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斯基

按时吃饭 11月18号要发一篇延岱

一堆段子2

【注意事项同1】

13.

  朋友们联谊玩游戏,貂蝉玩输了。抽大冒险。

  那会儿孔融正在忙得焦头烂额,突然看见几个学生艾特自己。莫名其妙地点进去,发现貂蝉又在狗自己了。

  “2018年5月18日晴,孔融老师总是在说‘我会穿女装的,我会穿女装的。’天空的云聚了散了,战场打了一波又一波,龙门绝境摔死了一次又一次,孔融老师还是没有出现。 从昨天到今天,我的腹中是饥饿的,但是我不敢离开……”

  孔融懒得和她们开玩笑周旋,反正最后但凡年轻男老师都会落得个被一群女学生调戏的悲惨下场。他直接给蔡文姬拨电话:“让貂蝉把那东西删了。”

  “我玩大冒险玩输了嘛,身为奔四的老人就不能有点度量吗?”那边貂蝉抢过了电话。

  “是你玩输了,还是我玩输了?删。”

  “啊,那我要是说,我不删呢?”

  “……”

  孔融沉默了一会,说:“信不信这学期期末我挂得蔡文姬连她妈都不认识她。”

  电话那边也沉默了一会。

  最后是蔡文姬弱弱的声音:“那个……不好意思,我,我录音了……”

  草。

  “啊——怎么办啊,一位副教授的仕途没了哦!”电话那边还隐约传来貂蝉故作悲伤的嘲笑。

  孔融挂掉了电话,把头无力地砸在电脑桌上。蔡文姬这家伙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简直一肚子坏水!有毒吧这个人!绝对有毒! 

14.

  后来连祢衡都截图来问了:“你被貂蝉胁迫穿女装?”

  “一群小孩子,无聊。”孔融的内心是崩溃的。那条已经被文学院的小姑娘们转疯了——孔融也被文学院的小姑娘们艾特疯了。

  祢衡:你到底在学生面前竖立了怎样毫无威严的形象?

  孔融:……我被一个女学生胁迫了,是一份可能让我丢饭碗的证据。算了,我不想提。

  祢衡:……

  祢衡:难道是传说中的,直男副教授八百年单身,潜规则女学生还被拍下照片?

  孔融:??????

  孔融: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祢衡:应该是你把话说清楚吧。

15.

  蔡文姬近期需要学术帮助。孔融没时间,就叫祢衡带她。

  这一日,蔡文姬终于知道那天突然到访且只为了把一罐饮料从冰箱送到孔融房间的人到底是谁。

  刚进门,祢衡就用奇怪的目光打量了一会儿蔡文姬,问孔融:“这就是胁迫你的那个女学生?”

  蔡文姬顿时尴尬起来,她觉得对方指的是那天联谊自己录音的事儿:“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酒喝多了?”祢衡问。

  “呃那天确实被朋友灌了一点点酒……”蔡文姬有点不好意思:“总之我知道孔融老师不是故意的,当时只是闹着玩才录了下来,现在已经删了。”

  “那他喝了多少?”祢衡问。

  “打住。”孔融面色阴沉:“你们想的根本不是同一件事。”

16.

  华佗切了一盘桃子片拼成的果盘,还讲了几个冷到爆的笑话企图缓和气氛,一脸老者的和蔼微笑忽悠祢衡要不要帮忙写点东西,假装看不到旁边来自孔融的鄙夷白眼。

  “老爷子,我也想帮您做文字工作。”祢衡斜了眼蔡文姬:“但是没时间啊,孔融不是让我带这位复读机小妹妹写论文嘛。”

  “蔡琰,蔡文姬。”蔡文姬礼貌地纠正了对方看起来并不值得原谅的口误。

  “哦,我知道你叫什么,和复读机也没什么差别。”祢衡淡淡道:“蔡邕的女儿,人称过目不忘的才女,其实就是应试教育的产物。就算嚼烂前人的观点,也吐不出象牙。”

  孔融眨眨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蔡文姬。连华佗也愣住了,眼神没法从蔡文姬脸上移开。

  然而身为一个高材生却被如此评价,蔡文姬的脸色并不好看。她觉得自己给父亲丢脸了。

  “你怎么知道她是蔡邕的女儿?”孔融茫然地看着祢衡。

  “哦,因为是和你合租的人,所以找貂蝉稍微打听了一下。”祢衡说。

  “你认识貂蝉?”这回轮到蔡文姬惊讶了。

  “长得那么好看,谁不认识她。”祢衡一脸理所当然。

17.

  “蔡邕真的是你父亲?”孔融觉得自己可能活在梦里。

  蔡文姬给孔融看了她和爸爸的合照。

  “你平时都不给他拨电话的吗?”华佗一副孤寡老父亲的悲伤样子。

  “他太忙了。”蔡文姬摇摇头:“不敢给他添麻烦。”

  祢衡无聊地趴在桌子上,伸手玩着桃片上的叉子:“获奖感言发表完了吗?给我看看你以前发表过的成果和成绩单,哦对了你什么时候认识的孔融?”

  “我,我给您发过去!”蔡文姬慌乱地掏出手机,还没等划几下,祢衡又无聊地摆了摆手:“啊,算了算了,看那些装模作样的东西也没用,你不用找了。你就告诉我什么时候认识的孔融就行了。”

  “是……是!那个,是几个月前。”蔡文姬。

  “文姬,你倒是也告诉他你什么时候认识老夫的啊。”华佗。

  “也是几个月前!”

  “老爷子我对您没兴趣,deadline要到了别在这刷存在感了可以吗。我不可能帮您写的,这辈子不可能写的。你们这些老先生研究的老掉牙东西我可一点不想了解。”祢衡插起一片水果,递给华佗,一脸漠然:“自己努力吧。”

  “听见没有,这辈子不可能帮你写的。”孔融拍拍华佗的肩,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自力更生。”

  “你们忍心看老夫猝死家中?”华佗满脸悲伤地接过祢衡递来的叉子,直接塞进旁边孔融嘴里堵了他的话。

  “爱岗敬业的学术精神,等您死了我们联名向学校提议给您建塑像,还要把您提名感动中国。”祢衡顺手把叉子从孔融嘴里拔出来,又插了块桃片:“不敢建开校功臣级别的像,好歹给您建个半身像。”

  “人都死了,塑像还有什么用?”华佗摆摆手:“老夫是医生,不懂你们的高尚思想,人就是得活在当下。”

  “可您现在人老眼花的又上不了手术台,作为医生的价值早就没有了,死活已经无所谓了吧。”

  说着,祢衡正欲把水果送进嘴里,余光瞄见孔融好像要发言的样子。估摸着对方肯定是要帮老爷子说话,便好心地伸手再一次把叉子塞进孔融嘴里。

  “所以老夫正在提炼自己最后的价值——年轻人,你到底愿不愿意助老夫一臂之力?”

  “拒绝。”收回叉子后,祢衡又插起一块桃片,递向孔融。

  “你想噎死我,然后好继承我在老爷子这儿租的插间,是吗?”孔融说。

  “其实想噎死你的是我。”华佗露出慈祥的笑容:“然后好继承你旁边这个小助教帮我作文字。”

18.

  食堂。

  “其实我特别不喜欢和你一起吃饭。”孔融郁闷道:“每次感觉整个食堂的男性都以杀人的目光投过来了。”

  貂蝉默默地把碗里的肉全都夹到孔融那边去。

  “你平时吃的那些垃圾食品的热量比肉高多了——而且没有肉的营养价值高。”孔融暗暗瞟了一眼周围愤怒的目光,背后直冒冷汗:“够了,可以不用再夹了,我真怕自己出了食堂门就曝死街头。”

  貂蝉认真地看着孔融:“我有个事必须告诉你。”

  “啊?”

  “这周,文姬已经被你那个脑子有病一样的助教训哭八次了。八次啊!一周才七天!”貂蝉低声和孔融说:“脑子有病,得吃药,吃药不好得去治,这么拖着可不行。”

  “要求严格点不好吗。”估计是骂祢衡脑子有病的人太多,孔融已经见怪不怪甚至习以为常了。他只纳闷:“你们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点苦头也吃不得。”

  “我不和你说没用的。”貂蝉摆摆手,皱眉道:“他再敢训哭文姬一次,我有一个叫吕布的朋友,可能想找他理论理论。”

  一听孔融就笑了:“还是别了,和他理论只会自取其辱。”

  “此理论非彼理论。”貂蝉也笑了:“我这朋友吕布有个习惯。能动手,就绝对不动口。”

  孔融瞬间没话说了。

19.

  孔融:你以后不要再针对蔡文姬了,七天训哭人家八次你还要不要面子?

  祢衡:我就很正常地在和她说话,她也很正常地按照我的要求在改啊。

  孔融:她是女生,还是蔡邕先生的女儿,你对她温柔一点,谢谢。

  祢衡:心疼?那你自己带。

  孔融:……我心疼你啊。

20.

  华佗被亲属家的晚辈安排相亲了。

  不仅孔融没有祝福的意思,甚至连蔡文姬也没有祝福的意思。因为他们清楚,一旦华佗当真和哪个女人来一段轰轰烈烈的夕阳红,他们就再也别想租到这么便宜的插间了。

  相亲对象是老孙家的吴女士。自打孙坚病故以后,家里儿女又不想母亲一个人太过寂寞,于是琢磨着干脆让母亲找个小男朋友算了。

  “文姬,你回来住也可以,不过天花板的漏水还没处理。啊!宿管大妈说了,明天就修!”电话里貂蝉还在锲而不舍地试图说服蔡文姬。

  听貂蝉这样讲了,蔡文姬默默地决定,一定要搅黄这门亲事,绝对不要回宿舍住。

21.

  “搅黄?”于吉纳闷:“找我?”

  “找的就是您。”孔融说:“老爷子相亲对象是孙家那位吴女士,我们急需您的帮助。”

  于吉闻言,爽朗地大笑:“没问题,这事交给我吧。”

  蔡文姬不明觉厉,悄悄问道:“为什么您这么自信啊?”

  “我和那位吴女士的儿子关系特别好。”于吉说。

tbc.
 

评论 ( 9 )
热度 ( 34 )

© 逆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