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斯基

按时吃饭 11月18号要发一篇延岱

【延岱】背道而驰(十)

尾声.

  我是在路上遇见这个男子的。

  他长得很好看。单从容貌来讲,绝非中原人,但谈话交流起来,却又与中原人无异。他的发色微微发黄,又掺了些象征衰老的白。一双无法读透的深邃眼睛,更为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添了几分沧桑感。

  第一次见面时,他看起来很奇怪。行李不多,却背着一个又长又重、用黑布包裹着的、像武器一样的东西(兴许是铁块),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但他笑起来很真诚,所以我也乐意与他同行。

  他说他要向南走,一直走到疆域之外,刚好与我顺路。

  我很健谈,他居然比我还健谈,一路上我们聊了许多。我得知他曾是个当兵的,后来为某些原因回了家,现在又在寻找一个故友,从很远的地方一直向南赶。

  “那你为什么不骑马?”我问他。

  “自己都吃不饱,岂不是要把马饿死。”他想也不想便回答。

  ……马不是吃草吗?

  “你如果骑马,饿了的时候就可以杀掉马吃。”我又想出个主意。

  “已经杀了啊。”他说。

  ……好吧。本以为你不忍心给马吃野草,是个爱马人士。

  “那你为什么不再买一匹马?”

  “没钱啊。”

  对不起,我智熄了。

  我告诉他,这里离他的目的地已经十分接近了。如果骑马日夜兼程赶过去,大约六、七天就能抵达。

  他听了十分惊喜。见他衣物破旧,满面乏容,我不禁产生了难以相信的想法:“你难不成是一路走过来的?”

  “是啊。”他说:“因为马很早之前就死了。”

  这个神奇的家伙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不过孑然一身,没有钱,又忙着赶远路,确实很难生存的样子。

  “既然很快就能到,那么我需要一匹马!我已经迫不及待了!”他原本灰暗的面庞突然焕发光彩,眼睛兴奋得像是在闪光。

  看见一个疲惫不堪又不知前路迷茫的旅人,因我的话而振作起来,重燃希望,我突然有一种成就感。于是我自告奋勇要陪他一起寻找马匹。

  “可是哪里有马呢……对啦,这种荒郊野外一定有山贼,我们去找山贼吧。”他一拍巴掌,像是想到了什么绝妙的主意:“山贼一定有马!”

  我现在相信了,他曾经一定是个当兵的人。思维清奇,略带痞气,艺高人胆大。

  虽然已经答应他一起寻找马匹,但我一介市井小民对山贼的畏惧,可不是这种不要命的人能理解的。

  活着不好吗?为了一匹马至于吗?这家伙真是一点也不谨慎!冒险又爱胡来!天知道以前是不是个抢人头不要命、横冲直撞的热血将军。

  “因为!”他看起来既兴奋又焦虑:“我已经在路上奔波了太久,可能有几年,几十年?如果不是因为身体还未衰老,我甚至以为几百年都过去了!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他,我真的无法冷静了!”

  “命要紧啊,怎么可以因小失大!”我比他更急。这家伙像疯了一样,天知道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我真的等不下去了。”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的眼眶似乎湿润了,脸上的表情却是掺着幸福的喜悦:“我等了太久,重逢的这一日也想了太久,想对他说的话多得已经快憋疯了。”

  “代价是性命。就算你武艺高强,也未必赢得了占地利优势的山贼。”

  “如果能早几日见到他,拿命换也值了。”他对我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放心啦,见到他之前我怎么可能死。”

  见他如此坚持,我也不禁动容,决定陪他冒一次风险。况且他身后背着的武器十分不寻常,又有一副习武之人的骨骼,或许此人真的身怀绝技。

  我们故意在山贼常出没的狭隘小路行走,果然与人撞上了——我的确低估了他。因为他根本没有动背上的武器,只是赤手空拳就制服了那几个山贼,还抢了他们的钱和马。

  最后山贼还要瑟瑟发抖跪在地上给我们指路。我一生都未尝遇过如此稀奇之事,瞬感这辈子值了。

  “终于有马了!”他雀跃得像个孩子,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受到他的感染,我也忍不住露出微笑。

  我们即将分道扬镳,因为我不会骑马。他想带我上马,但从没骑过马的我根本怕得要死,所以没办法了。

  临分别前,我突然好奇地发问了:

  “那个人究竟是何方神圣,能让你这样的人日夜牵挂,不惜花费很久的时间去找他。”

  他此时已经迫不及待地上了马,回头,冲我笑:“他叫魏延。”

  魏延!

  那不是……

  “我们约好的。他在南部等待回朝的时机,我去找他,然后一起去北伐。”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可惜我太慢,他一定等急了。他的面具和刀都在我这里,我一定要原物奉还才是。”

  我膛目结舌,吃惊地望着他,久久不能言语。直到他笑着冲我告别,又满怀希望地离去,我都没回过来神。

  北伐……

  蜀国皇帝刘禅开城投降,不是好几年前发生的事情了吗?

end.

评论 ( 31 )
热度 ( 27 )

© 逆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