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斯基

按时吃饭 11月18号要发一篇延岱

【延岱】背道而驰(五)


  最后一战彻底打垮了南蛮王孟获。

  他终于不再接受诸葛亮的放归,而是痛哭流涕着表示愿臣服于蜀国。

  “如此看来,只要孟获一族永远掌握南蛮大权,南部就会永久性地安稳下去。”马岱沉思,说:“好像还挺划算的。”

  “是吧。”前两天是谁嘲讽丞相把仁德用在放虎归山上的?

  “但是,但是!我怎么知道丞相收拢人心的手段这么强!”马岱想破脑袋也想不通,孟获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地投降,还要为诸葛亮肝脑涂地誓死效忠:“如果是少主的话,估计早已经气到自杀了。”

  孟获可是成为王的男人啊,怎么会有马超那么大气性。

  好事多磨,一切都在诸葛亮的掌控范围之中。如今蜀军终于准备撤一部分军回去,孟获立即大摆筵席为诸葛亮送行。

  “闹剧结束了。”诸葛亮如是与众人道:“真正严酷的战斗即将开始,请做好死亡的觉悟吧,诸位。”

  “有人愿意留下驻守南疆吗?”接着,他又放缓了声音,对眼前众将领问道。

  前线的危险,即使说是用性命踩着刀刃行走也毫不过分,九死一生。但没人选择留下来,也没人开口讲话。

  诸葛亮的眼里流露出一丝欣慰。

  最终诸葛亮做了何种安排,不得而知,总之人员陆陆续续地撤离了。

  “原来南征在诸葛亮眼里只是闹剧吗,天下在他眼中不过是一盘棋而已。”马岱轻笑一声:“有这样强大的人在,感觉很安心呢。蜀国的未来一定是光明的吧。”

  这是必然,诸葛亮是能够实现刘备遗志的人。魏延在心里想着,没应声。

  “诸葛亮说你是蜀国最锋利的刀刃,用来开路的那种。但是在战场上不要太冲动喔,乱来可是很危险的。”

  “我像……那种人?”

  “你就是那种人。”马岱斩钉截铁道,“总想自己一个人完成一切,却忘记身后还有同伴。”

  接着,他隐约听见魏延似乎发出了表达“不屑”情绪的鼻音,意料之中。

  魏延不是会把背后放心交给别人的那种人。没人能得到他的信任,他是一切一切一切都要靠自己的人。

  真是头疼啊,为什么直到现在也不肯将后方完全信任地交给我,你这个不讨喜的性格难怪没朋友啦。

  “我可是很强的哦?如果你稍微信任一下我,就会轻松不少。整天那样劳累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还是说你要向诸葛亮学习?”

  丞相真是我大蜀之劳动楷模,惹得众人纷纷效仿,以累死为荣。

  “……”

  “但是,他比你更加更加信任我得多。”

  “不必,我不累。”一阵烦燥涌上心头,面具后魏延眉头紧皱,不想再和他继续这个话题,干脆就终结掉了:“一个人……可以。”

  然后立即快马加鞭超过了马岱,又把马岱远远甩在身后。

  “你呀,真是的。”马岱望着他孤零零的背影,无奈地摇头苦笑。

  一位文武双全的魏国降将成为了他们的队友,无论诸葛亮还是赵云都十分中意他。

  是个性格很好,且能给诸葛亮帮上大忙的人。

  降将姓姜名维字伯约,他的到来对诸葛亮而言是如虎添翼,也更加振奋了蜀军士气。于是片刻不敢停地,蜀军又一次对魏国发起态势凶猛的进攻战。

  北伐期间,蜀军无论哪支军队,都曾战战退退过无数回。或因补给不足,或因援军来迟——纵使头脑再精细,诸葛亮终究是人,不可能在每个细节上都做到运筹无误。

  从大趋势上来讲是不幸的,但于马岱而言,不幸中也包含着某些幸运之事,比如他与魏延关系的发展。

  最初只是日常生活的熟络,这是很容易达成的。一个什么都不在意的人和一个心思细腻的自来熟,如果这么久还熟不起来,只能说是八字不合。

  但战场上的魏延是另一个人——何止是名为“魏延”的人型杀器——从带兵布阵到指挥进退,他的脑内仿佛有一张苏醒的网络,每个节点每条支路似乎都与血管中的血液同步——在这样高度紧张的状态下,他一个人就能掌控一支人数众多的大军。

  于是,成百上千人数的军队,逐渐变成了魏延只身一人。目标一致,整齐划一。

  他的确可以不需要同伴,他自认为有这个实力。

  眼中的分类,只有活人和死人,蜀军和魏军,有头尸和无头尸——这样忘我的杀戮,能以碾压之势迅速开出一条路来——却也能因支援不足而土崩瓦解。

  马岱的存在,彻底消除了后一种情况。

  虽然马岱永远无法知道魏延的头脑与身躯的构造,也没有妄加揣测的闲心。但本分之事他完成得很好。

  战场上的魏延是如此耀眼,所到之处无不震得敌人闻风丧胆,马岱十分乐意在后方为他做可靠的后盾。(事实上从小到大他都是这个角色,所以十分擅长)

  有人说,马岱将军你和魏延将军真是绝配。

  这点我当然知道啊。被人如是评论的马岱内心莫名有点雀跃,但他还是故作随意地笑着反问回去:“为什么啊?”

  “马岱将军你心思缜密,行事冷静,想东西也足够周到,美中不足就是少了份勇猛的冲劲儿,很多战机都不能勇敢地抓住。”

  干嘛,要夸他就夸,还拐弯抹角地批评了我……嗯,虽然是实话就对了,我承认。

  “而这份勇猛在魏延将军身上完美地体现了,却体现得有些过分。如果没有马岱将军这样的人做保险栓,就会觉得很让人放心不下。”

  马岱笑了。他只是想礼貌性地笑一笑——然而连他自己也没发现居然笑得这么开心。

  “借你吉言,我会一直在他背后追随他的。”

  听马岱这样说,那人反而以为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辩驳:“马岱将军,我不是这个意思!就算没有魏延将军,你也是可以独挡一面的大将!”

  马岱只是摆摆手,表示自己没有介意:“不用再说啦。”

  与人告别,分离。马岱开始漫无目的地胡乱走着。

  当真是追随吗?与少主那种的关系?倒也不算,自己与魏延的关系一直是对等的。

  那么为何,如附属品一般被人评价成魏延的保险栓,自己会如此的欣喜呢?唉……不应当。

  走着,思索着,看见了魏延的身影。眼睛一亮,马岱加快步速跑了过去。

  “哟!下午好!告诉你个好消息,刚刚你被人赞赏了。”

  隔着好远时,马岱就已经挥着手臂冲魏延大喊。魏延闻声回头,停下脚步,等他追上自己。

  等到马岱追上身侧来,魏延才与他一同并排行走。

  “不信。”

  “乐观一点嘛,虽然在背后诋毁你的人很多,但是赞扬你的人也不在少数喔。”

  “不需要。”

  “嘴上说着不需要,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吧?算了算了,不提这些。我想想,晚饭吃什么呢?”

  “刚吃完……午饭。”你脑子里想的什么。

  午后的太阳很充足,暖洋洋地打下来,是让人睁不开眼睛的金黄色。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逆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