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斯基

按时吃饭 11月18号要发一篇延岱

一堆段子5

【注意事项同1】

44.

  文院主办某校级大型比赛,蔡文姬被请去作为学生代表致词。她提前到礼堂一个小时,在场务组见着了好多认识的学弟学妹。

  蔡文姬才一露脸,就被大家热情地邀请过去。人们与她攀谈,问东问西,她便笑盈盈地一一回答——没一会儿就被人群压迫得无法喘息了。

  正想着如何摆脱困境,谢天谢地,作为评委出席的孔融提前半个小时到场了。

  看见蔡文姬一脸难办的求救样子,孔融无可奈何地走向了场务组的一群学生,挤进人堆,和蔡文姬打了个招呼:“外面有人找你。”帮她解了围。

  蔡文姬松口气,全程撑着一张女神微笑脸与大家道别,悄悄溜走了。

  孔融刚想回评委席读读稿子,毕竟之后他也有脱稿致词的环节——就在这时,不知哪里响起了负责人的喊声:“还剩半个小时!来不及了!你们布置动作都快点!”

  想都不用想,进程的耽搁全都是因为这群小孩组团参观蔡文姬而导致的。

  孔融转身,没等迈出一步,就被一个女生揪住了。

  等他回过神,那女生正以一副匆忙的神色和语气安排道:“你去把这两排的矿泉水发了。”

  我不是学生啊?孔融刚要解释,女生却连忙离开,去布置其他人的任务了。见她焦头烂额的样子,孔融也不好多说什么,权当帮学生个忙了。

  然而他矿泉水才发了一排,又一个人来向他安排了接下来的任务——并且也忙忙碌碌地、不等孔融解释,就匆匆离开了。

  ……

  于是孔融被当成学弟使唤了半个小时。文院男生少,干得基本都是体力活。

  直到活动即将开始,蔡文姬神色紧张地拿着稿子走进来时,她看着正被迫负责学生签到工作的孔融,一脸愕然:“你在干嘛?”

  “我不知道。”孔融生无可恋。

45.

  在蔡文姬难得的闲暇时候,她受曹操之托,帮忙给曹冲教些课外知识。

  曹冲是曹操最喜欢的小儿子,头脑也聪明得惊人。蔡文姬教给他的东西,他马上就能学会,甚至倒背如流。

  午休时候,她高兴地给曹操拨电话,毫无保留地把曹冲夸奖了一顿。曹操听着也高兴,但是他依然严肃道:“冲儿聪明,你可不能把他夸得太过自大。目中无人的家伙,大多是惯出来的。”

  “那我应该……”

  “打击他。”曹操说:“在他最得意的时候狠狠打击他。”

  闻言,蔡文姬陷入了思索。她不会打击人,也不会口出恶言,这该如何是好。

  这时候曹冲蹦蹦跳跳地来到蔡文姬面前,开心道:“文姬姐姐,今天的任务我用一个上午就学完了,下午可以和朋友出去玩嘛?”

  在最得意的时候打击他……暂且不提蔡文姬狠不下心打击这个可爱的孩子——她根本想不到什么打击人的话。

  思考一下,别人都对自己说过什么呢……

  蔡文姬的头脑中突然闪现出一个人。

  她决定开启“过耳不忘”的终极技能,把那些话从自己的记忆中提炼出来。

  “冲儿,你过来。”蔡文姬微笑着召唤曹冲,顺手温柔地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头发。

  “怎么啦?”曹冲露出灿烂的笑容,期待地看着蔡文姬。

  “冲儿,我教你的都是最基本的东西,学会了也没什么可骄傲的,这种事情随便一个人都能做到。以前听说你是个天才,现在看来也不过是大家为了阿谀奉承你父亲,才虚伪地夸奖你罢了。你是一个人类而不是一个复读机,无法创造价值、只会吃人嚼剩的东西,这种标准应试脑未来无法成大器,只能做个机器一般的书呆子——而在未来人工智能化的时代,你可能连一个机器人都不如。这样看来真是可怜啊冲儿,连存在价值都没有了呢。永远不要沉醉在你父亲的光环下,你记住,你比你父亲差得远的多。天啊,我真的不知道你哪来的资本骄傲,虽然表面上谦虚地说‘我还不够好’其实心里已经瞧不起任何人了吧,为什么那样厉害的曹操会有你这样的儿子呢,到底是基因的突变还是世风日下?”

  冲击巨大。

  万万没想到上一秒还像天使一样温柔的漂亮姐姐下一秒就说出这些话来,曹冲难过地看着蔡文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大眼睛已经湿润了。

  再说点什么呢……要不要举个贴近生活的实例来增加信服度呢。

  “一个人小的时候聪明过人,长大后往往就会成为平庸之辈。我认识一个人,小时候头脑不亚于你,可惜长大后果然应了这句话——他那落后的思想甚至永远无法理解角哥超越时代的炫酷行为!已经彻底沦为平庸了!”

  对不起我就拿您举个例子唬弄小孩,无意冒犯真的无意冒犯。蔡文姬在心里默念。

46.

  曹操:文姬啊,你都和冲儿说了什么?他已经三天闭门不出郁郁寡欢了。我觉得你不像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啊。

  蔡文姬:我……我只是把一位学长和我说过的话,对他复述了一遍。

  曹操:你那个学长太恶毒了吧!神经病吗!

  蔡文姬:不过没关系,我只用一个月就平复了心情,相信冲儿也会很快好起来的。

  曹操:你在想什么!你是一个成年人,冲儿可是个孩子!

47.

  貂蝉每次来家里找蔡文姬,都能巧妙地糊孔融一脸狗粮。

  比如有一次她心情不好,死贴着蔡文姬抱紧不放。蔡文姬嫌热,让她去一边冷静冷静。

  “越热就越烦躁吧。”蔡文姬好声好气劝她:“去那边啃冰淇淋好吗?”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真的好难过,借我充一会儿电!充满电就好、就一下下,好不好嘛。”

  客厅的孔融以为她们两个在因为给手机充电的事情吵架,好心好意拿了个充电宝——无视掉挂在蔡文姬身上的貂蝉——直接把充电宝递给蔡文姬:“你要充电,就用这个充。客人好不容易来一次,别和人家抢电源。”

  “请问您是与时代脱节的、蔡文姬的妈妈吗?”抱着蔡文姬不放的貂蝉尴尬得不知说什么好,只得低低吐槽了一句。

48.

  某次貂蝉来的时候,背了满满一背包的各式各样的巧克力。

  “都是很久很久以前那些男生在各种节日送给我的,我没吃,就堆在寝室。现在寝室堆满了,打算清理一下。”貂蝉把巧克力哗啦啦地倒在桌面上,推给华佗和孔融:“拿来孝敬两位单身老人。”

  “我不是老人。”孔融。

  “巧克力这种东西一点也不养生,不过偶尔吃吃也不错。”华佗笑呵呵道:“那老夫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貂蝉盯了一会儿桌面上的巧克力堆,突然想起什么。她伸手翻找起来,每一个都拿起来仔细看看,最后分出一小堆盒装巧克力,推给华佗:“老爷子,这些是您的。”

  “干嘛只给老夫这么点,太偏袒孔融了吧?”华佗表示抗议。

  “不不,”貂蝉笑着对华佗解释道:“就给您的这几盒是没过期的。”

  “???”孔融。

49.

  今天又要通宵写材料了。

  夜间十二点半,被门卫强行从办公楼赶出去的孔融拖着沉重的身子,在便利店买了两罐咖啡。车钥匙还等没掏,蔡文姬那边就拨了个电话过来:

  “貂蝉喝得有点多,今晚能不能把她接回家住……”

  孔融琢磨了一下,刚好自己要通宵写东西,在客厅沙发苟一晚上应该没问题。他同意道:“我没问题,华佗同意就行。”

  “老爷子不接电话,但是应该会同意的。还有件事想拜托你,我一个人没法把貂蝉弄回去,她醉得走不了路。”

  孔融看一眼手表,快凌晨一点了。他皱眉:“谁让你们这么晚在外面闲逛的?给我发个地址,我去接你们。就在原地不要走动,丢了我可不负责。”

  “好!”

50.

  被蔡文姬扶到后座的貂蝉起初还迷迷糊糊,后来就以为自己到了家,非得喊热要脱衣服。

  “开空调了吗!”蔡文姬有点着急。

  “没敢开太大,怕她着凉。”孔融说着,又低低加一句:“就是因为开了空调,她才以为到家了吧。”

  “蝉蝉,咱们还没到家,听话,再等一会儿就到了。”蔡文姬拼命地按着貂蝉不让她继续,貂蝉不听,非要脱:“黏糊糊的热死了,我要洗澡,谁也别拦我!”

  “不可以哦,蝉蝉。你要是在这儿脱衣服,我就只能戳瞎孔融的眼睛了,你忍心看一位单身老人双目失明着过后半辈子吗?”蔡文姬耐心地劝着貂蝉。

  “关我什么事?”孔融莫名其妙:“消停点。不然一会儿把你们两个扔高架桥上。”

51.

  孔融在门前翻钥匙,蔡文姬架着貂蝉跟在后面。

  门才拉开,一股扑面而来的浓烈酒气就让孔融不适地捂住了鼻子,心里暗骂又搞什么幺蛾子。

  “哈哈哈哈哈佗子这家伙又使诈!他以为他吃醒酒药我不知道吗?我早就把他的醒酒药偷换成维生素了!”于吉哈哈大笑,指着华佗:“就这点酒量还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嗝。”

  “……”

  整个客厅散发着的酒味几乎要让孔融吐出来,眼前还有一个躺尸的华佗。罪魁祸首于吉甩甩衣袖潇洒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身后貂蝉扑腾个不停,如果没有蔡文姬帮忙架着,估计能拆房子。

  孔融的内心是崩溃的。就在这时,还有人给他发短信问他材料写得如何。

  你们考虑过我的心情吗!没有!你们只考虑自己!

  要不是没法把蔡文姬一个人扔下独自面对两个酒鬼,孔融此时此刻是真的想直接去外面找个网吧包宿写材料了。

  “怎么办……”蔡文姬有点绝望,她没有处理醉鬼的经验——巧的是,孔融也没有经验。

  “走吧。”孔融说:“我把老爷子扶上床,你把貂蝉扶上床,然后去祢衡家住一晚上。至于第二天他们是死是活,就听天由命吧。”

52.

  “只有一张床。”祢衡摊手:“你们看着办。”

  “我知道。”孔融说:“床给文姬,委屈你睡一晚上沙发。”

  “你呢?”祢衡问。

  “借我台电脑,我写材料。”孔融揉了揉太阳穴,脑壳疼炸。

  “你这一周都没闲下来过吧,还敢通宵,就不怕猝死吗。”祢衡在柜里翻出一套闲置的被子和枕头,仔仔细细地在沙发上铺好。

  “猝死就申请给我立塑像啊。”孔融随意地开着玩笑:“华佗资历老,贡献大,死后能立个半身像。我呢,估计只能立个头像。”

  祢衡皱眉看了孔融一会儿,突然把手伸向对方。

  孔融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问:“干什么?”

  “U盘,给我。”祢衡说:“你去睡觉,我帮你写。”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39 )

© 逆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