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斯基

按时吃饭 11月18号要发一篇延岱

勤王(九)

16.

  魏国。

  正是与蜀国交战极为激烈之时,魏国可谓是内忧外患,被各种不安定因素前后夹击。整条马路上都有警察队的人时刻戒严,否则总会有暴动分子埋伏着,时不时地去袭击与司马懿关系密切的军政要员。

  近来司马懿企图篡位的谣言闹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一些自称“爱国志士”的反动分子借这个由子聚集在了一起,他们其中有文人墨客,也有地痞流氓,有德高望重的名士,也有恶贯满盈的劫匪——总之他们口中的目的,都是要将司马家的野心揭示天下,保护他们的国家。

  然而真心爱国的人毕竟是少数。

  对于某些卑鄙之徒,他们不仅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且可以正大光明堂而皇之地做诸如“打砸抢政府机构”的恶霸勾当,还可以开辟新的批判领域,做出无数逻辑严密供人赏读的文章。很快,这样的队伍就壮大了起来,他们拥有了正当的理由去满足自己的欲望。

  在帝都最繁华的商业街,又有反动分子拉帮结派地占场子,做煽动人心的演讲,对此郭淮已经见怪不怪了。他一如既往地苦着脸,根本没把目光放在那些如跳梁小丑般的家伙身上,而是把目光投向了乱糟糟的人群。

  逆光,阳光很刺眼,郭淮微微眯着眼,费力地寻找着他要找的目标——突然眼睛一亮,他咳嗽两声,拿着对讲机冷声道:“中央街,抓人。”

  “是!郭队长!”

  被警察置之不理的反动人群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他们甚至打好了条幅,准备喊着口号去政府楼下耀武扬威,顺便趁乱把一些国有商市掠夺一番。结果没过多久,警车的警铃声猛然回荡在城区的上空,人群开始哄乱起来,紧接着,就有了四散的趋势。

  郭淮的目光从未从目标移开过,他开始费力地挤进人群。因为身穿制服,人群都自动为他让开一条路,实在是显眼得很,他的目标也将头转向了他,眼神里满是无奈。

  郭淮一把抓住那人的手腕,厉声道:“夏侯霸!每次抓人都有你!”

  “……每次你都是看到我之后,才打算抓人吧?”

  被抓住的人身高不高,长着副学生的模样,此时正穿着十分普通的外套,完全混入了平民之中。因此当郭淮喊出夏侯霸名字的时候,人群都沸腾起来了。

  “夏侯渊将军的儿子?”

  “可不是嘛!打得蜀国落花流水的将军!”

  “夏侯霸将军站在我们这边?”

  无法忍受人群的窃窃私议,郭淮感觉头都大了几分。他强行地把夏侯霸拖拽出人群,夏侯霸也没反抗,极其配合地跟着他走到了远离人群的僻静地方。

  郭淮依然用恨铁不成钢的愤怒神色看着夏侯霸,夏侯霸满脸不在乎,昂着头直视他,像极了十年前的那个叛逆少年。

  夏侯霸没有变化,郭淮却有点过早地趋向了衰老。他的头发已是黑白交杂,身体也越来越差,消瘦苍白得像是接受化疗的癌症晚期患者。

但是,即使是这样的他,却也能每天为了魏国的事情元气满满。

  “你为什么要和那些恶棍混在一起?”郭淮拧着眉毛,质问道。

  “我可没参与什么打砸抢,我就是听听他们的说法而已。”夏侯霸挑眉:“就算是恶棍,话糙理不糙嘛。篡位,谁不想篡位?”

  “司马懿先生为了魏国付出了多少?你怎么可以听信那些愚民的话,去怀疑一位为国尽忠的功臣?咳……咳咳咳……你是不辨是非的傻子吗!”郭淮越说越气,声音都有点变调。说到激动处,又是止不住的咳嗽。

  夏侯霸有点担心地想去帮他拍拍背顺顺气,结果被郭淮板着脸一巴掌把手给拍开了,只好无奈地收手摸了摸头,不出一秒种想起来这是司马昭的习惯动作,又略带嫌弃地把手撂回去了。

  “反正,你开心就好。下次我会留意不被你抓到的。”叹息一口气,夏侯霸如是说。

  好好个孩子怎么就不听人说话……郭淮一阵头疼,他还想说点什么,结果夏侯霸已经不耐烦地转身了:“不说了不说了,估计到死你都不知道‘愚忠’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你……”郭淮咬牙切齿,气得大脑一片空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看着夏侯霸的背影迅速远去,他无力地垂下头,也懒得追上去。

  夏侯霸刚刚消失不见,身后就有熟悉的声音响起来了:

  “怎么着,那小子也要整司马懿吗?”

  钟会。

  他一脸不屑地抚弄着发梢:“司马家要是敢造反,那我也敢造反。”

  “不会,不会的。司马懿先生他,怎么可能篡位?”

  郭淮瞪大眼睛,他的眼里透露出了一丝期待的光芒——希望钟会能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司马懿不会篡位”。

  钟会被噎了一下。他敏锐地察觉到,此刻自己哪怕是一个模棱两可的答复,也会让郭淮整日不安。

  “不会。”钟会说:“有贼心也没贼胆。你看他脑子好用,可是他有那个气魄吗?你要说张春华篡位,可信度还能高一点。上次诸葛亮给他邮女装,居然还被他给挂衣柜里了,正常人谁能干出这事来?”

  “夏侯霸为什么不能这么想呢……”郭淮皱着眉,摇了摇头。

  真是太可怜了,郭淮。配上那一副丧到极点的苍白面孔,连钟会都禁不住对他的同僚产生了怜悯之情,只好安慰他:“你放心吧,夏侯霸也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肯定做不出什么过激之事。”

  “……但愿吧。”

  郭淮,你啊,没有什么势力瓜葛,也没有背负血统什么的压力,干嘛要和自己过不去呢?

  依然保持着你那愚蠢的忠诚,就足够了。

17.

  蜀国经历了第二轮几乎全军覆没的大型波折,覆国型的。

  先是有人亲眼看见张苞腿中数枪无法行走,临死前把一个敌军将士扑下悬崖,两个人一起摔落下去。

  然后便是关银屏的不知所踪,生死未卜。星彩以为她是迷路或是遇难投奔了别人,于是问遍了各路军队,却也不见其踪迹。

派到魏国的间谍也表示,俘虏营中没有关银屏这号人物。

  一种不祥的预感又一次弥漫在空气之中,蜀二代怕是要重复当年他们父辈的死亡途径——这真的太不应该了,他们年轻,他们还年轻。为什么死的是他们?

  “为什么……为什么是张苞哥……为什么是银屏……”

  星彩咬牙切齿地攥着拳头:

“为什么死掉的不是那些什么忙也帮不上的废物!”

  “不得无礼,星彩。”姜维低声地训斥星彩要慎言。他知道,所有人都知道,星彩此言暗指的是刘禅。虽然是气话,但的确是有些过分了。

对于这样旁敲侧击的谴责,刘禅倒是没什么过激的反应,依然坦然自若,只是眼里的神色黯淡了几分。

  迁怒一国之主这种事情,恐怕也只有星彩做得出来。诸葛亮无奈地摇摇头,叹了口气:“星彩,你冷静一点。”

  星彩不是没有教养的人,经身边两个人的出言提醒,也意识到自己的情绪过于激动以致失言,但她仍没有打算道歉的想法,只是自觉地住了口,不再说话。因为她依然为刘禅的无作为而恼火着。

  “无妨。”刘禅苦笑着摆摆手:“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累累兵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调整战略,整肃军队。”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诸葛亮。

  随着时间的推移,诸葛亮为蜀国呕心沥血的忠心,与御敌安国的能力,所有人都可见。于是渐渐地,刘禅仿佛已经成为了蜀国的一个标志,仅仅的是一个标志,抽象得不被人看在眼里。

  不过,对于这样的状况,刘禅似乎并不在意,或者说,已经习惯了。

  此时此刻,聚集在中央城的军政要员也不过半数,绝大部分的统领都在外御敌作战,或执行其他任务。

  比如现在在魏国城里转悠着的马岱。

  他奉命来联络蜀国安插在魏国的间谍,以打听关银屏的下落,并获取一些其他可能有用的讯息。但出乎意料地,那个间谍早已不知所踪。

  可能是被除掉了,也可能反叛了,无论如何对于蜀国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外加联想到关银屏的失踪,马岱的心情愈加沉重,一丁点自我安慰的话都找不到。

  他便开始漫无目的地在魏国的城市里转悠着。

这里是号称魏国经济中心的地方,到处都是商业与繁荣,比他之前在蜀国镇守过的任何城市都要繁华。每一个胡同都有无数的小吃摊和人来人往,好几处树荫下都有半裸着上身摇着扇子打牌或者下棋的闲人,他们或高声喧哗,或哈哈大笑,看起来惬意得很。

  那样幸福的笑容深深地刺痛了马岱的心。

  并不是说马岱是那种见不得别人好的人,只是联系到蜀国的现状和自己面临的问题,他已经被压得喘不过气了。看着别人轻松的样子,他愈发地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惨了点。

  “蜀国的子民也都是很幸福的,只是我一直忙于征战,没有机会看到而已,嗯。”马岱心里有点不服气地想。真是的,真以为蜀国的国力耗不过魏国吗?

  走着走着,一个色彩缭乱的摊位吸引了他的目光。

  是一个手工挂件的摊位,都是些精致上好的材料。其中一条红黑相间的手链,突然让马岱想起了一些他差点忘记的事情。

  关于在星彩和银屏还是少女的时候,马岱第一次带她们上街的事情。

  虽然那次很不愉快,两个人还和地痞打起来了,但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一条长得和它很像的手链。当时还剩下最后一条,银屏想买下来,而地痞头头的女人也想买下来,两个人在争执与协商之中,女人的某些言辞激怒了星彩,这才导致了一场大战。

  之后张飞就来把两个小姑娘和一个吃瓜马岱给抓走了。

  “银屏很喜欢这个啊……”马岱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买下来吧,万一银屏还没死,万一她哪天回来了,就送给她当个惊喜……不对,这么多年过去了,银屏也不是小孩子了,还会喜欢这种东西吗?

  买下来吧。马岱告诉自己。

  只有买下来,才能有一点心理安慰。

  就在马岱刚刚要开口问价的时候,身后一道声音诧异的声音响起:“蜀国的马岱?”

  我还真是出名啊,居然走在大街上都随随便便有人认识我。……不对啊这是在魏国啊!

  马岱想假装没听见,结果那个人竟然走到自己的正面来看自己的脸。

  还没来得及看到来者的脸,光是看见身高,马岱就认识这人是谁了。

  “你要是敢叫人,就同归于尽吧。”马岱的反应足够迅速,他脑子里第一想法,就是先威胁住夏侯霸。

  “你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比如手雷,炸药,生化武器什么的,夏侯霸也不是没见过人肉炸弹的死士,但他怎么看马岱都不像是这种人,于是冷笑着调侃道:“逛个街还这么戒备,原来蜀国的马岱将军是这种人。”

  我有病啊我来你们魏国逛街?

  马岱皮笑肉不笑:“战场之外无敌人,今天咱俩就当谁也没看见谁,我不给你添麻烦,现在就走。你要拦我,就一起死,嗯?”

  “前一阵我们发现了一个魏国的间谍,不过他咬了指甲藏的毒死掉了。”夏侯霸突然:“你是来找他的吧?”

  马岱权当没听到,转身就走。自己知道的越多,夏侯霸就越可能把自己灭口,还是快点走比较好。

  “关银屏死了。不过军中有流传说害怕‘关二爷的亡灵复仇’,所以没敢声张,把尸体给好好地埋了。”

  马岱的脚步停住了。

  “你告诉我这些,是不打算让我活着离开了吗?”

  “你要走就走,我又没拦你。”夏侯霸翻了个白眼;“你不会以为我告诉你的是什么机密吧?”

  也是……间谍死掉和关银屏死掉这两件事情马岱心里大概都十有八九了,只是对于关银屏的死讯他还不太能接受而已。

  但这种事情夏侯霸没有理由骗他。关银屏和星彩的感情好得很,夏侯霸不会散播中伤星彩的传言。这样一想,马岱感觉自己的情绪更低落了。

  “那我走了。”马岱假笑两声:“感谢,日后会回报你的。”

  马岱本来就是顺口假意客套客套,没想到夏侯霸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了。

  “别日后了,就现在吧。你给我讲讲诸葛亮和姜维,我就放你走。”

  什么玩意?

  马岱愣了一下,心中的警惕又增强了几分。他搞不明白夏侯霸心里打的什么算盘,是纯粹地想戏弄自己,还是在杀死自己前和自己打一波嘴炮诋毁信仰,总之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见马岱愣住,夏侯霸倒是有点无奈:“我又不能把你吃了。”

  但是你能把我杀了。

  “算了算了,没意思,看你吓这孙子样我也不想问你太多。那你给我讲讲姜维这个人吧。”

  马岱是彻底不知所措了。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18 )

© 逆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