬人的。”何太后露出亲切的笑容,把手臂递向蔡文姬。蔡文姬惊喜地道了谢,伸出手想要去触碰。

  真当蛇是小猫小狗一样的宠物了吗?

  孔融感觉不对劲儿,连忙拽她:“小心,这蛇不仅咬人,还有毒。”

  孔融话音未落,那蛇对着蔡文姬的手腕就是一口。

  “啊!”

  蔡文姬痛得惊叫一声,连忙缩回手。
 
  张角好奇地凑过去看蔡文姬的伤口:“这东西真的咬人这么凶啊,怎么就没咬过我呢。”

  多年前的阴影又一次涌上心头,孔融浑身犯恶心,已经忍无可忍。他阴着脸拽住张角衣领,用力把人往门外拖:“请您和您这位玩蛇的朋友现在就……走,谢谢。”

56.

  何太后依然冷着脸,站在原地不动:“我不走,我是来找华佗的。”

  “她被自己养的蛇咬了。”张角小声和孔融解释道:“我这才带她来找华佗的。”

  天道好轮回,活该。孔融的内心没有丝毫同情。

  手腕的伤口越来越痛。蔡文姬本来吓得快要哭出来。然而见何太后这被蛇咬了的居然淡定自若,估摸着蛇应该是没毒的,顿时安心下来。

  “我的蛇没有致死的毒,放心吧小姑娘。”何太后笑道:“五年前有人亲自试过了。”

  “……”孔融。

  “当年人家神医华佗都亲自上门看诊了,咱们融哥理都不理,就在书房埋头写遗书,写了洋洋洒洒十张稿纸。”见孔融一副不想直视往事的样子,何太后更加放肆地嘲笑起来:“真不愧是咱群雄文院第一才子啊,写遗书写得比谁都快。”

  “……”孔融脸色更阴了。

  “多亏了我的蛇,你才能和华佗认识。不应该感谢我吗?”何太后挑眉。

  “下次不会让你再踏进房门一步了,绝对。”孔融。

57.

  说实话,没什么人喜欢接近何太后。但是张角和她处得到一块去。

  因为张角脑回路不很正常,所以他不疏远何太后,何太后也不讨厌他。甚至有时工作压力大,还能出去一边喝酒一边强烈谴责董卓。

  再加上何太后刚被聘进学院(那会儿是很久提前了),因性别原因在某些待遇上受到打压时,张角还差点要煽动学生来一次轰轰烈烈的女权运动。

  正是此举大大加深了何太后对张角的好感度。

  ——虽然何太后很感动,但她还是努力拦住了张角。因为她真的嫌丢人。

58.

  除了玩蛇的何美人,群雄还有一位从大学辞职去开养马场的马老板。现如今已成功跻身万恶的资产阶级,在贩马界名震一方。

  虽然华佗一再声明自己不是兽医,马腾还是喜欢频繁地来找华佗:“老爷子您看看,我的马今天郁郁不乐,是不是得抑郁症了?”

  “马哪来的抑郁症。”拉肚这种事情也就算了,动物的精神疾病我哪里管的着?华佗一点也不想理马腾。

  “就是我家最帅气的那匹阿白啊!上次请公孙瓒做客,那家伙盯着阿白一动不动看了一下午,绝对把阿白吓出心理阴影了。看了又不买下来,真是个不负责任的渣男。”

  华佗的内心是震惊的,震惊于马腾那堪比于吉的逻辑和脑回路,他甚至更加不想理马腾。

  “公孙瓒如果有这种‘盯谁谁抑郁’的异能力,我可不可以雇他盯上隔壁那个疯老头于吉两天。”华佗说。

  “谁会那么重口!那家伙只是对我家阿白感兴趣而已……”

  你家阿白更重口吧。

  华佗想了一会儿,拍拍马腾的肩,语重心长劝道:

  “你家孩子们为什么总也不回家,该反思一下你自己了。”

  今天的华佗也在苦恼如何送走奇奇怪怪的客人们。

  “这就是我明明还能工作,却毅然选择退休的原因。”华佗告诉蔡文姬:“和一群奇怪的病人打交道会折寿的。”

59.

  所谓能力越大脾气越大,曾经的华佗也有点杠精属性,看见不顺眼的就拒诊,碰见奇怪的病人就送客,遇见医闹的挥起拳头就打。

  不提找华佗给马看病的马腾,也不提找华佗给蛇看病的何太后。就连给孔融治疗蛇咬伤那次与对方的初遇,也是气得华佗抢过遗书撕个粉碎:“别特么耽误老夫的最佳治疗时间!你要是死了岂不是给老夫的医术抹黑!像你这种傻子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孔融当时快要被他气哭:我马上就离开人世了,你还骂我,你有良心吗?

  好在随着年龄的沉淀,华佗越来越心平气和,心态也越来越稳重。打起了“好脾气才能活的久”“一定要活着笑看讨厌的人死在自己前面”的旗号——于是又有曾经被他拉黑过的病人厚颜无耻地找回来了。

  比如住了十来年隔壁的老邻居于吉。

  据华佗称,“于吉,这是一位从精神病院逃脱后成功转型成为哲院教授的精神病人,并成功地救出了另一位精神病患者张角。对于这两起伟大而不科学的医疗案例,我深感惊奇。”

60.

  于吉性格洒脱不羁,秉承“今朝有酒今朝醉”的颓废系男子传统,天天雷打不动晚上十点半找华佗喝酒聊天。日常热衷于拿着扑克给华佗变魔术,频繁到让华佗看见扑克就恶心。

  直到“张角”这个字眼的频率超过了“扑克”,华佗才稍微觉得扑克更好接受一点。

  华佗离职退休后依然忙得很,对这个每日骚扰自己毫无养生之道却莫名其妙健健康康活了这么久的家伙十分头疼。有时候被吵得烦了,直接两片安眠药塞酒里,趁于吉不清醒时候开门把人扔走廊。

  这样的戏码一直持续到现在。导致某一次蔡文姬深夜回家,见门口躺着个尸体状一动不动的东西,吓得一声尖叫:“老爷子您又医死人后随地抛尸了!!!”

  “胡说!老夫什么时候医死过人!抛尸也不会抛到家门口的!”房门里面,华佗底气十足一声怒吼:“你看看这家伙是谁!”

  “啊……原来是于吉老爷子。”定睛看清人脸,蔡文姬终于松了口气:“要不要扶进来醒醒酒,这样会着凉……”

  “千万不要。”华佗只说了这么一句,蔡文姬只好犹豫地关上了门。
 
  她脱去鞋子和上衣,走进屋子,在客厅看见了孔融。于是她选择又问了一遍思维相对正常一点的孔融:“真的不用管于吉吗?”
 
  孔融盯着书页,漫不经心地回应道:“啊,习惯就好。他们两个总会有奇怪的打情骂俏方式。”

  “孔融你再说一遍?今晚就从老夫的房子里搬出去!”华佗。
 
  “哦。对不起。”孔融。








【下面开始群雄相声表演】

61.

【国战脑洞5】

  来自袁绍视角。

  理想中的孔融和马腾:血线低刚刚好,桃子也不吃,一会儿开了工资多弃牌,全都拿去给嘴哥下轮放箭。

  现实中的孔融和马腾:张角,劈他,劈死那个双亮放箭的。等他死了就开工资,黑桃和闪全都弃给你。

62.

【国战脑洞6】

  曹操:你适合和袁绍一起去打工。

  孔融:怎么说?

  曹操:我看你挺能抬杠的。

63.

【国战脑洞7】

  “谁说女主男副防离间的。”貂蝉说:“只要爱情到位,文姬放主将我照样能离间。”

  “我不信。”华佗坚决反对:“我可是医生,只相信科学。离间女性什么的,我听都没听说。”

  “您没听过的多着呢。”貂蝉笑:“信不信步练师和孙权离了婚,香香秒秒钟就能结姻女人?”

  “……老夫告辞。”华佗。

  (貂蝉:但实际上并不能离间啊文姬你是不是不爱我!

      蔡文姬:我……我也相信科学。)

64.

【国战脑洞8】

  贾诩:以后我被连弩突的时候,你别再悲歌了。翻来覆去给敌人玩放逐,我真怀疑你是不是魏国人。
 
  蔡文姬:那以后我一血的时候,你也别开乱武了。本来我一口气吊在那,又不给你添麻烦……一场乱武下来队友全没了,我才怀疑你是不是魏国人。

  贾诩:说笑的,袁绍才是魏国人。

  蔡文姬:是,是。有他一个就够了。

  袁绍:你们两个魏国人不要把锅都扣到我头上好吗???三血了不起?就不能像庞德一样安安静静?

tbc.

评论 ( 9 )
热度 ( 26 )

© 逆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