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斯基

Looook!i...I !can...drin...drink...flyyyyy!f...f......die……

几个段子

【又名徐庶如何在魏国装逼】

  【我们中出了个叛徒】
 

  “今晚六点开会。”

  满脸漠然在微信群发完消息的荀彧,果然第一时间就收到了郭嘉的私戳消息:“文若若,我和文和在市外喝酒呢,你这消息太突然了,我们赶不回来啊。”

  “噢,文和也说他在市外喝酒。”

  隔了半个小时,荀彧如是回复他说。

  “对吧!”

  秒回。看来郭嘉一直在屏幕前等着。

  “但是,他说他在和公达喝酒。”

  “对,对对对,我们三个一起喝酒呢。”

  “真的?”

  “真的真的!”

  荀彧面无表情地敲着手机键盘,屏幕反出的淡淡荧光映得他双眼泛绿,生无可恋,丧失希望。

  “但是公达说他马上就到会议室了。”

  【人事部署】

  “所以为什么不给徐庶安排点活儿去做?”
  “整天只知道逮着熟人折腾是吗?”
  “太偏心了,难不成这之中内有隐情?”

  不止一次在留言板看见这种留言消息,荀彧刚开始还想顺着网线一个个打过去,后来就习惯了。

  当年曹老板费尽心思把这个丧里丧气的家伙挖过来时,大家就觉得不对劲。果然第一次开会后,这个丧里丧气的家伙就去找曹操了。

  对话大致如下:

  ——我想自杀。

  ——啊?自杀干什么,新环境不习惯吗?

  ——不。我觉得任务太繁重了。刘老板从来不给我这么多活干。

  ——涨工资,给你涨工资。

  ——我不要工资,我就要刘老板。不是,我就希望任务少点。毕竟我不是为事业而活的机器。

  于是曹操叫荀彧过来了:元直是新来的,稍微照顾点吧, 让他感受到家的温暖。

  荀彧说,行。然后把徐庶的活一大半都自个儿揽了过来。

  半年之后徐庶又找曹操了。对话大致如下:

  ——我还是想自杀。

  ——怎么好好的又要自杀?

  ——不知道,我可能有病。

  ——啊?新环境不适应吗?有人排挤你吗?

  ——没有,就是觉得任务太重了,仿佛是为工作而活的。还有点怀念刘老板。

  曹操又找荀彧了:都说了让你给他少安排点活儿啊!

  荀彧:我觉得他可能是真的有病。建议解雇了吧。

  曹操说,不行。从刘备那辛辛苦苦挖来的,说解雇就解雇?

  荀彧:如果想任务少一些,只能给他调部门降职,工资会很低。

  曹操:不行,我从刘备那辛辛苦苦挖来的,给他的工资怎么能比刘备低?

  荀彧:您就辛辛苦苦挖来个抑郁症……

  曹操:你看着办吧。

  ——于是就是现在的情况了。

  【面试】

  徐庶刚来那会儿根本没一丁点抑郁症的样子。所谓人生如戏,全靠演技,离开刘备后他就彻底放飞自我了。

  虽说是曹操辛辛苦苦挖来的,但面试流程也要走一波。孰料这位“人称好脾气”的大爷拖拖拉拉地直到晚上九点也没来,手下员工等结果得烦,纷纷开始闹意见。

  贾诩连意见都懒得闹,留了个“老年人需要养生”的小纸条就跑路了。

  见状,留不住人,荀彧只好把电话打到郭嘉那去了:“咱们这次采用高管亲面,给徐庶一个下马威,以示震慑。”

  “就咱们四个?”郭嘉反反复复数了三次人头:“贾诩跑哪去了?”
 
  “养生去了。”荀彧说:“而且不是咱们四个,是你们三个。我一会儿还有要紧的饭局,先走了。”

  郭嘉:“你放心。不就是吓唬他吗,我早就对那个磨磨蹭蹭害得曹老板一次一次去跑腿的家伙不满了。”

  荀攸:“怼他。”

  司马懿:“……要当心,既然是诸葛亮的老同学,肯定不是什么好鸟。”

  于是三个人心怀杀机,静静地等到了十点半。

  早听说传闻,徐庶性格沉闷,整天兜帽护体看起来懦弱自卑。还有奇怪的传闻,什么人畜无害地像条宠物狗,一受委屈就眼泪汪汪,整个蜀公司从刘备到关羽张飞再到诸葛亮乃至法正庞统都罩着他,活脱脱一个吉祥物。

  传闻果然只是传闻。

  ——其实还有个传闻这几个人没听说过的,是徐庶身为一个不学无术小混混的初中时期。

  当他们在十一点迎来这位杀气腾腾比贾诩还凶上几分的兜帽男时,还以为碰上杀人鬼了。

  ……正规面试穿兜帽外套???

  徐庶看都不看这三个人,径直走到面试桌前,找了把椅子坐下。他默默地盯着桌面,一句话也不说。

  郭嘉惊讶地看着荀攸。

  司马懿惊讶地看着荀攸。

  mmp看够没有,不就是长得和我像了点吗。

  想都不用想这俩人肯定是被徐庶凶恶的气势镇住了,荀攸清了清嗓子,淡淡地发问:“请问这位先生是来面试的吗?”

  “嗯。”

  “第一,您迟到了很久。第二,您没有穿正装。第三,您进来之后没有关门。第四,您没有表现出对面试官应有的尊敬。”荀攸说:“能请您解释一下原因吗?我们不希望公司的整体素质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拉低。”

  犀利!牛逼!不愧是文若家大侄子!

  郭嘉用胳膊肘推了推司马懿,低声道:“后辈,还不快记笔记学着点。”

  司马懿连忙刷刷刷地在笔记本上记录下荀攸的装逼时刻。

  在他刚抄到一半的时候,徐庶也开口了:

  “那你开除我吧。”

  卧槽,什么玩意?

  荀攸被他一句话噎了回去,当下大脑空白,犹犹豫豫半天没想好该说什么。司马懿也停下了笔,惊讶地看着郭嘉。

  看我干什么。郭嘉翻了个白眼。别记了!

  “不录取我,我就走了。”徐庶继续说:“给你们十秒钟,不要耽误时间。”

  “等一下,这位先生,您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吧。”见荀攸尴尬地挂在旁边,司马懿连忙出声挽留。
 
  “我叫徐庶。”徐庶说:“抱歉,没带简历。”

  你是来面试的还是来踢馆的?

  “你的态度可不怎么样。”郭嘉危险地眯了眯眼,语气里多了丝威胁:“看来你根本没想与人好好相处。”

  徐庶连眼皮都懒得抬:“下周一我会准时来上班的。”

  说完,转身就走。

  “等等!还没结束!”郭嘉连忙起身去追人,结果被人一个凶神恶煞的眼神瞪过来,外加一句“有意见吗?”,愣是被吓得怂回来了。

  向荀攸投去求助的目光,荀攸咽一口唾沫,仔细思考了下借口,而后故作坦然地摊摊手:“这家伙以前可是小混混,真的打起来可不好处理。”

  司马懿也不抬头,嘴里嘀咕着“好的我记下了”然后在纸上画起了荀彧的头像。

【事后】

  “三个人都顶不上一个贾诩有用,以后出门别说是我推荐来的。”荀彧苦着脸,不想多说什么了。

  “事实上这种事情只有贾诩处理得了吧!文若你之前不也是了解情况后吓得跑路了吗!”

end.

 
 

 

 
 

评论 ( 20 )
热度 ( 100 )

© 逆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