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斯基

按时吃饭 11月18号要发一篇延岱

一堆段子3

【注意事项同1】
【这章角哥主场】

22.

  于吉搅黄了华佗的相亲,开开心心地拎着酒就来找老友蹭饭。

  痛失一段夕阳红恋情的华佗一如既往地对于吉爱搭不理——然而蔡文姬和孔融面对恩公那叫一个热情,殷勤地又摆椅子又摆碗,帮忙拿东西扶人入座不说,连水果都都切好了送到面前。

  “你们两个小崽子什么时候这么孝敬过老夫!”气得华佗差点一口老血:“坦白交代,是不是和这朋克老头有什么暗中交易!”

  蔡文姬一边帮于吉捏肩,一边笑眯眯对华佗道:“老爷子,您拎东西上十二楼都不喘气的,哪用得着我们孝敬啊。”

  孔融暗暗捏了把冷汗。这阵子蔡文姬学术进展没见得有多大,嘴炮功底倒是大大提升了。真是对不起啊蔡邕把您女儿带坏了。

  “也是。”华佗摩挲着下巴思考:“看来非得把你们训练成轻轻松松爬十二楼,才能有资格来孝敬我呢。”

  “……”蔡文姬捏肩的手僵了僵。

  “老爷子,我最近相中一家养老院。”孔融说:“设备齐全服务态度好,等我退休了,如果它还没倒闭,我就打算去那住。”

  “别想那么远。等你退休,我骨灰都凉了。”华佗说:“说正题,想干什么。”

  “您要是真的需要孝敬,我和文姬可以摊钱把您送进去。正好文姬那个小闺密一直想租这儿插间,您一走就给她腾了地方……”

  “放肆!这可是老夫的房子!居然把主意打到老夫身上了!”

  旁边于吉拍着桌子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佗子啊,自从这两个孩子搬进来,你可比以前有活力多了。哪像以前,不喜不悲像个活了三千岁的佛系老头一样,真怕你患上老年痴呆。”

  华佗觉得于吉一定是在嘲笑自己,起身拿起于吉带来的酒就要送客。

23.

  孔融和蔡文姬在厨房忙了半天,除了打翻菜板以及炒糊了一盘土豆丝以外,毫无收获。最后两个人被阴着脸的华佗赶出去并教训了一顿:“你们两个再学不会做菜就别想脱单了!”

  孔融指着土豆丝一脸坦然:“文姬切的,我炒的。”

  “这恶心玩意你还好意思承认是自己炒的!下次麻烦由你来切,让文姬炒吧。”华佗无力吐槽。

  孔融指着打翻在地上的菜板一脸坦然:“刚开始我确实切了。”

  “……”华佗不想说话。

24.

  架不住于吉在客厅一直喊饿狂催,华佗忙得焦头烂额,只好叫看起来靠谱一点的蔡文姬来帮忙。

  直到蔡文姬一瓢子清水把炒菜变成了炖汤,华佗终于忍不住请她出去了。

  “那边的老头快点过来打下手!别坐在那里等着白吃!”华佗绝望地对于吉喊道。

  现在的年轻人都到底怎么回事?

25.

  饭间。

  “听说最近张角又搞事了。”华佗问于吉:“连报纸都刊登他的新闻了。”

  “两年搞一次小事,四年搞一次大事,励志把名号在每一届打响,是角哥的风格了。”近些日子头条都被这人刷爆了好吗,连“张教主”这样学生给起的名号都全国响亮了。孔融在心里默默吐槽着,难道张角的能力就是“把世界的智商都感染到与张角平齐”吗。

  就在前些日子,大一新生长达一个月的军训那阵子,天气预报未来十二天一排火红的太阳图标告诉他们这个月都别想下雨了。学生们纷纷叫苦连天,哀声一片,为未来的命运唱起悲歌——就在此时,救苦救难的角哥从天而降了。

  “学生们太惨了,这不是要他们的命吗!”张角愤怒道:“我要带学生们去抗议!推翻这个没人性的制度!”

  当时吓得于吉连忙拦他:“这种事情可别乱来,破坏传统惹恼了校长你仕途就没了。”

  张角琢磨琢磨,觉得有道理。军训这种古老传统确实没法打破,那么就只好调转枪头指向苍天抗议了——

  ——你他娘的怎么不下雨!是不是想热死我们的学生!

26.

  如果以为张角会向学校申请人工降雨那就太年轻了——

  ——我们角哥是何许人也?

  ——他压根就没有向学校申请人工降雨的资格和权限啊!

  据说当时张角冥思苦想了好几天,还泡了几天图书馆翻一些古老的书籍,最后突然向学院申请经费。

  管钱的不知是被张角灌输了一些想法导致热血上头,还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想看看张角到底能搞出什么名堂,又或是已经预料到张角又要让学校上一次头条了——总之这笔经费见鬼般地半个月就批下来了。

  当天张角便在行政楼前摆大阵仗,要作法求雨。平日胡闹惯了,大家也都对此见怪不怪。但有人提醒他,在行政楼门口胡闹就过分了,被领导看见影响不好,让他换个地方。

  张角不干。张角说,行政楼风水最合适,书上说就得在这摆。

  于是在众学生老师以及附近居民“Keep out”警戒线外的围观下,张角当真就有模有样一本正经地作起了法。

27.

  那会儿孔融是在场的,刚好路过。

  由于场面太过盛大,他甚至差点掏出手机报警。什么雷公电母听我号令简直让人怀疑哪个神经病从医院跑出来了。

  对这位毫不在意是否丢人、实际每次都非常丢人——最后反而因其特立独行的行为——而被一堆追求个性的学生们追捧的同事,孔融向来是予以鄙视的。他一边琢磨着得让于吉劝劝张角正常做人,一边默认这家伙只是闲着没事哗众取宠一波罢了。

  ——结果,当天晚上电闪雷鸣,果真下了大雨。

  天气预报未来七天都是阴雨天。

  ——孔融再一次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28.

  此时蔡文姬正向于吉描述张角在学生中的影响力:

  “各学院又开始喊起来‘学院欠我们一个角哥’这个口号了,还有‘张教主’这样的称呼也流传起来。总之,他真的是太酷了!”

  “教主……”孔融无力掩面:“这么中二的吗……”

  “当然也有人觉得他的行为是为学校抹黑。”蔡文姬说:“包括我父亲。他觉得在张角的折腾下,哲学院吃枣药丸。”

  “附议。”孔融。

  “你不可以这样呀。”蔡文姬劝孔融道:“反对张角的可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你的思想应该靠近年轻人这边才对。”

  “倒不是思想保守什么的,我只是觉得……”孔融偷偷瞄了眼于吉,确定对方没在听后低声讲道:“我只是觉得张角脑子有点问题。”

  华佗翻了个白眼,对二人的说法表示谴责:

  “你们两个不要妄图偷换年龄设定好吗?孔融这家伙早就是一把年纪的人了!”

  紧接着他又指向喝酒喝得正开心的于吉,怒槽道:“如果思想决定年龄,那么这家伙只有十岁!”

29.

  “说起来,”女大学生的八卦能力总是很强,蔡文姬想起了什么,她说:“之前女宿舍楼突然断电,张角号召大家‘用爱发电’结果电路真的恢复正常了。这件新闻也蛮有热度呢。”

  “……”

  孔融早已丧失吐槽能力,他的认知又一次被刷新了。

  华佗推搡着神志不清的于吉:“喂,你倒是解释解释,这怎么回事儿啊?”

  “嗨,这个啊。”于吉已是微醺,口上则毫不遮掩地全盘托出:“我觉得张角这小子太特么丢人,就自己掏腰包找人把电路修好了。”

  “……”

  “……”

  “……”

  认知以外的事情得到合理解释,带给心理的恐慌顿时消除,孔融觉得心情好多了。

  华佗摇晃着于吉,愤怒地吐槽不断:“所以说张角脑子有问题都是被你惯出来的对吧!”

  “我就惯着你管得着吗?我不仅惯着他我还要把他吹上天,这可是我学生!”于吉打了个散发着浓烈酒气的酒嗝,得意洋洋道。

30.

  蔡文姬按下“终止”键。

  “你录音了?”孔融问。

  “嗯。”蔡文姬不好意思道:“顺手就录了。”

  “给我发一份。”孔融说:“关于某知情人士酒后失言全盘抖出非科学现象的幕后真相。现在我开始怀疑,求雨那次是不是于吉找人进行人工降雨,顺便买通了气象局对天气预报进行更改。”

  “大概……还没有厉害到那种程度。”蔡文姬尴尬笑道:“事实上我还是蛮崇拜张角的。”

  孔融认真地盯了蔡文姬半天:“当真。”

  “嗯。”

  孔融觉得为了蔡邕后半辈子的名声以及一代才女的美好未来,自己有必要和蔡邕谈谈。

31.

  于吉真就给了蔡文姬一个见张角的机会。

  在某一起连环校园潜规则案被学校压下来之后,知情人士之一的张角表示愤懑不平,非要替天行道把那位领导处理掉。他一边在图书馆翻找召雷术,一边去询问身边朋友有没有能劈死人的方法。

  于吉一听乐了,非要劈死干嘛?我有个老朋友,玩药的,分分钟无痕迹抹杀。

  于是就带着张角来见华佗。

  华佗用看神经病的目光凝视了于吉半天,最后严肃对张角道:“抱歉,不行。”

  “为什么?”张角纳闷。

  有什么纳闷的这可是犯罪啊!

  “第一,”华佗说:“我是医生,我不杀人。”

  “第二,”华佗指了指满脸笑容的于吉,指了指目瞪口呆的蔡文姬,又指了指假装不认识张角的孔融——拍桌怒吼道:“哪有人会当着这么多目击证人的面下杀人委托的啊!”

  在众大佬的僵持气氛之下,蔡文姬弱弱地举手了:“那个,老爷子,这些都不是原因吧……首要原因难道不是杀人犯法吗?!”

  “别想了。”孔融说:“你我现在已经是这间屋子里最后的正常人了。”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41 )

© 逆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