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斯基

按时吃饭 11月18号要发一篇延岱

蜉蝣(下)

8.

那夜,影眼向他的军队宣告了事情的真相,随后带着他的士兵们投奔了邻国柏亚斯。那不是小的数目,几乎占了恶魔之名十分之一的兵力,这也是柏亚斯能与恶魔之名抗衡长达许多年的原因。

黑帝转悠一圈,顺走祖父的令牌,假借祖父的名义把高讯和他身边的人们悉数放走了。他不仇恨家族,也不仇恨这个国家,他只是认为影眼做的对,所以顺水推舟帮了一把忙。

两个胆量过人却不经世事的青年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行为为家族带来了灭顶之灾。

影眼以为恶魔之名最多不过追到柏亚斯去通缉他,不可能动他的家族,毕竟祖父是开国功臣。

黑帝仗着法律的疏漏,我年龄不够你能奈我何?家族小孩子犯法难不成还要屠了一家子?而且祖父还是开国功臣。

因为祖父是开国功臣。

所以开国功臣终于被抓到可以处死的把柄了。

洛易就如此除去了心头大患。至于大统领霍雷特,作为影眼和黑帝的老师,早有无数张嘴巴在洛易大帝面前将他置于了死地。

他什么也没做,只是他的学生做了些什么。

连坐,为恶魔之名的政治场带来了一场血腥大屠杀。

霍雷特被撤任,军部长官为了安稳住洛易,害怕责罚落下来受牵连,连忙从军校随便抽出来个成绩不错的倒霉的高材生,强硬地安到了大统领的位置,那个倒霉的军校高材生就是歼灭。

顺便,由于政局不稳,穷到吃土的一清开始商量独立,南部边疆的飞轮也开始蠢蠢欲动。柏亚斯更是二话不说,趁热打铁,没到几日就已经军临城下,直接帮恶魔之名宣布,一清独立了。

毫无实战经验的歼灭被迫带兵出征,不过一个月便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地丢掉了四分之一的国土。柏亚斯可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势如破竹,仿佛第二天就能打到帝都一样。

歼灭还算走运,他的老师66在上层面前极力袒护他,并跟随歼灭身边,以副统领的身份帮忙收拾了残败不堪的军队,顺便做了所有一切大统领该做的事。名存实亡的歼灭也没闲着,他一直在旁侧暗暗学习,逐渐拥有了一个大统领真正的能力。

再然后,黑帝就被流放了。

但心中隐隐约约地,他不后悔。

——天意本该如此,我和影眼只是推了一把。
——我们没有错,我们只是在履行天意。

“我的孙子,你和影眼都错了。”

知道后辈犯下了滔天大罪,祖父没有发火也没有悲伤,竟一如往常般冷静。

“我们应该顺从天意,而非履行天意。”

“你加速了自然的发展,纵使方向正确,却也非天意本意。”

“非天意本意,即忤逆天意。忤逆天意,必遭天谴。你从头彻尾地错了。”

黑帝也很冷静。他望着祖父的眼睛,率真而又无辜:祖父大人,我没错。

你错了。
你错了。
你错了。

9.

黑帝怎会想到,这梦魇竟是源自他的回忆。

回忆中的祖父用梦魇来洗掉黑帝的观点。

梦魇又掩盖了记忆。

什么也不知道的黑帝像张白纸一样混混沌沌地或了这么久。

直到歼灭的到来,如钥匙般刺激并打开了他关于恶魔之名的记忆,又逐渐萌生出想要拯救他的愿望。直到如今,黑帝的灵魂从死亡中重生了。

却也晚了。

今日的风刮得格外响亮,如刀子般插入墓碑,又穿透出去。秃鹫不安地游走着,大难临头。

“赤足的军队杀过来了。”

歼灭突然这么说。黑帝嗤之以鼻:“千里眼?”

摇头,歼灭合上眼,神色安详:“我听见了马蹄声,足足有一万人。”

“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喝茶?欢迎欢迎。”黑帝心不在焉地接了一句。他还在考虑以什么话题为契机来告诉歼灭真相,并让他信服。

“我来这里之前,国家已经对外放出了假消息,说我来此是带三千兵力预备。”

黑帝神色骤变。

他警觉地瞪着歼灭:“你根本不是政犯,你是恶魔之名派来的。”

“不,我是政犯。”歼灭淡淡道:“我叛国,苟活至今,没能战死沙场。”

“那你现在要做什么?以一当万?

“不。”歼灭的神色有些古怪,他勉强地对黑帝挤出一个微笑:“我们走吧,离开这里。”

——那是黑帝万万没有想到的,从歼灭口中讲出的话。
于是他狂喜:“你说什么?!你终于改变了古板的思想吗……!”

狂喜到忘记思考。

“算是吧,我们走。河边有船,可以到达对面一个相对还算独立的国家。”歼灭嘴角微扬:“那里长期中立,没有战乱,虽然有些落后,但粮食供给也不用依赖大国,是个好去处。”

“那还在想什么,现在就动身!”

黑帝从未奢求过,他能看见光明的希望。

十年孤寂,竟得一人相陪。
身犯重罪,竟能重见天日。
生于乱世,竟可与世无争。

彼时还是梦魇缠身,绝望冷漠,此时却得到了与他安度一生的机会。祖父大人,您看到了吗,我履行天意,不仅改变了一切,也改变了自己!

我做到了,我是正确的。

——我和影眼,可是巫师的后裔啊。

10.

黑帝上船了,他抓住歼灭手腕想拉他上船,却见歼灭停住。

“抱歉,你先走,我落下一样东西,必须得去取。”

“我等你,你快去快回。”

“不,你先走,时间紧急。”歼灭指着旁边另一只空的木船:“没看见那还有船吗,我马上就赶过去追上你。”

没由来地,黑帝心脏一紧。

明明将要逃离黑暗,为何会有不祥的预感。心脏的疼痛愈加强烈,仿佛被挖空了一大块血肉。黑帝推了一下桨,船启动了。

接下来歼灭的行为更令黑帝不安。

他没有回身去取东西,而是在岸边静静看着他。

“你快点!一定要追上我!”黑帝喊道。

歼灭点头冲他笑:“马上。”

那笑容使黑帝安心了几分,可心脏空空的感觉还是若隐若现。

“你一定要跟紧我!我还有话要和你说,有事情要让你知道!”真相,是时候告诉他真相了。

歼灭依旧笑着,他的身影在黑帝的视野中逐渐远离,缩小。

“我会听你讲的。”

得到歼灭的承诺,黑帝松了口气。

为什么心脏依旧那么疼呢。

“黑帝……我在帝都挣扎半生,对外用尽心机谋划战争,对内还要铲除政敌,明哲保身。我很累,我披着虚伪的皮,说尽谎话。”

为……为什么讲这些?黑帝一愣。

“我本该一心为国,征战沙场,但我没有只做这些。我还将无罪者推向死路,连带他们无辜的妻儿和亲属。做了这些肮脏的事,我又做了逃兵,来到这里。”

啊哈哈……你也有你的苦衷嘛,拜托这些话等会合了再讲好不好?马上军队就杀过来了。

“我真高兴。罪恶一世,能在余年与你相遇……我从没想到还能与你这样率直坦白的人交流……没有一丝阴霾的你和没有一丝洁白的我,果然合不来呢。”

喂你在鬼扯什么……

“临死前还能和你说话,我很高兴。谢谢你。上天会保佑你,让你一世平安。”

已经看不清歼灭了。

船愈行愈远。

……

。?

?!!?!!!!!
!!!!!!!!!!!!!!!!!!!!!!!!!!!!!!!!!!!!!!!!!!!!!!!!!!!!!!!!!!!!!!!!!!!!!!!!!!!!!!!!!!!!!!!!!!!!!!!!!

强烈的光亮和震耳欲聋的轰炸声让黑帝短暂地失去了感官知觉。

带他回过神来,哪还有什么陆地,有的只是一望无际的海,和冒着黑烟的沸腾的海水。

他妈的。

他妈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是傻子吗?

将一万人的军队引到这里却什么也不做,恶魔之名无聊到来遛狗吗!

为什么歼灭不是政犯却流放至此,为什么士兵对他尊敬有加,为什么要虚报军队人数引来敌军清剿。

因为歼灭就是那个恶魔之名的死士!最后的临死反噬由他来引爆!

他最终选择了和敌军,和帝国的一部分国土,以及他妄想的千世先帝陵墓,一起埋葬掉了。

你他妈的,果然啊,就是个肮脏的骗子!之前明明已经说好了……已经说好了!为什么他妈的要给我希望!又给我绝望!

黑帝跪在船上,抱着头,发出撕心裂肺的号哭声。

那一刻他才意识到,祖父大人是对的。

——错误的我毁掉了我的一切。

11.
黑帝一直活着。

他把自恶魔之名习得的先进技术和文化传播到这个国家。看着这个国家的发展,他有一丝赎罪的欣慰。

当地的人们都很尊敬他。

又是十年,黑帝提出建议,希望与隔岸的国家——赤足,结为友好国。

“我们的确可以自给自足。但即使我们不打开国门,也会有人找上门来。”

有人问他,您怎么会知道。

“这是天意。”

黑帝深吸一口气,如是回答。

正因如此,黑帝与影眼有了见面的机会。二十年已过,昔日的少年皆已成为独当一面的大人物,可谓物是人非。

“你的头发都白了。”

“当年柏亚斯亡国,一夜白发。”

“你的眼睛瞎了一只。”

“战争中受的伤。”

黑帝叹气:“何苦。”
影眼摇头:“没办法,天意。”

“天意个屁!”黑帝冷笑:“凭什么我们为了天意,忍气吞声一生,却依然得不到幸福?”

“是呢。战争本已结束,我与我唯一的知己——他叫核能,我们约定好一起隐居山林,结果,最后一次带兵去陵园清剿残党时,他被炸死了。”

哦,真巧。

我也曾和一个人约定好离开,结果就是我的那个人把你的那个人炸死了。

当然,那个人也死了,我也死了。

“真是不公啊,早知道我们就不应该干涉那么多,顺其自然多好。”已经失去了太多了。家庭,幸福,时间,青春,和心。

影眼表示同意。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急迫对黑帝道:“你知道吗,祖父大人托梦给过我。”

“什么梦?”黑帝挑眉。妈的,才给你托一次,老子被他托梦十年,没吓出精神病都是万幸。

影眼仅剩的右眼眼眸黯淡下来。

“他说,天意面前,你我不过蜉蝣,人生挣扎一场,该失去的还会失去,无能为力。”

啊。不愧是老爷子,总爱讲些哲理满满又让人听不懂的话。

真的只是蜉蝣呢。

可那又如何?

至少在这短短一天,我们经历过渴望的,追求的,使自己安心的一种情感。

有这样的回忆,足矣了。

黑帝头疼地揉揉太阳穴,对影眼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
“要是有下辈子,我绝对不管什么天意了。我只会选择我认为对的人,做我认为对的事。”

影眼仰头看着湛蓝色的天,下意识轻抚了一下左眼的眼罩。

“如果有下辈子。”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逆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