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斯基

Looook!i...I !can...drin...drink...flyyyyy!f...f......die……

分手合集

1.

  马超新搬家一个多月。日常用品和家具设备都配置完毕后,他把家里打扫干净,邀请马岱做客。

  对于马超这次新迁竟没找自己帮忙收拾房子,马岱有些好奇:全是你自己一个人办的?效率这么高?

  马超意味深长:对象也帮忙了。

  “喔……喔喔喔我知道了!”

  看着马岱一副懂了的样子,马超知道他肯定猜得出那个人是赵云,便不再多说。两个人开始谈论其他的话题。

  等他们走到家的时候,推开门,赵云已经在坐在沙发上等了有一会儿。

  “嗨!你也来了。”

  “嗯,刚刚才到。”

  马超去冰箱给他们两个翻饮料,马岱就在沙发上与赵云聊天。

  两听冰可乐被放在茶几上,马超又去洗水果。

  “今天难得表现的这么好客呀。”马岱笑眯眯道。

  嘁,明知故问,你嫂子在你旁边坐着呢,自己心里还没点数吗。马超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也没答话,就在厨房的水池边忙碌起来。

  和赵云聊了一小会儿,马岱突然想起什么,跑到厨房去问马超家里WIFI密码,马超便告诉他了。

  WIFI永远是命根子。

  回到客厅,马岱告诉赵云说: “刚刚去问了,我哥家密码是……咦你已经连上了?”

  “嗯。”赵云说:“之前来过这里。”

  “原来你也来过啊!我还以为只有他女朋友来过。”马岱随口笑道。

  一听这话,赵云脸色秒沉:“你再说一遍。”

  “嗯……嗯?”意识到气氛不对,马岱疑惑:“说什么?”

  “他有女朋友,什么时候和你说的。”

  “刚刚说的,说女朋友帮忙布置新家。”见赵云语气突然严肃,马岱更加纳闷,语气也弱了几分。

  而后,他听见赵云的一声叹息。

  “真是贤惠啊。我以为布置新家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在帮忙。原来他有女朋友。”

  赵云刻意咬重了贤惠二字。语气里满是苦涩。

  “是啊是啊,我还从来没见过他女朋友呢……等等你怎么开始穿外套了?你要走吗?”

  “嗯。”赵云礼貌性地对马岱笑了笑:“我有事先走一步,打扰了。”

  直到关门的声音重重响起,马超才端着水果回客厅。环视一圈,皱眉问道:“赵云呢?”

  沙发上只剩马岱了。

  “不知道,好像突然有急事。”马岱如实答道。

2.

  魏延的第一个女朋友和他分手了。

  “我有新男友了。”漂亮的姑娘说:“他有一张外国人的帅气面孔,性格开朗,还很会说甜言蜜语。他能带着我到处吃喝玩乐,开阔眼界,和他在一起我很开心。”

  “你是个好人,但性格太闷了,所以我们分手吧。”

  在那以后魏延又有了第二个女朋友,孰料一周时间不到,他的新女友又对他提了分手。

  “我的新男友幽默又温柔,对我百依百顺,还十分可靠,总能创造一些浪漫的小惊喜给我。你是个好人,但你像木头一样死气沉沉的,我们不合适。”

  那就没办法了。女孩子果然更喜欢善于花言巧语的暖男。

  之后的一段时间,魏延都没有找女朋友的打算。

  结果某一日,突如其来地,他的同事马岱竟对他表白了。

  “我喜欢你很久了,一直在背后注视着你。”

  起初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魏延答应与他在一起。经过一个月的磨合期,二人已经深深地陷入对彼此的爱慕。

  双方的家长也支持这段恋情,于是在一个合适的机会,魏延送马岱回家临走时,马岱邀请魏延去家里吃晚饭。

  魏延同意了。

  他们进了家门,马腾恰好也在家里。一看见魏延,他连忙欢喜地起身,拽着魏延一阵嘘寒问暖。

  见马腾满意,马岱就放心了。他坐在一边,笑盈盈地看着两个人聊天。

  马腾高兴,话也变多了。魏延见他高兴,就认真地听他说话,偶尔还附和两句。

  他们聊着聊着,聊到天南海北,最后终于还是聊回了马岱。

  “我这个侄子啊,之前只处过两个女朋友。那两个人,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描眉打扮,一看就不是什么靠谱的正经姑娘。噢!我手机里还有照片呢,我给你看看……”

  “腾叔!”马岱脸都白了。

  “哎你看这小子还不好意思了,不用管他,来来来你看,这个是他第一个女朋友,这个是他第二个……”

  魏延默默地看了一会屏幕。

  然后抬头与马岱对视。

  马岱只好挤出一丝心虚的笑容。

3.

  赵云找马岱咨询,马超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

  他要为马超准备新年礼物。

  马岱思考片刻,有了主意:“他缺一块手表。”

  “送钟?”

  “表和钟不是一个概念啦。你想,表的秒针一直在走,象征着新年走字儿啊,运气好。”

  赵云觉得有道理,就挑了块可能是马超喜欢的类型的男表,买下来作为新年礼物。

  一周后,马岱和马超见面。

  马岱八卦兮兮地打听马超和赵云的关系进展,孰料马超愁眉苦脸:“我被赵云讨厌了。”

  “哈?怎么可能?他不是还送了你新年礼物吗。”

  “你知道他送的什么吗?”

  主意是马岱出的,但为了帮赵云瞒着,他还是装作不知:“送的什么?”

  “手表。”

  “这不是很好嘛。”马岱无论如何代入马超的想法,也想不出这礼物有什么问题。

  “既然是新年礼物。那这表是他什么时候买的?”

  “当然是去年……等等?”马岱不说话了。

  “他就是想对我表达这个意思吧。”马超的神色更添几分忧伤。

4.

  即使是魏延与马岱也会闹矛盾。

  而且一旦闹起来,势头还挺凶的。

  气得马岱回娘家(?)了 。

  回家后,他拍出厚厚一个本子,本子上记满了曾经那些魏延惹他生气的事情。

  一条一条指给马超看:“其实记到第900条的时候,我就已经濒临爆发边缘。虽然尽量保持宽容地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但是记到第1000条的时候,我是真的忍无可忍了。”

  “哦,哦。”马超满头冷汗:“你不用这样……以后有什么火就直接对他发出来,积攒得太多会出事吧。”

  “是的,昨天我已经打算把这一千条记录,一条一条读给他,之后再一刀砍了他,让他死个明白……”

  头皮一阵发麻,马超连忙打断他:“打住,打住,你知不知道新闻上那些——煤气罐爆炸杀全家后再自杀的精神病,都是像你这样憋疯的。”

  “我知道,我知道。”马岱揉着发疼的脑袋:“刀我都磨好了,生怕自己真的在某个夜晚下了手,这才躲到你这里来冷静冷静。”

  幸亏这家伙的理智压过了冲动,否则要出大事的!

  马超的态度终于认真了起来。他绞尽脑汁地说魏延的好话,并以各种理由劝说马岱原谅对方。

  不劝是不行的,要出大事的。

  煽情的对话持续了大概三个钟头,马岱突然提出一针见血的问题:“有没有什么能让他先服软的方法?”

  这是个好问题。

  “我和赵云吵架的时候吧……”马超开始分享经验。

  “别秀恩爱,直切正题。”

  “好好好。这样,你回去之后,和他冷战,一句话也不说,没过几天他就会主动找你说话的。”

  马岱将信将疑:“魏延会主动说话?世界末日吧。”

  “他意识到你在生气,就一定会道歉……对,说起来,你搬出去的时候他为什么不拦你?是根本没意识到你在生气吧。你有没有做出什么能证明‘你在生气’的举动?”

  马岱皱眉,冥思苦想半天,低声挤出一句:“我磨了一晚上的刀,他应该能察觉出来我在生气吧。”

  “你那算是哪门子的生气表达法!”马超快气疯了:“你听我的,和他冷战,他一定能意识到你在生气,就会主动找你说话。”

  “真的?”

  “真的!”

  从那天起,马岱回家后再也没和魏延说话,其余一切正常。

  然后他们再也没说过话了。

  毕竟于魏延而言,不说话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end.

评论 ( 20 )
热度 ( 69 )

© 逆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